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在豪门当夫人在线阅读 - 34、敢做不敢认?

34、敢做不敢认?

        宽敞明亮布置的富丽堂皇的大厅里,乐团正演奏着欢快的祝贺曲。一群人围在一个装饰精美的五层蛋糕前,被众人簇拥着的傅安妮正准备切蛋糕。

        傅督军和傅夫人与几位身份不凡年纪也稍长的宾客坐在不远处含笑看着她们并没有参与。

        郑缨乖巧地站在傅夫人身边,脸上早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委屈可怜,落落大方地面对所有人的目光,倒是让原本对她心存芥蒂的人也不由多了几分好感。

        甚至有些人觉得这样也情有可原,毕竟郑家大小姐出身容貌才智气度在雍城都是数一数二,这样的姑娘若是嫁给一个废人着实是太可惜了。

        “督军,那位就是冷家三小姐?大少怎么没来?”站在傅督军身边的是傅督军麾下最得力的第2军团军团长,姚观。他不仅是傅督军的心腹,更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念书时的校友,两人相交了一辈子在傅督军跟前自然更说得上话一些。

        要不是姚观只有三个儿子,最大的孙女都才不过四岁,只怕原本傅家大少夫人的位置也轮不到郑家。

        傅督军果然不在意他的问题,爽快地笑道:“不错,那就是冷家的三姑娘。老大也来了,这会儿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姚观点了点头,“老太太好眼光。”

        傅督军也很满意,“我看这丫头比咱们家的几个丫头强,能撑得住事儿比什么都好。”

        他们这样的人家,不出事则以,一出事儿就是大事。如果男人被什么事情绊住了就得靠女人撑着,因此傅督军着实看不太上那些娇生惯养哭哭啼啼的小姑娘。

        就是郑缨,当初也是知道她从小就念书各方面都出类拔萃,待人接物也是极好才订了婚的。只是这几天傅督军冷眼旁观,倒是觉得还是冷家的姑娘更好一些。

        郑家这小姑娘整天红着眼睛委委屈屈,不管是真的就这样还是手段计谋,傅督军都不太能看得上。

        人家遭了无妄之灾祸从天降的人都还好好的,你有什么可哭的?

        如果是真性情,太过软弱。如果是手段,太上不得台面。

        当然,更让傅督军不满意地其实是郑家这么做摆明了是嫌弃自己的儿子。

        对外说是意外,事实上是怎么样的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

        傅督军自己可以觉得儿子废了过意不去对不住人家姑娘,却未必愿意看到别人嫌弃自己的儿子。

        扫了一眼旁边正一脸关切地盯着郑缨的傅钰城,傅督军心中又是一阵恼火:还是不行!这幅德行还读什么书?结了婚就把他扔军中去打磨两年!

        那边响起了欢呼声,傅安妮已经在众人的祝福下在蛋糕上切下了第一刀。这样几乎有大半个人高的蛋糕自然不可能由她亲自切完,剩下的就交给旁边傅家专门请来的蛋糕师了。

        众人纷纷鼓掌祝六小姐生日快乐,傅安妮靠在冷飒身边笑得神采飞扬。

        傅督军皱了皱眉,低声问旁边的傅夫人,“老五呢?”

        傅夫人淡淡道:“督军问我?”

        傅督军顿时被噎住了,他也知道傅夫人一向是不怎么理会这些姨太太们生的儿女的。这种场合也不好带几个姨太太来,只得唤来一个亲信让他去找找傅扬城。

        冷飒看着傅安妮虽然满脸笑容眼神却总是到处看,心中了然在她耳边低声问道:“傅扬城又跑了?”

        傅安妮有些黯然,“刚刚露了个面就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

        冷飒拍拍她的手背,“别担心,既然来了在这里面他能有什么危险?你给他留一块蛋糕吧,好歹也是你们俩的生日。”

        傅安妮点点头,“嗯,我知道。”

        “督军。”徐少鸣低调地走到傅督军身边,低声耳语了几句。傅督军微微挑眉,看着他问道:“你确定?老大是这么说的?”

        徐少鸣认真地点头,“属下跟大少确认过。”

        傅督军微微蹙眉,思索着这件事。忍不住抱怨:“这小子真能给劳资找麻烦!”

        “督军,怎么了?”傅夫人扫了一眼徐少鸣,低声问道。

        傅督军挥挥手没有说话,似乎在考虑什么。

        目光扫过站在身边的傅钰城和郑缨,眉头锁得更紧了。倒是让两人心中都不由提了起来,忍不住去看徐少鸣想知道傅凤城又让他传了什么话。

        片刻后,傅督军似乎下定了决心,点点头道:“行,你去告诉他我应了。等等,让冷家那丫头过来。”

        “是。”

        冷飒听了徐少鸣的话也有些意外,不过还是起身走向了傅督军等人。

        “督军,夫人。”再看了一眼旁边的几个人,除了傅钰城和郑缨一个都不认识。

        其他人也知道傅督军怕是有事要跟冷飒说,姚观先一步起身笑着说,“督军,您和冷小姐有话要说,我们先过去了。还没给六小姐道贺呢。”

        傅督军笑道:“她一个小丫头哪里用得着你们道贺,就是趁着这个机会大家一起聚聚。明玥,这是姚观,你以后叫一声姚叔就是了。他也算是看着凤城他们几个长大的。”

        冷飒点点头,“姚叔好,久闻姚将军大名,今天能见到实在荣幸之至。”

        姚观笑道:“冷小姐言重了,大少好福气。”

        “我是晚辈,姚叔叫我明玥就好了。”这位姚观将军冷飒也算是久闻大名了,叫他一声叔自然不亏。

        傅督军又引荐了其他几个人,无一例外都是南六省的要员。之后众人才起身离开,傅督军指了指对面的沙发示意她坐下。

        冷飒侧首正好看到不远处冷二老爷和二夫人一脸担忧地望着自己,冷飒朝他们安抚地一笑示意他们不用担心。

        傅督军也看到了,倒是犹豫了一下,“是不是请冷二先生和夫人一起过来?”

        冷飒道:“督军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

        傅督军道:“明玥再过两个月就满十八了吧?”

        冷飒点头。

        傅督军道:“我的意思是,到时候你和凤城还有老四两个一块儿成婚,你看如何?”

        冷飒有些意外,“这是…大少的意思?”

        傅督军不答,“明玥可有什么意见?”

        冷飒还没回话,傅钰城和郑缨先是坐不住了。

        “爹……”傅钰城想要插嘴。

        傅督军扫了他一眼,“这个婚要么别结,要么就闭嘴。”

        傅钰城不忿,“凭什么?再等两个月阿缨都……”

        傅督军冷笑一声,“敢做不敢认?现在结婚就没有流言蜚语了?”

        郑缨脸色一僵,瞬间失去了所有血色。

        “我!”

        傅夫人伸手按住了儿子,平静地道:“多大点事儿,你和阿缨这两天先去把婚书签了,婚礼延后一些也没什么。”

        “娘……”

        “闭嘴。”傅夫人没好气地道:“听你爹的,阿缨,你怎么说?”

        郑缨垂眸,低声说,“我听督军和夫人的。”

        傅夫人神色稍缓,点头道:“还是阿缨懂事。”

        傅督军看着冷飒,“丫头,你怎么说?”

        冷飒道:“督军,请容我先跟我爹娘说一下。”

        傅督军点头,应该的,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