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儒家莽夫,半部论语治天下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女弟子

第十一章:女弟子

        傍晚。

        赵长青买了十两银子的米粮。

        整整一千斤,不多不少。

        以往,十两银子能买来一千二百多斤粮食。

        可见,粮价又上涨了。

        据说是北疆那边,有胡人南下。

        一打仗,物价飞涨,尤其是各种蔬菜与粮食。

        其实前不久已经涨了一次了。

        是因为邪祟闹的。

        粮铺的伙计将米粮运到书院之后,曹渊就屁颠屁颠的烧火做饭去了。

        赵长青琢磨着,按照他的胃口,这一千斤粮食,估计也就能吃一个月左右。

        太吓人了。

        想办法赚钱,也成了当务之急。

        赵长青将书院大门关闭。

        恰巧此时,穿着一身白衣的轩辕静姝来此,看到了大门前张贴的收徒告示,忍不住笑出声来,喃喃道:“口气倒是不小。

        看来,那位书院山长,不仅是个好心肠,还挺率性,只是明目张胆的贴出这种告示,不怕引来麻烦吗?还是说...他有着可以解决任何麻烦的手段?”

        想到这,她当下不敢小觑赵长青。

        这年头,儒家文人偶尔会见到几个,但是,像他那种出手果断的文人,却极少见。

        定然不能以看待一般文人的视角来看待他。

        只是,作为一个外乡人,她根本就不明白,那所谓的收徒告示,在很多人眼里看来,更多的是哗众取宠。

        即使赵长青打了几个小混混,被很多人看到,附近的邻居们也只以为,那是他个人厉害。

        至于去书院读书,当个文人...

        呵呵,还是算了吧。

        ——

        小半个时辰之后。

        赵长青望着眼前几大桶米饭陷入了沉思。

        “菜...菜呢?”

        “老师,您没说让我做菜啊。”

        “那...那你现在去做吧。”

        “好的老师,可是学生不会做菜...”

        曹渊一脸憨厚的眨了眨眼睛。

        赵长青正在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目前,可就这一名弟子,不能让他跑了。

        冷静,冷静!

        越想越气。

        算了,不吃了!

        啪——

        他将碗筷扔在桌子上,发出一声闷哼。

        曹渊顿时眉头微皱,老师何故无端生气?

        紧接着,房门外传来一道声音:“在下轩辕静姝,无意闯入书院,还望恕罪。”

        嗯?

        谁在说话?

        赵长青豁然起身。

        曹渊迅速将伙房打开。

        前者转身看去,感到惊讶。

        什么时候书院闯来一个人?我怎么不知道?

        难道又是来找茬的?

        至于轩辕静姝,也是一脸惊讶。

        她自认为,自己隐藏气息的功力,已非昔日可比。

        但不曾想,还是让对方察觉了。

        要不然的话,对方正在吃食时,何故‘哼’了一声?

        看来,对方的实力或是隐藏的手段,当真是深不可测。

        “你是何人?”曹渊双拳牢牢握紧,挡在赵长青身前,质问道。

        轩辕静姝看到他以后,当即愣神起来。

        他的根骨...

        不一般!

        炼武的好苗子!

        这样的人,居然甘心在书院当弟子?

        太不可思议了!

        即使是州府乃至京城那边,都极少见这种炼武的好苗子啊!

        这个赵长青,究竟有何魅力?

        看来,自己当真是来对地方了。

        赵长青负手而立,神情淡然道:“姑娘擅自闯入我这书院,乃是私闯民宅,按照大魏律法,杖一百,徒三年,你想公了还是私了?”

        姑娘?

        曹渊瞪大了双眼。

        轩辕静姝也感到诧异。

        他是怎么认出来我是女子的?

        眼前这名书院山长,还真是厉害啊。

        赵长青要是知道她心里想法,肯定嗤之以鼻。

        你当我是古代言情剧里的小白啊,啥也不懂?

        说话这般细腻,皮肤白嫩,脸庞俊秀,关键还没喉结,嘴唇上还有点点红妆。

        不是女人是什么?

        当我眼瞎?

        “敢问先生,何为公了,何为私了?”轩辕静姝不解道。

        “公了自然是拉你去县衙。”

        “至于这私了...在下最近有些拮据,将身上所有银子都留下来,我便大人有大量,对你既往不咎。”

        当然,对赵长青来说,既往不咎不是指现在不予追究。

        闻声,轩辕静姝莞尔笑道:“在下属实没有想到,先生竟然是想要这个。在下还以为,像先生这种人,一向都视黄白之物为粪土。”

        “不,我缺钱!”

        “银子是万能的,没有银子万万不能。”

        赵长青毫不掩饰的直言道。

        看对方身上的服饰,就透着一种贵气。

        不狠狠敲诈一笔,简直就对不起自个儿。

        轩辕静姝看他的神情颇为认真,不像是开玩笑,便很困惑。

        他缺钱?

        那他为何还要将渔帮护法的钱偷偷送给那些穷苦人家?

        莫非...昨夜夺来的钱财,他并未私藏一文?

        这世上,居然真的有这种舍己为人,不为自己考虑的君子?

        先生...简直就是人间宝藏啊!

        宁愿自己穷苦,也要救济他人。

        大公无私啊!

        这种品质,在整个大魏朝都是少见的。

        没想到,竟然让自己遇到了。

        光是这份品性,就值得成为自己的师长。

        一时间,轩辕静姝看向赵长青的目光,都充满着敬佩。

        此刻,站在一旁的曹渊也被他的话所深深感动到了。

        先生收我为徒,分文不取。

        可见,绝不是贪恋钱财之人。

        但是为何,又要给眼前这个女扮男装的人要钱?

        只怕多半是为了自己啊!

        唉,都怪自己太能吃了!

        不行!我得给老师争口气。

        得抓紧修炼‘正气诀’,然后学有所成才行!

        “先生,今日出门比较着急,身上钱财带的不够,您看,这张银票成么?”轩辕静姝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

        赵长青给曹渊使了一个眼神。

        后者顿时感激涕零。

        老师...

        老师是想通过眼神告诉我,咱们书院有钱了,可以让我大吃大喝了吗?

        老师...您太让学生感动了!

        赵长青微微皱起眉头,“你在做什么?接过来啊!”

        曹渊连忙点头,将银票拿来,递给他。

        他看着那张银票,顿时吃惊起来。

        三百两!

        货真价实的三百两!

        这...这女的,什么来头?

        随随便便出手就是三百两?

        咳。

        赵长青装作很淡然的模样将银子揣入怀中。

        不能让对方觉着自己对这三百两就满足了!

        要是运气好些的话,没准还能敲诈更多!

        “你闯我书院,所为何事?”赵长青问道。

        轩辕静姝直言道:“在下看到书院门前张贴着收徒告示,便想着来这里拜师,只是没想到,打扰了先生吃饭的雅兴。在下绝无恶意。”

        她亲眼目睹着对方将银子收下的神情,波澜无惊。

        显然,对方绝对不是见钱眼开的那种人。

        肯定如自己所猜测的那般,先生是一位堂堂正正的君子。

        拜师?

        你这么有钱,找我来拜师?

        鬼才信啊!

        赵长青漠然道:“听你口音,应该是外乡人,为何来到方与县?有何背景?又为何找我来拜师?”

        这些问题不问个清楚,他寝食难安。

        轩辕静姝自报姓名,直言道:“在下乃是京畿道商州人士,家中是做丝绸生意的商户,因与家中闹了些矛盾,便四处游历。

        在下...小女子自幼便对儒家教化感兴趣,来到方与县之后,看到书院有收徒告示,便想着来碰碰运气。”

        她心中暗自猜测,也不知这套说辞,先生能否相信。

        实在不行,就实话实说了。

        “原来如此。”

        赵长青点点头道:“做我弟子不是不可以,只是学费不免,一月...这个数。”

        他伸出五根手指。

        像对方这种大户,不趁机宰一顿,怎么能行?学费全免?那是对于吃不上饭的人。

        最终解释权在自己这。

        来历不明?

        没关系。

        给钱就好了。

        对方要真是有什么恶意,在刚才就已动手了。

        即使是想潜伏下来,又能得到什么东西?

        地契?这玩意自己随身带在身上,睡觉的时候,都放在自己的裤裆里,她怎么拿?

        除此之外,书院也没有什么值得诱惑人的东西了啊。

        等观察她一段时间,若是可以信任,就教授她功法。

        毕竟,让曹渊成为十品蕴气中阶,不知要到猴年马月了。

        轩辕静姝喜上眉梢道:“先生当真愿意收我为徒?咱们儒家不是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么?”

        这个时候,就已经称呼‘咱们’了。

        赵长青愣了愣神。

        一个月五十两啊!

        他还以为对方会讨价还价。

        就这么想当自己的学生?

        赵长青摆了摆手,不以为然道:“圣人还说有教无类,无妨。”

        有教无类?

        轩辕静姝若有所思。

        这是儒家中的话吗?

        还真是挺有道理呢。

        看来,这才是真正的儒家啊。

        那些说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文人,定然是冒牌的儒家文人。

        都怪他们,让今时今日的儒家,成为了百家之末,不受世人待见。

        一旁的曹渊也若有所思。

        有教无类...《论语》中对此有记载。

        是说不管什么人都可以受到教育。

        我是不是也可以理解为,不管什么人,只要做错了事,都可以受到教训?

        咱们儒家的论语,还真是博大精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