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儒家莽夫,半部论语治天下在线阅读 - 第八章:朝闻道

第八章:朝闻道

        女子似乎会些跟踪法门,闲来无聊,便尾随赵长青。

        后者根据前身记忆,来到一家粮铺门前,刚想买些粮食,便听到旁边酒楼里传来哭声,还有好多人在围观。

        他瞧了瞧热闹,听到众人议论声,大概是明白前因后果了。

        渔帮护法江武,强行收了客栈百两雪花银。

        掌柜的垂头丧气。

        他娘子坐在一旁嚎啕大哭。

        没了那百两银子,他们连酒楼都开不下去了,明日便会露宿街头,甚至到时候连饭都吃不起。

        他们夫妻二人,平日里经常做些善事,城中不少乞丐,都受到过他们的恩惠。

        谁知,却落得个这样的下场,真是太不应该了!

        围观的那些人,极是愤慨:

        “这世道还有没有规矩啊!”

        “渔帮欺压我县城百姓已久,官府难道也不打算管管?”

        “真是太可恨了,气煞我也!气煞我也!”

        “我听说上面派来一名锦衣卫的人,来咱们这当捕头,或许她的到来,能够改变一些情况吧。”

        “我也听说了,县衙里有个当差的是我表兄,他说,即将来的那个捕头,是个女人!”

        “...”

        听到他们这些言谈,赵长青略感无奈。

        他已经将渔帮得罪死了。

        也不知以目前自己的实力,最终能不能护住书院。

        若是真能派个能干事的下来,倒也是一桩好事,可惜是个女子...

        嗯...希望她是个巾帼英雄,做事雷厉风行吧。

        大魏二圣临朝。

        皇帝与皇后共同治理国家。

        女子地位被无限拔高。

        所以,朝中出现了不少女官。

        当然,也有人说,如今国朝呈现乱世之象,致使妖魔横行,有绝大部分原因,都是因为这个所谓的二圣临朝。

        妇人掌国?

        开古今未有之先河。

        当然,这一切,距离现在的赵长青都太遥远了。

        他只关心当下的事情。

        比如...

        这个江武家在哪里?

        经过一番打探,他才弄清楚。

        江武住在芙蓉街那边。

        那是整个方与县最为繁华的街道。

        茶馆、酒肆、当铺、作坊、客栈等应有尽有。

        “我杀了他媳妇,他肯定会来找我报仇,我还是先下手为强的好。”

        赵长青喃喃自语。

        打定主意后,他毫不犹豫的前往芙蓉街。

        他前脚刚走,那个神秘女子后脚便来到酒楼。

        询问了一番旁人,最终得知,赵长青在打听江武的住处。

        “难道他要为这个酒楼掌柜的伸张正义?不可能,他只是一个小小的文人,怎敢得罪渔帮这种地头蛇?”

        怀揣着这个念头,她继续跟踪赵长青。

        “如果真如我所想,那么这个书院山长,倒是一位仁义君子。可惜,这个世道的儒家,不堪大用,所谓的文人墨客,也尽是一些伪君子罢了。”

        ...

        到了芙蓉街,来到江武家门前,见大门紧闭,想来该是对方还未返家。

        于是乎,赵长青便躲在一颗大树旁,静待江武归来。

        而不远处,神秘女子找了一家茶馆,坐在较高处,正瞧着赵长青。

        时间飞逝。

        赵长青在这里耗了整整一日。

        他似乎将曹渊的事给忘了。

        还在继续等。

        戌时初。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赵长青还在耐心等待。

        越等越气。

        “怎么还没来?”

        “不会不来了吧?白白耽误我一天时间?”

        “...”

        赵长青眉头深深皱起,双拳牢牢握紧,有种想要打人泄愤的冲动。

        此刻的他,就像是金庸武侠小说里,六大派围攻光明顶的时候差不多。

        本来大家与明教没什么死仇。

        结果越走越气...

        就在他浮想联翩的时候,一道身影逐渐浮现在眼前。

        身姿摇摆,走不成一条直线,手里还拿着一个酒壶,像是喝了不少酒。

        这道身影,正是江武。

        “娘的,收了好几家孝敬钱,才收来二百两银子,明天接着收...”

        他来到家门前,刚说完,便呕吐起来。

        说来也怪,他作为渔帮护法之一,家里也没雇几个佣人。

        不知平日里收来的孝敬钱,都做什么使了。

        赵长青打量了一番,觉得以对方目前状态,自己做到碾压,应该不成问题。

        于是,他拿起地上一块石头,慢慢来到对方身后。

        就在这时,江武呕吐完了,恢复了一些意识,感觉背后有人,缓缓转过身去,便就见赵长青已经举起石头,正打算砸下去。

        他被吓了一跳,连忙趴在门前,正欲大叫。

        赵长青直接拿着巨石砸向他的脑袋,却被他躲过。

        无奈,他只好死死捂住对方口鼻,生怕出声引来别人或者是渔帮的打手。

        “唔——唔——”

        江武剧烈挣扎着。

        但是,以赵长青目前的身体素质,他根本就逃脱不了。

        “别动,别动,放松,一会就好了。”

        “我来是给你讲道理的,我们儒家有句话,叫做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放心,一会就好了,不会有任何痛苦,相信我,乖,别动,别动!”

        “叫你他妈别动!”

        过了会儿。

        江武因为窒息而死。

        这是最不容易闹出动静的一种方法。

        不然,若是直接以拳头镇压,就怕会闹出一些动静。

        一般百姓还好,就怕附近住了不少渔帮的人。

        ‘叮!’

        ‘击杀普通敌人,传道点+1’

        听到系统的提示音,赵长青并不感到惊喜。

        因为值得他惊喜的是江武身上的钱财,足有二百两。

        他看了看四周,发现无人,便将已经死去的江武弄到院子里去。

        然后,他便在江武家中翻找起来。

        足足找到了五百两雪花银。

        前后加起来有七百两了。

        赵长青发誓,他两辈子加起来,都没见过那么多钱。

        一时间,有些欣喜难耐。

        “冷静!冷静!”

        赵长青迫切自己淡定下来。

        他随意找来一张布,将五百两银子全部用布包裹起来,扛在肩上便走。

        由于太过激动,他根本就没有留意,那块用来包银子的布,烂了一个角。

        他现在只想抓紧回到书院。

        说实话,七百两银子,简直不要太重!

        他杀江武的一幕,被神秘女子都看到了,而且,此女子修为惊人,能听到赵长青杀江武时的那番话。

        看到赵长青离开江武的宅院,便微微皱起眉头,喃喃道:“拿了这么多银子,你想做什么呢?私吞?还是劫富济贫?”

        如果是前者...

        那你跟江武之流,倒是没什么区别。

        ...

        话说,赵长青扛起银子向书院方向狂奔的时候,听到包裹里银子掉在地上的声音,但是他刚想弯腰去捡,便听到不远处有道声音响起:“什么人?”

        赵长青一愣,瞬间就注意到对方,是巡夜的捕快。

        可千万不能让他们知道啊!

        算了,银子掉就掉了!

        反正还有好多!不差那一块两块!

        在返回书院的路上,银子掉了多次。

        第一次,有块银子掉在了正睡在街头的乞丐身前。

        第二次,有几块银子掉在一个卖身葬父的小女娃身前。

        她没有睡觉,揉了揉眼睛,看着身前的银子,感到不可置信,又看到赵长青飞奔而去的身影,连忙将银子揣在怀里,向着他磕了几个响头,“好人,祝您一生平安!”

        在月光的映照下,小女娃已经将他的背影,牢牢记在了脑海中。

        若是没有赵长青掉下的那块银子,小女娃根本就无法安葬她的父亲。

        因为,小女娃若是随便在城外找个地方埋了,很有可能就会埋在人家的土地里。

        即使是想埋乱葬岗里,也得经过一些地主的同意。

        万恶的世道,已经腐朽到骨子里了。

        赵长青为什么没捡那块银子呢?是因为那些捕快在后面追着他啊!

        生怕那些捕快以为自己是在入室抢劫。

        即使抢的是江湖中人,但也会有些麻烦,完全没必要因为一块银子,就陷入到这种麻烦当中。

        第三次。

        银子掉在了一个老妪门前。

        这个老妪的儿子,在前年当兵去了,最终落得个战死沙场的地步。

        不久,传来儿子战死的消息之后,儿媳妇就跟别人跑了,还拿走了家里所有钱财。

        心善的老妪并未追究,毕竟,她想着,在自己儿子当兵的那些岁月里,一直都是这个儿媳妇在照顾自己。

        该有的抚恤金,官府也没给,好像是被某些官吏贪污了。

        老人家已经无依无靠,只能每天蹲在家门前,回想着以前自己的儿子还没长大的光景,那个时候,他的孩子,就喜欢在门前蹦跶。

        她就是靠着这种曾经岁月的美好,坚持活了下来。

        当‘砰’的一声,老妪看到眼前的银子,顿时目瞪口呆。

        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赵长青已经不见了踪迹。

        身后,还追着几名捕快。

        老人家瞬间想到很多,莫非,这是自己儿子的阵亡抚恤金,被别人偷来给自己了?

        突然。

        这位老人家泪流满面。

        人间,还是有公道的啊!

        自己的儿子为保家卫国没有白白战死!

        事后,老人家用这块银子,买了两副棺材,一副用来葬自己,另外一副用来给自己的儿子弄个衣冠冢。

        她的儿子是个英雄,该有个棺椁墓碑,不然,为国战死,却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

        赵长青还在跑。

        银子掉的越来越多。

        跑到今日遇到的那个酒楼间时,掉了几块黄金。

        但是他来不及拿。

        还是先跑为妙。

        这一切。

        都被神秘女子看在眼中。

        她有些感动了,自言自语道:“没想到...这个世上,还真的有这种君子...看他身着鹌衣,显然很是穷苦,可是在面对那笔横财时,他依然没有动心,当真令人钦佩啊。”

        随后。

        她出面了。

        亮明自己的身份,那些捕快就此散去。

        而她则望着赵长青离去的方向,深深作揖道:“小小县城,却有为民侠士,你值得我这一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