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儒家莽夫,半部论语治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三章:有妖气

第三章:有妖气

        收徒告示如下:

        你想获得成功吗?

        你想一夜暴富吗?

        你想一朝成名吗?

        你想一路横推吗?

        如果想,那就来吧!

        崇德书院欢迎你!

        首位报名者包吃住,学费全免,寒暑假三个月。

        以上最终解释权,归书院山长赵长青所有。

        ...

        告示贴出的第二天。

        赵长青看着书院里仅剩的一两银子怔怔出神。

        在大魏,一千文钱是一贯,也称一吊钱。

        一吊钱是一两白银。

        一两白银能买一石粟米。

        一石粟米等于百来斤...

        这是在乱世才有的价格。

        也就是说,短期内,他必须要想办法挣些钱财。

        要不然靠着这一两银子过活,迟早会饿死。

        ...

        告示贴出的第三天。

        赵长青对这个世界愈发了解。

        首先,除了妖邪之外。

        世上共存有三种修行体系。

        其一是武夫。

        像之前那个图谋书院地契的虬髯大汉,就是一名武夫。

        其二是炼气士。

        佛道两家走得就是这个路子。

        其三便是赵长青修炼的儒道体系。

        也是最拉胯的体系,没有之一。

        论战斗力,简直就是三大体系中垫底的存在。

        原因就是儒修没有可修炼的功法。

        但是赵长青却拥有。

        而且他境界提升,完全不用像一般儒修那样,需要持续蕴养浩然气。

        ...

        告示贴出第四天。

        天祐十三年六月初七。

        没有一个人前来书院。

        赵长青站在门前,望着街道上来往行人,可谓望眼欲穿。

        最终。

        他明白了。

        这个世界对儒家误解太深。

        没有人愿意从文。

        是否能成为修士还暂且两说,关键即使成了修士,也会任人欺负。

        倒不如安稳做个小买卖或者给别人打工。

        “这个世界的科举,对儒家真是太不友善了。”

        赵长青唉声一叹。

        儒家不能为官的最大障碍,反倒成了科举。

        因为这里的科举不考四书五经,而是考天赋以及武道修为、用兵之道等。

        通俗点讲,是考打架方面的综合能力。

        儒家不能打啊。

        总而言之,文人在这个世界,没有人权。

        论地位,也是属于最下等的贱民。

        不过。

        通过了解历史,他不难发现,其实儒家也曾兴盛过。

        可惜,没落的太快。

        不能打。

        是儒家最大的毛病,没有之一。

        别说强大点儿的修士了,即使是刚修成人形的妖,除非是大儒出面,否则来几个儒修死几个。

        因为儒家没有对敌的神通,全靠诗词歌赋撑场面。

        当然,如果诗词歌赋写得好,也是能具有杀伤力的,可惜,这个世上没有李白。

        正当赵长青打算回书院休息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道声音,“敢问...这里是招学徒么?”

        闻声。

        他面色一喜,连忙回头,顿时呆愣在原地。

        映入眼帘的,是一名体型壮硕的大汉。

        尤其是那呈现块状的胸肌,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结实、有力量。

        “招招招,来来来,咱们进去说话。”

        回过神来以后,赵长青连忙将对方拉进书院。

        好不容易来个人,看样子是属于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那种,一定好骗!

        可不能让他走了啊!

        书院外的行人见到这一幕之后,都纷纷摇头。

        你说,好好一个壮汉,为何要想不开学儒呢?

        ...

        壮汉很吃惊。

        他有多少力气,没人比他自己更了解。

        可是眼前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文人,却能轻易将自己拉到书院...

        难道...

        这崇德书院,不是教儒,而是教武的?

        还是说,眼前这个文人并不是简单的文人?

        想到这里,壮汉不由得重视起来。

        来到书院之后,赵长青给他搬来一张椅子,还沏了壶好茶,道:“我是这家书院的山长,今后就是你的师父了,而你,将成为我崇德书院新一代的开山大弟子,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呃...”

        壮汉觉得有些突然,“那啥,其实我是奔着包吃住来的...”

        “没关系,你叫什么名字?”

        “曹渊。”

        “很好,从今以后你就是我麾下的开山大弟子了,来,叫声老师听听。”

        “真包吃包住?”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老师...”

        ...

        不知道为什么,曹渊总觉得自己有种被忽悠的感觉,“那个...老...老师,咱们书院都干啥?给发工钱吗?”

        “谈钱多俗啊,谈钱岂不是伤你我师徒之间的关系?”

        赵长青嘿嘿笑道:“至于干什么...倒也很简单,平常就读书,学些四书五经之类的,等过几天,教你跟别人讲道理的本事。”

        “讲道理?”

        曹渊眉头深皱。

        赵长青还不知道他的来历,自然要耐心观察他一段时间,等完全信任他以后,再说别的事情。

        而曹渊想的则更简单。

        先混吃混喝几天,等这几日找到合适的活计之后,便离开这里。

        傻子才会真学儒家。

        很明显。

        我可不是傻子。

        想到这里,曹渊很认真的问道:“老师...俺...俺肚子有点儿饿了,咱啥时候开饭?”

        ...

        方与县一处豪宅的地下室中。

        一个和尚与几名执刀大汉正在谈话。

        “大师,赵安他们都已经失踪好几天了,估计已经被赵长青...”

        “阿弥陀佛,贫僧不是听说那个赵长青从小就被人欺负吗?他怎么可能是你们那几个手下的对手?”

        “一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找了他们数日,却不见任何踪迹。”

        “最新消息,赵长青正在广收弟子,书院要是好起来了,只怕,我们很难将那块地皮收为己用了。”

        “阿弥陀佛,他想收弟子?贫僧偏让他求而不得。”

        “大师的意思是...”

        “这事,贫僧就交给你来安排了。”

        “...”

        书院在方与县的闹市区。

        是赵长青祖上传下来的家产。

        光是那块地皮,便价值不菲。

        若是卖给他人,定能狠狠赚上一笔。

        不过,他们却不能明目张胆的去抢。

        因为县衙也不是吃素的。

        本来想着是让赵安等人抢来地契,然后安排他们去外面躲一段时间。

        可是现如今,赵安等人失踪不见,赵长青却完好无损的在书院收徒。

        由此,他们联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至于他们为何不亲自动手,理由也很简单。

        那就是,杀鸡无需用牛刀。

        他们作为帮派首领,一举一动,都会很引人注目。

        ...

        傍晚。

        赵长青正目瞪口呆的看着曹渊吃饭。

        香喷喷的大米饭。

        一碗。

        两碗。

        三碗。

        五六碗...

        一滴两滴三四滴...

        是赵长青的心在滴血。

        当曹渊吃完第十七碗米饭的时候,赵长青才不敢置信的问道:“你...你吃饱了吗?不够还有。”

        他本想说,你怎么那么能吃?

        生怕说出来这句话之后,对方不会在书院待满三天。

        可是...

        这才第一天啊!

        照这样下去,一两银子,用不了两天就花光了。

        曹渊眼前一亮,“当真还有?”

        赵长青嘴角抽搐。

        要不是在他面前要维持住身为老师的自尊心,他真想给自己来一嘴巴子。

        让你在多嘴!

        “有...有的吧...”

        事实上,赵长青也不太确定书院里还有没有余粮了。

        毕竟,那一两银子还没有被他用来买粮食。

        就在这时。

        他突然闻到一股恶臭味。

        就像是尸体腐烂的味道。

        “徒儿啊,你有没有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

        “老师,要是书院里没有米粮了,您直说就行。”

        “不是,我是真闻到一股怪味。”

        忽地。

        院外刮起阵阵阴风。

        将门窗吹得吱吱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