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儒家莽夫,半部论语治天下在线阅读 - 第五章:来呀公子

第五章:来呀公子

        当日。

        方与县城内一处地下室。

        原先出现在书院的壮汉,此刻正向一名黑衣男子单膝下跪,“帮主,千真万确,那赵长青在瞬息之间,便成为了十品高阶儒修,而且仅凭蛮力就...”

        他叫做夏彪,在渔帮担任护法的位置,其帮中地位,仅次于四大长老。

        乃是九品武夫。

        帮主齐彪沉声道:“看来以前倒是小觑了他,目前可以确定,赵安等人,便是被他所杀了。”

        “有件事情老夫不太了解,据调查得知,这个赵长青,不是经常受到邻里欺负么?”他身边的一位白袍老者说道。

        齐彪道:“或许是在藏拙。”

        “藏拙?为何藏拙?”这位白袍老者,正是渔帮四大长老之一。

        齐彪想了半晌,直言道:“或许,是因为他惧怕法灵寺,你可莫要忘了,方与县境内的修士,除了咱们渔帮,几乎都被法灵寺所杀害了。所以,他才想着藏拙。”

        “眼下该怎么办?”长老问道。

        “无妨,区区十品高阶而已,守不住书院的,派狐妖前去吧,倘若它不行,那就干脆给他一些好处,或者是让他在这个世上彻底消失。”

        显而易见。

        渔帮是贪图书院地契的罪魁祸首。

        也是赵长青当前最大的敌人。

        ...

        崇德书院。

        整整一日。

        赵长青都在教导曹渊论语上的知识。

        当然,只教给了他道理,没有教给他物理。

        儒家有他一个莽夫就够了。

        至于振兴书院...

        当所收弟子足够多了,让他们统一修炼儒家功法,战力自然都会拔高。

        届时,一切都将水到渠成。

        他可不想将来教出来的弟子,一个个都跟混社会的一样,不然,儒家真正璀璨的文化和思想,可就真的没落了。

        所以对于论语方面的物理解析,自己知道就好了。

        不过...

        曹渊似乎以为自己很聪明。

        在用晚食之前,他一直躲在屋里细细琢磨赵长青今日所教授的所有知识。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老师说,是用合乎情理、合乎律法的手段,去赚取钱财。”

        “但我觉得没有那么简单,今日用午食时,听老师说起了渔帮,他说渔帮坐拥钱财无数,还企图要染指我们的书院,简直罪不可赦,将来一定要将渔帮那些不法渠道弄来的钱财全抢走,以解心头之恨!”

        “这岂不是跟小说话本里讲的劫富济贫是一样的道理?”

        “是了,我懂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另外一层意思,其实是说给像渔帮那种在道上混得势力说的。”

        “我喜欢钱,所以直接抢走你的钱,然后用你的钱,去慰藉贫民,这才叫取之有道!”

        ‘老师怕我不能明悟,还特意借着渔帮的事情提醒我,唉,我真是太蠢了!’

        “...”

        渐渐地。

        曹渊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升华了。

        来书院之前,为了能要口饭吃,经常被人欺负。

        来书院之后,老师也不嫌我吃得多,还教给我那么多道理,让我知道了什么叫做反抗不公!

        如今这个世道,太混乱!

        江湖帮派、妖魔鬼怪,肆意欺压迫害百姓,连点儿规矩都不讲了!

        老师跟我说的道理,正好可以用来约束他们!

        该给这个世道一些规矩了!

        想到这,他的眼神异常坚韧起来。

        似乎明白自己将来的路该怎么走了。

        “老师,我一定不会辜负您对我的期望和栽培!”

        只是来到书院第二日,先生就教了我那么多学识和道理,岂不就是对我抱以厚望?

        这世上,上哪儿去找那么好的先生啊!

        与此同时。

        正在烹饪米饭的赵长青却陷入了沉思。

        过了会儿。

        欲哭无泪的喃喃道:“中午一顿,他吃了我十碗米饭,却才只吃了一个四分饱。这样下去绝对不行!明天!撑过明天,后天就让他滚蛋,实在养不起啊!”

        晚食做好以后。

        曹渊吃了将近三十碗米饭,才摸着自己的肚皮喃喃道:“整整三年了,就吃过这么一顿饱饭...”

        赵长青嘴角抽搐,平时他再饿,最多也就吃个两碗而已。

        罢了。

        再忍一天。

        唉。

        赵长青叹了口气。

        曹渊顿时愣了愣神。

        心想,老师这是在心疼我吗?

        心疼我三年来没吃过一顿饱饭?

        肯定是!

        不然老师为何叹气?

        嫌我吃得多?

        不可能!要是老师嫌我吃得多,干脆弄少点米饭就好了!

        呜呜——

        太感人了!

        原来被人心疼是这个感觉啊!

        “老师,你是个好人啊!”

        突然。

        曹渊痛哭流涕。

        赵长青懵了。

        那是在夸我吗?

        什么情况?

        怎么就哭了?

        不会嫌我做得米饭不够多,心里委屈,阴阳怪气的点我呢?

        他不是说吃饱了吗?难道说的反话?

        可是我已经将书院所有余粮都用完了啊!

        不行!

        一定得让他熬过明天!

        赵长青咬了咬牙,道:“徒儿放心,今夜主要是书院里没有米粮了,明日,等明日为师买来大米,你自己去做,吃多少做多少。”

        闻声。

        曹渊哭的更狠了。

        老师,你比俺爹还疼我啊!

        不!

        俺那已经去世的亲爹都没有你那么疼俺啊!

        太感动了。

        你能想象,一个七尺多高的魁梧汉子,嚎啕大哭的一幕会是怎样的场景吗?

        每一个铁血汉子的内心,都有极温柔的一面啊。

        就在这时。

        院子里有悦耳笑声响起。

        曹渊止住哭声,前去院子查看。

        赵长青紧随其后。

        只见二人身前,出现一张粉嫩纱床。

        一名极其妖艳的女子正躺在床榻之上,雪白双腿不停地摩擦着,显得颇为慵懒,一颦一笑之间,都极具诱惑力。

        曹渊愣住了。

        哈喇子险些流了一地。

        在见到她的那一刻,赵长青有种迷失自我的感觉。

        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

        书院里,无端出现这东西,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床榻四周,还弥漫着一股骚味。

        “公子——来啊,快活啊。”

        “奴家有些饥渴难耐了呢。”

        女子开口说话。

        声音动听,身段妖娆。

        曹渊木讷的向前行去。

        赵长青拍了拍他的后脑勺,丝丝缕缕的浩然气进入到他的体内。

        使其恢复意识。

        顿了顿,曹渊惊讶道:“刚才...”

        “应该是某种障眼法或者是魅惑人的邪术...”赵长青也不太确定。

        不过这些日子以来,已经让他习惯了种种离奇古怪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