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儒家莽夫,半部论语治天下在线阅读 - 第十章:劫富济贫

第十章:劫富济贫

        怎么就佩服了?

        赵长青不解,简单洗漱,走出房门,吃了两个曹渊买来的烧饼,皱眉道:“你听说什么了?大早上就一惊一乍的。”

        曹渊咽了几口唾沫,直言道:“学生买烧饼的时候,听到不少人说,咱们方与县出现了一位无名侠士劫富济贫。”

        “就在昨天夜里,城里的不少乞丐、穷苦人家,都收到了来历不明的银子,不少百姓都说,这是老天爷开眼了。”

        “学生算算...乞丐、小女娃、李奶奶、赵四、张三、王五...好多好多人都收到了银子...”

        “还有还有,渔帮那个平日里欺行霸市,为非作歹的护法江武,被人暗杀了,据说是死在了自家院子里...”

        “....”

        赵长青欲哭无泪,“够了!别说了!”

        心在滴血啊!

        “老师...”

        “我让你别说了!”

        他大声怒吼,心里委屈极了,“那可都是血汗钱啊,即使是施舍别人,也得落个名声吧?现在书院最缺的可就是名气。”

        但是,他能跑到大街上,说那些银子是他丢的吗?

        且先别管旁人信否,单是县衙那一关,就会让他陷入到麻烦中。

        为何渔帮的人不直接进入到书院出手明抢?

        问题的关键就在这。

        一旦动静闹大了,县衙插手,对谁都不是有利的局面。

        “老师...学生想问...那些事情,是不是您做的?”曹渊小心翼翼地说道。

        “为何会以为是我做的?”赵长青微微皱起眉头。

        “真是您做的?学生就知道,肯定是您做的,所以学生才说,对您佩服的可是五体投地啊!”

        赵长青:...

        他摇头走向讲堂。

        曹渊望着他的背影,喃喃道:“老师不愿承认,肯定是想着做好事不留名,也对,像老师这种高风亮节的人,怎会在乎区区薄名?”

        “将来我也要像老师一样,惩恶扬善,让这个世上的江湖帮派,都多点儿规矩,只有如此,才能让百姓们过上安生日子。”

        他紧随赵长青走进学堂。

        后者轻声说道:

        “从今天开始,我教你正式的修行之道。”

        “前提是,为师教你的所有功法神通,均不可让他人知晓。”

        “在没有经过为师同意之前,你若将那些功法神通私自传授他人...为师,会让你死的很难看。”

        ...

        当赵长青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曹渊就已经懵了。

        修行之道!

        手撕僵尸的本领吗?

        没想到啊,有朝一日,我也能踏上修行之路!

        只是...儒家也有功法神通?这简直闻所未闻啊!

        咦?

        刚才老师再说什么?

        光顾着幻想将来自己也能手撕僵尸了,没太认真听。

        要不再问问?

        曹渊看着赵长青那一脸严肃的神情,顿时打了个激灵。

        这要是问了,会不会挨揍?

        还是别问了。

        “多谢老师!”他作揖道。

        赵长青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

        儒家修行功法这事,短时间内,不能让任何人知晓。

        不然...

        唯恐会引来他人觊觎。

        到了那时,又会造成很多麻烦。

        “为师教你的功法,名为‘正气诀’,按照此诀修炼,可让你在最短的时间内,感悟到浩然气的存在,当然,若是想达到藏气于身的程度,也就是蕴气境初阶,估计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你...多多努力吧。”

        赵长青认为,以曹渊这么憨厚的性子,应该悟性极差。

        练成正气诀,并且依靠此诀,成为蕴气中阶,不知要等到何时。

        若是实在不行,就再招收一名弟子,包吃包住不要学费的那种。

        不这样做,根本就没人来书院读书啊!

        接下来,他便开始教导曹渊‘正气诀’心法。

        对方听得很认真,不知不觉中,似乎进入到一种离奇境界,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只不过,在赵长青眼里看来,他是在发呆。

        唉。

        还是想想怎么招收一名新弟子靠谱。

        ...

        午后。

        曹渊坐在讲堂中独自修炼‘正气诀’。

        赵长青则搬来一张椅子,坐在书院门前收徒。

        这一幕,被很多人看在了眼里。

        一个时辰后。

        县衙。

        内院。

        一名身着男装的女子,手握一柄长剑,正与县令苏衡谈话。

        这女子,赫然就是跟踪赵长青整整一天的那个神秘女子。

        她叫做轩辕静姝。

        乃是朝廷派来方与县担任捕头的吏员。

        苏衡已至中年,留着长长的山羊胡子,据说是道门出身,他开口道:

        “去崇德书院?这个书院,本官好像有些印象,他们赵家几代人的努力,才买下了那一块地,谁料几十年前,居然在那片土地上盖了一座书院。”

        随着县城的规划发展,赵长青的那块地,已经价值千金。

        算是方与县城内最贵的一块地皮之一。

        在若干年前,他们赵家,乃是方与县第一首富。

        在那个时候,即使是渔帮都不敢明目张胆的跟赵家作对。

        可惜后来,赵长青的爷爷非要盖书院。

        结果,书院成了赔钱货,万贯家财,逐渐被挥霍一空。

        曾经鼎盛一时的赵家,再也没了往日荣光。

        到了赵长青父亲那一辈,整个赵家干脆就直接四分五裂了。

        可是他父亲却毫不在乎,依然死守着书院。

        传到赵长青手里,书院已经处于毫无生机的状态了。

        “近日,我明察暗访了多户人家,发现方与县最大的弊端之一,就是渔帮。而渔帮又与现任书院山长赵长青发生了许多矛盾,或许,我能在他的身上,找到对付渔帮的突破口。”

        其实,这只是轩辕静姝一部分的理由而已,另有一部分,是因为她对赵长青很感兴趣。

        “既然轩辕姑娘已经决定,本官便不再相劝了,只是...若是让旁人知道,您成为他的弟子,岂不是...”苏衡话还未说完,便被她打断道:

        “无妨。我去书院,并不是要真正成为他的弟子,而是要暗中调查渔帮近些年来做出的所有恶行,然后收集证据,对我来说,成为书院弟子,刚好可以掩饰身份。”

        轩辕静姝说话声都透着一种不可置疑的霸气。

        整个人冷的像座冰山。

        ...

        渔帮地下密室。

        帮主齐彪环顾四周,向众人说道:“最近的事情,想必你们也都知道了,不知是谁,说咱们方与县地方势力暗中勾结,迫害百姓,结果这事,闹到了州府那边。

        而恰巧当时,有锦衣卫的人在州府逗留,听闻了此事,返回京城后,居然直接派了人过来。明面上,是一个女捕头,可是我们谁也不知道,背地里,有多少人来到了这儿。

        最近一段时间,都告诉兄弟们收敛一些,至于江武夫妻的死...先暂时搁置吧,避避风头,是眼下最要紧的事情。”

        “帮主,听闻那个赵长青又开始收徒了,万一要是这段时间,让书院得以死而复生,那可该如何是好?”有人问道。

        齐彪沉吟半晌,开口道:“你以为,通过正常手段收购,赵长青就能将书院拱手相让了?那块地皮现在值多少银子,我想没有人会比他更清楚,所以我们只有明抢这一条路可走。

        但是,如果书院的弟子多了,只怕也不利于我们在熬过风头之后下手...此前我们派出去的那两只邪祟,可都没有将他的那个学生吓走啊。”

        其实,要是从一开始,他们就给曹渊十几两银子,而不是找什么僵尸和狐妖帮忙,那么,曹渊早就屁颠屁颠的离开书院了。

        只能说,他们将事情想复杂了。

        而他们之所以那样做,主要出于两方面考虑。

        第一就是将曹渊吓走,只要书院里没有什么弟子,他们在想些手段,让赵长青无法悠闲生活,那么书院肯定有撑不下去而关门大吉的那一天。

        第二,若是赵长青想卖书院地皮了,那么只要传出书院闹鬼的事情,那块地皮的价值肯定下跌,只是没想到,近日以来,赵长青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不再藏拙了。

        这也促使渔帮改变了战略。

        “请帮主放心,我会让赵长青一个弟子都收不到。”

        有人回应。

        现在不想让他收弟子的原因,还是不想看到书院有任何气色,这就像是围城作战。

        攻城的一方不急于攻击,只是死死围住,有朝一日,必然使城中弹尽粮绝。

        和赵长青后世中国际上的各种制裁,其原理是相同的。

        渔帮众人也很清楚,自从书院到了赵长青手里之后,便一日不如一日,以往可能还会有三三两两的人来学习读书,学个一段时间,认识几个字,感觉够用就跑了。

        但是最近一年半载,书院连根毛都不见。

        这样下去,赵长青还能撑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