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1章

        第571章

        “是,齐皇别看年纪小,可绝非省油灯,父皇给他那么大侮辱,他却还能笑出来,定是有后手。且给赔偿给的那样爽快,怎么看怎么不正常。”

        楚安宁想想:“那儿臣跟群牧司的人一起去,儿臣告退。”

        “你等等。”皇上喊住她:“齐皇没回你信吗?”

        “回了。”

        “信呢?”

        “被我撕了。”

        楚安宁不想给他看,倒不是怕父皇起疑,而是她觉得父皇会趁势撂摊子。

        “父皇还不了解你?拿出来。”

        “你为何非要看呀,真是的,你都是大人了,好奇心那么重做什么。再说这是我们小孩儿之间的事。”

        小姑娘碎碎念,磨磨蹭蹭的将从荷包中掏出信递过去。

        皇上瞪她一眼,打开手里的信,只一眼笑了。

        旁边的使臣就摸不着头脑,怎得连皇上都笑?齐皇可是在问你何时退位!

        “女儿,要不你满足一下齐皇的好奇心?父皇觉得那小子挺可怜的,父亲早逝,少年登基,内有乱政,外有强敌。”

        “我不!我就喜欢看他可怜,你休要鼓动我。”

        皇上可惜的摇头,家有不乐意早早登基的小孩实在愁人。

        楚安宁则想,家有总想禅位的大人,真是气人,就不能好好的做一个大人吗?

        “可你若是继位太晚,父皇就把该做的事情做完了,届时你的政绩那一页就没什么可看的了,你难不成想让后人用无为来评价你?”

        “无为就无为,谁在乎?儿臣告退。”

        她来这个世界的根本目的,是改变大燕历史,又不是让后人评价。

        一旁的使臣,内心如海浪般翻涌,皇上他居然想禅位???他偷偷瞄一眼皇上,却迎上皇上的眼刀子。

        他立刻福身:“臣什么都没听见。”

        皇上:算你识相,若让人知道他传位都传不下去,让他的面子往哪搁?

        “下去吧。”

        “是,臣告退。”

        **

        楚安宁前往京郊马场时,将九皇子也带去了,还让人请了陆安澜来。

        九皇子看到那些肥壮的牛,就想吃。

        “八姐,反正这些牛不要银钱,不如咱们宰一头过年吃?牛肉的味道真是好,可想我堂堂皇子,居然不能经常吃,实在可怜。”

        楚安宁:“吃吃吃,你就知道吃。”

        紧接着她又说:“其实我也想吃。”

        九皇子:“那你还说我?宰不宰,宰不宰?”

        “你急什么,先看看再说。安澜哥哥,你有没有看出这些牛羊有什么问题?”

        “若是能轻易让你们看出问题,那还是齐皇吗?依我看,你根本无需检查,把齐皇送的那些草料全部烧掉,换上用药水泡过的草料,可以免除一切问题。”

        他说的药水,自然是龙涎水。

        楚安宁:“我就是想找出问题,再告诉他,你有后手又怎么样,我压根不把你的手段放在眼里,我照样吃。再问问他,你气不气,气不气?”

        她走到那群羊跟前,又说:“我就想气死他。”

        “为何?”

        “我给他写了一封足足有上万字的信,他就回我两句,言语中的怠慢以及轻视,隔着两国百万大军,我都感受到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