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宋:八岁皇叔做史官在线阅读 - 045 道士下山

045 道士下山

        045道士下山

        只有小孩子打架输了,才会哭着喊着找爸爸。

        赵大锤怎么会在乎这小孩子的把戏,傲然一声:“告状去吧,你个忘恩负义的孙子!不是老子,呃不,是你爷爷我救你,你还得换裤子!”

        “你还说,你还说!”赵桓的哭腔更重了,“都是你这个妖人使用妖术,骗我入彀,也迷惑了父皇,我要弄死你!”

        “呵呵,求死。”

        “你……你给我等着,我现在就进宫。”

        虽然赵桓很想现在就一声令下,把赵大锤这个烦人的小妖精给收服了。

        但考虑到赵大锤的手段颇有点神鬼莫测的意思,赵桓很明智地决定,找他的爹地,请动龙虎山大法师,降服此贼!

        曹利马也知道张天师的威名,很是有些担心地说:“张天师法力高强,只怕与皇叔不相伯仲,还是要谨慎一些才好啊!”

        “你在担心啥?怕我弄不过他,还是怕我被弄死了,你没了好果子吃?”

        冷面杀手血子仇居然也劝说起来:“侯爷还是速速进宫面圣的好,这里的事情交由我等即可。”

        “怎么滴,血子仇你也想弄几个女人回去?告诉你,休想!”

        赵大锤像是护着刚出炉的一坨热翔一样,恶狠狠地说道:“这些女人,我将来是要派上大用场的,谁都别想弄走!”

        “某家没那个想法。”血子仇苦笑不得。

        你个小屁孩,要这么多的女人,想干嘛?

        贴身婢女金弄玉,居然也知道大法师的威名,拉了拉赵大锤:“侯爷,咱们还是去看看吧?万一起了冲突,两败俱伤就不好了。”

        【这个张天使这么厉害吗?】

        【没听说啊!】

        【真要是有撒豆成兵、移山倒海的能耐,他一个人就把金国干趴下了,还有主播啥事?】

        【敢抢主播的饭碗,坚决不能忍啊!】

        【干他!】

        【如果真是龙虎山真人,恐怕也很难说啊!】

        本来不屑一顾的赵大锤,被观众的评论搞懵圈了。

        万一,人家也有系统,来一招“大威天龙”直接把自己给灭了,就自己那五秒的护体神功,只怕hold不住吧?

        “你个怂包,你以为谁都能得到本公司的扶持?告诉你,你是这个位面最靓的仔!如果你不行,赶紧死了拉倒!”

        很明显,系统小姐姐最看不起不行的男人。

        哪怕是个小男人,咱也不能说不行不是?

        但有没有可能,那个“天使”是其他公司的系统客户,而且比这个不靠谱的小姐姐的公司实力更强大?

        “放心,在这个位面,绝不可能比本公司实力更雄厚的存在。本公司历史悠久,资金充裕,人才济济……(此处省略一万字)”

        去看看吧!

        万一那个天使长得好看呢?

        赵桓前脚进宫,刚召唤出了神龙,呃不,是他的父皇和那位天使。

        “咦,真老!”

        看着眼前这个鸡皮鹤发的老头,赵大锤一脸的嫌弃。

        “佛经有云,臭皮囊不过是狗屎撅。既然是个狗屎撅,贫道又何须在意?”

        说是不在意外表,可那梳理得整整齐齐的头发,是真正的一丝不苟啊!还有那满面的红光,一点褶子都没有,是真正的童颜巨,啊呸,鹤发童颜。

        说自己不讲究外形,肯定是想骗我别去找托尼老师。

        “你是天使?”

        不都是说,女天使貌美如花,男天使英俊潇洒,和本侯爷一样吗?

        这个是怎么回事?从天上到人间的路程太远,或者是堵车的时间太长,变老了?

        那老者呵呵一笑:“哪有什么天师?天何曾有师,人又如何能为上天之师,都是笑谈罢了。”

        “你是猴子,呃不,是赵桓请来的救兵吗?可是要和本皇叔较量一下?”

        我管你是天使还是天师,一颗香瓜下去,就保证你该回哪儿回哪儿去。

        那老者再次呵呵一笑,接连摆手:“贫道愚昧,只知道每日念经,哪里敢和火龙真人的弟子较量。不敢,不敢。”

        火龙真人?

        是谁?

        卖火龙果的真人秀吗?

        老者没见过火龙果,也不知道真人秀是个什么玩意,但他可以确定赵大锤说的和自己说的不是一回事。

        还难为火龙真人让人捎来口信,让自己有机会,多照看一下这个迷迷糊糊的小徒弟。不过也对,火龙那家伙就整天神神叨叨的,教出来的徒弟估计也正常不到哪儿去。

        老者心里苦笑一声,面上却是依旧和蔼可亲:“你跟随真人时日尚短,只怕还不知道真人的道号吧?”

        赵大锤歪着头想了想,似乎在原身的记忆里,还真有那么一个整天邋里邋遢的老道士,张嘴就是老子如何如何,闭口就是道爷送你上西天。

        那个人就是火龙果,呃不,火龙真人吗?

        “真人向来不拘泥于俗礼,想必是没错了。”

        老者似乎想起了一件事,从怀里摸啊摸的,掏出来一张皱皱巴巴的纸:“你师留了一首偈语,让我转交与你。”

        “啥东西?银票吗?”

        “说来惭愧。贫道曾偷偷看过,但资质愚钝,不能参悟,你一看便知。”

        赵大锤接过来一看,上面写了首三扁四不圆的破诗:道号偶同郑火龙,姓名隐在太虚中。自从度得三丰后,归到蓬莱弱水东。

        “这是我师父写的?啥意思?”

        连繁体字都认不全的赵大锤,让他去读懂这云山雾罩的诗,实在是有点难为他了。

        好在,那老者提前偷看也不是一点没看明白,逐字逐句地解释。前两句是说火龙真人名号的来历,与东晋葛洪的弟子郑火龙只是重名,不是一个人。

        度得三丰就更容易理解了,那是对他能教出来张三丰这样的徒弟深感欣慰。

        最后,老者提出了自己的疑问:“蓬莱之东乃东瀛扶桑,贫道还是知道的。弱水之说源于佛经,言其在西方,如何又在蓬莱之东了呢?”

        老者的问题,赵大锤一点都没有听进去,他的心里现在只有狂喜,大大的狂喜!

        我师兄是张三丰?

        我师兄是张三丰!

        还有比这个大师兄更稳健的师兄吗?

        今后,再也不用看那不靠谱的系统小姐姐的脸色,再也不用把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钱任她宰割。

        只要找到师兄张三丰,以他的无双战力,吊打各路牛鬼蛇神。金毛狮王算什么,灭绝师太是个屁。

        只要赵大锤不作死,准备一个人到金国大营里取完颜阿骨打的狗命,张三丰在手,天下何处去不得?

        至于老火龙去了东方航海探险,到底是去了扶桑拍动作片,还是去了夏威夷逛沙滩,甚至是去了美洲跟印第安人割胶,重要吗?

        “我师兄在哪儿?天师可知道他的去处,平时有什么爱好?有他的联系方式吗?”

        老者再次苦笑不已。

        确定了,这位一定是火龙真人的徒弟,那不靠谱的作风,一般人学不来啊!

        “天师之称谓实不敢当。我与三丰平辈论交,你叫我虚静师兄即可。”

        师兄就师兄吧,这老者一大把年纪,咱也不占他的便宜。

        当下,赵大锤甜甜地叫了一声师兄,虚静道长也开心地答应了一下,一派和谐景象。

        赵桓不乐意了。

        你们这是玩认亲游戏吗?说好的要为我报仇雪恨,揭露真相呢?

        就这?

        都是骗纸!大骗纸!

        “桓儿莫闹!皇叔道行之高深莫测,岂是你能领会的?”

        看赵桓还有些不服气,赵佶长叹一声,给出证据:“前几日,皇叔还断言阿骨打命不久矣,吴乞买将登上帝位,并将攻打我大宋。朕当时是半信半疑的,如今看来皇叔果然有未卜先知之术也!”

        “哦,阿骨打死了吗?吴乞买上位成功了?”

        做为来到大宋的第一个“预言”,赵大锤对这件事还是印象蛮深刻的。

        赵佶沉声说道:“据细作的消息,阿骨打已死,吴乞买也秘密登基,却秘不发丧,其心叵测。”

        “父皇,那只是一时巧合,或者是安乐侯提前知道消息,不能说明什么啊!”

        赵桓坚决要捍卫自己的尊严,不遗余力地抨击赵大锤。

        “滚!再敢胡说八道,我让我师兄揍你!”

        赵佶也训斥道:“大敌当前,再敢因为一些小事而打扰皇叔,你的太子的位子就不要坐了!”

        一听要撸了他的位子,赵桓怂了。但眼神中的恨意,却怎么也隐藏不住。

        小孩子的性子急,谁在乎呢?

        小金人这都要杀过来了,还是及早应对吧!

        “计将安出?”

        赵大锤轻摇羽扇,说出了振聋发聩的盖世名言:“干就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