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百炼成神 > 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 弱者悲哀
    <><>这血咒术,也是运用煞气的另外一种手段。

    煞气就是一种诅咒之力,但是大衍之宇中并没有系统的利用煞气的方法。

    传授罗征弈神一剑的陈皇弈剑倒是开发了一种用法,利用煞气压制自己的情感,去修炼斩情神道。

    相比之下,圣族对于煞气的运用就高明多了。

    他们可以自由的转移煞气中的诅咒……

    单个生灵临死前那一刻的诅咒的力量微乎其微,但为数众多的诅咒之力就相当恐怖了。

    这种血咒术只是针对同源种族。

    例如以人族的鲜血所制的血咒术,只是对人类有效,对其他种族,其他生灵没有效果。

    所以一旦血咒术释放成功,这种以人类鲜血布置出来的血咒术就会完全针对人族,而圣族,魔族,妖夜族,乃至于各种凶兽都不会受到影响……

    人族只有到了天尊修为之后,才不会畏惧这血咒术,就算是界主也受到影响,在血咒术布置的区域呆久了,界主同样也会受到侵蚀!

    现在圣族攻占一个大界,立即布置出血咒术,这样就再也不会担心人族反过来占据了,除非对方动用天尊清除这血咒术。

    不过现在这种情况下,大衍之宇的天尊都隐匿在天位一族中,倘若敢只身前来就是有来无回,毕竟人族已经陨落了三位天尊了,每一位天尊的陨落,胜利就会朝着圣族的天平倾斜。

    这是一套步步为营的策略。

    “刷!”

    那一鞭子猛然抽打下来,就像是一条毒蛇俯冲而下。

    若是真的让鞭子抽中了,那老妇人和羊角辫女孩都会被抽成一片血雾。

    周围的凡人们都是一张冷漠而疲惫的脸,没有一个人敢于出手相帮。

    在这些人类眼中,这些圣族都是恶魔一般的存在,任何敢于反抗的人,都会被他像蚂蚁一般捏死。

    两个时辰之前,有上百人叫嚷着休息,但圣族根本不曾理会,直接一鞭子抽打下来。

    那一鞭子横扫之下,就像是一把锐利的尖刀,直接将上百人抽成了两截,凄惨的倒在了血沫之中。

    自那以后,大家明白,不要试图祈求这些圣族人怜悯,向他们祈求只会让自己死的更快。

    但就在这时候,一到身穿金色龙袍的身影骤然闪出来,却是一把拽住了小女孩的胳膊,朝着旁边猛然翻滚而去!

    小女孩刚刚离开原地,那鞭子已经重重的落了下来,直接抽在了老妇人身上。

    老妇人瘦弱的身躯,顿时被这一鞭子抽的粉碎,直接化为一团血雾消失在了众人面前。

    “国,国主……”

    当小女孩看清楚救下自己的人的时候,顿时也愣住了。

    那位身穿黄袍的中年男人朝怀中的小女孩点点头,却是抬头朗声说道:“圣族大人,我会带领我的臣民们继续赶路,请圣族大人多多包涵!”

    这一行三十多万凡人来自于“溪国”,而这位黄袍中年人就是“溪国”的国主,也是溪国中唯一一位照神境武者

    溪国这些年发展的还不错,其中甚至组建了两个二品宗门,而溪国的国主就是其中一个二品宗门的宗主。

    面对圣族的武者,他区区小国的国主几乎毫无作用抵抗之力。

    他明白圣族武者是想要将他的臣民送去七绝仙城进行血祭,但他根本无力反抗圣族,只能配合圣族朝着七绝仙城进行迁徙……

    光是在迁徙的过程中,他溪国五十万子民就已经陨落了十多万,其中小部分为圣族所杀,大部分则是活活累死。

    “包涵?我还要你包涵我!耽搁了我的时间怎么办?”那神丹境的圣族武者盯着溪国国主冷声说道。

    溪国国主心中早已经愤懑至极,但他知道,他们这几十万人连拼命的资格都没有,这些圣族人驱赶几十万人类,就像是驱赶着几十万头绵羊。

    “我会督促我的臣民,让他们加速赶路,”溪国国主保证道。

    “哼!那就好!”

    这溪国的国主在圣族武者眼中,同样也只是一只无关紧要的蚂蚁,但这几十万人也是依靠溪国的国主不断地调配之下,才能够顺利的赶路,倘若少了这家伙,这赶路的速度恐怕又会慢上许多!路上又要死不少人。

    其实圣族也不希望死的凡人太多,毕竟他们将这些凡人们赶往七绝仙城,目的就是压榨出他们体内的血液,忙活一趟死了一大半在路上,那就得不偿失了。

    溪国国主微微叹了一口气,无奈的对旁边的一位臣子说道,“传我令下去,让大家的速度再加快一些,”

    那臣子也是七十古稀之年,虽然也是一位武者,但现在的身体也是大不如以前,这一天疾行四十里路,就算是青壮年也难以忍受,何况他一个老人?

    “可是国主……他们都顶不住了啊!”这臣子悲愤的说道。

    一路之上,有好多子民都是活生生的累死的,这不是把人往死里面逼么?

    “没办法,大家再忍耐忍耐,”溪国国主沉声说道。

    “忍耐,忍到什么时候?将我们送到七绝仙城,让这帮圣族抽干我们血液?”说话的却是溪国的一位将军。

    这将士乃是先天大圆满层的武者,脾气也是十分火爆,忍了这一路,他是真的忍不下去了!

    “说得对!那还不是死!”

    “横竖都是一死,那还不如跟他们拼了!”

    “死就死,我宁愿大家死的舒服一点!”

    人类到底不是待宰的羔羊,羔羊并不知道自己的命运,所以不到最后一刻都会十分听话。

    倘若他们知道继续下去是死路一条,那就没有前进的必要了,横竖都是死,为何要给你圣族做贡献?

    压抑了许久的反抗情绪开始蔓延,一些低阶武者和凡人们开始爆发了!

    至于那位羊角辫小女孩,则一直将脑袋埋在溪国国主的胸口,一直不曾将头抬起来,她的奶奶就在她眼前尸骨无存,对于这个年纪的孩子来说,这个世界充满了恶意。

    “吵什么!找死!”

    听到下方的喧闹声,半空中的圣族武者顿时扬起了手中的长鞭,朝着这边猛然抽打过来!

    那长鞭爆发出一道炸响声,一股雄浑的力量顿时扩散出来!

    “啪!”

    有几人顿时被抽成了碎片,残肢却是漫天飞舞,惊叫声此起彼伏。

    那些先天境界的武者们已经红了眼,他们再也无法忍耐下去!

    “拼了!”

    “杀了他!”

    “死也要死的痛快……”

    先天生灵们无法飞行,他们都是借助山谷旁边的山壁高高跃起,朝着那圣族武者猛然扑过去。

    圣族武者脸上流露出一丝嘲讽之色,“就凭你们?连拼命的资格都没有!”

    若是一只兔子跟人类拼命,一定是一件十分可笑的事情,这位圣族武者心中大概就是这个想法。

    这圣族武者说罢之后,便是抡起了手中的长鞭,那长鞭不断扭曲之下化为一条条蛇影,朝着那些先天境界的武者们择人而噬。

    溪国国主闭上了眼睛,他不忍心看着一幕,心中的痛苦让他的脸庞扭曲起来。

    三个月前他还是妃子成群,举国上下都过着悠闲而自在的生活,没想到几个月后他就带着自己的溪国落入了深渊。

    他无力阻拦这一切的发生,这就是弱者的悲哀。

    若他实力够强,强到能将那神丹境武者灭杀,或许尚能拯救自己的臣民……

    “果然,弱小就是罪么?”国主心中悲叹道。

    但下一刻,国主却并没有听到惨叫声,反而听到那圣族武者传来一道惊呼声,“你是谁!”

    国主的脸上流露出疑惑之色,等到他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却看到一位人族的青年矗立在半空之上,以两根手指随意捏着一条不断晃动的长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