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儒家莽夫,半部论语治天下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砸场子

第十二章:砸场子

        晚风徐徐。

        赵长青面向轩辕静姝,正色道:“从今日开始,你便是我的关门弟子了。”

        关门弟子?

        后者微微皱起眉头,暗道,莫非老师从今以后,只招收我一名弟子了?

        所谓关门弟子,其实是指师父所收下的最后一名弟子。

        但是,她明明记得,书院外贴的那张告示有说,招收弟子,不限人数啊。

        莫非,儒家的关门弟子,和一般门派的关门弟子,略有不同?

        她将疑惑问出。

        赵长青直言道:“每天晚上负责关书院大门的弟子,别想太多,对脑子不好。”

        哦哦。

        原来是这个意思。

        轩辕静姝点了点头。

        一旁的曹渊笑道:“老师,那我是什么弟子?”

        “你...你就做为师的开门弟子吧。”

        “每天早上负责开门,加油。”

        ...

        轩辕静姝今夜并未住在书院。

        她打算明日将自己平时所用到的东西全搬来以后,再正式待在书院居住。

        虽然两男一女多有不便。

        不过,她相信老师的为人。

        至于自己的那个便宜大师兄...

        虽然根骨不错,可惜还未走上修行之路。

        不会对自己造成什么威胁。

        当日深夜。

        赵长青捧着怀里的银票,安然入睡,哈喇子流了一枕头。

        梦里,他幻想自己成为了像孔子一样的存在,有着七十二弟子,三千门徒,横行天下,无所不能...

        砰——

        一声巨响。

        将他拉回现实。

        “谁啊?咋滴啦?干嘛啊这是?”

        赵长青起身走出房屋。

        发现是曹渊屋里闹出的动静。

        他打开对方房门。

        “老师,我...”

        曹渊看着周遭一片狼藉的一幕,不知该如何解释。

        方才,他正在修炼‘正气诀’,突然感到身体内一阵燥热,想要释放出来。

        结果,睁开眼睛,就看到家具被打翻在地的一幕。

        “你...你...”

        赵长青心怀震撼,连句完整的话都没说出来。

        “老师...您怎么了?”曹渊不解。

        赵长青摇头道:“没事,睡觉吧,明天在收拾。”

        他走出房屋,感觉诧异。

        这才一天的时间啊。

        他就成为蕴气境初阶的高手了?

        就他那副憨憨的模样,有这么高的悟性?

        不可能!

        肯定是因为正气诀!

        这功法也太逆天了吧!

        既然这样的话,倒是不用在短时间内教导轩辕静姝儒家功法了。

        这娘们来历太神秘,在没搞清楚之前,还是稍安勿躁的好。

        翌日。

        曹渊按照赵长青的吩咐,早早将书院大门敞开。

        他现在的穿着打扮,也越来越像个读书人了。

        只是...一身肌肉,配个书生衣衫,着实有些怪异。

        约有半个时辰之后。

        赵长青才从床上爬起来。

        这时,轩辕静姝让人搬了几个大箱子过来。

        箱子里装的,基本都是她平常需要用到的东西,比如衣服、被褥、胭脂...

        这些东西的占比,大概是五分之一。

        另外五分之四...

        刀枪棍棒、斧钺勾叉、鞭锏锤抓、镋棍槊棒以及拐子流星等,应有尽有。

        当她将箱子里的东西一一拿出来时,赵长青懵了。

        这能是一个姑娘家家拿出来的东西?

        “老师,学生平时会练些武艺,所以,将这些兵刃摆在讲堂门前,没问题吧?”轩辕静姝嬉笑道。

        赵长青眉头一跳,“你是武夫?现在是何境界?”

        轩辕静姝刚想回答,便听到曹渊的声音,“老师,咱们书院对面开了一家武馆。”

        武馆?

        赵长青微微皱起眉头,前去查看。

        这时,有爆竹声音响起,一个浓眉大汉向过往行人抱拳说道:“如今我惊德武馆刚刚开业,希望诸位有愿意学武强身健体的,可以踊跃参加...”

        “这货不是渔帮的护法吗?怎么有功夫跑来开武馆了”

        赵长青郁闷道:“还叫惊德武馆?生怕让我不知道,是奔着我来的?”

        “老师,咱们该怎么办?”曹渊问道。

        轩辕静姝一脸冷漠道:“无妨,若来找事,赶出去便是。”

        她对谁都是一副冰山脸,但唯独对赵长青,却很温顺。

        毕竟,对方现在可是她的老师。

        “说得好,他们要是来找事,你就负责把他们赶出去。”赵长青拍了拍轩辕静姝的香肩。

        后者郑重点头,心想,刚才老师问我武道境界,我没有说。

        如今老师让我负责此事,想来是想考验我吧?

        嗯!

        老师放心。

        有我在,足可保书院无恙!

        渔帮...

        来一个死一个,绝不姑息!

        赵长青:我只是天真的以为你在吹牛皮,不愿意拆穿罢了。

        午间。

        曹渊将饭食做好。

        赵长青看着眼前的几桶大米饭,再一次陷入沉默。

        他起身,前往厨房,打算烧两个菜。

        这时。

        轩辕静姝说道:“老师...您若是不嫌弃,就让学生来做吧。”

        “你会做菜?”

        “会一点儿,以前为了逗家里长辈开心,专门学过。”

        “都会做什么?”

        “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猪、卤鸭、酱鸡、腊肉、松花...”

        好家伙,搁我这报菜名呢?

        呵呵。

        “你去做吧,做不好罚钱。”赵长青说道。

        提起钱,轩辕静姝想到一件事情,从怀里掏出一张五百两的银票,递给赵长青。

        “这是?”

        “老师,这是学生这个月的学费。”

        学费?

        五百两?

        我去...

        赵长青强自镇定,摆了摆手,“去做菜吧。”

        轩辕静姝点点头。

        他看着手里银票,欣喜若狂。

        原本自己伸出五根手指,是要五十两。

        结果人家直接给我五百两。

        我以为自己在第三层,但是人家直接站在第十层俯瞰自己了...

        过了会儿。

        轩辕静姝陆续端了几盘菜过来,笑道:“老师,我怕饭凉了,所以就简单做了些。”

        这...

        这简单吗?

        赵长青看着面前的几道菜品,忍不住流了口水。

        红烧狮子头、芹菜肉丝、辣椒炒肉、红烧肉...

        都是自己爱吃的啊。

        这时,曹渊已经忍不住了,拿起筷子,就想先尝尝味道如何。

        啪——

        轩辕静姝也拿起筷子,直接将他的筷子挑飞,冷声道:“老师还没有动筷,再敢逾礼,你今后都可以不用吃饭了。”

        曹渊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赵长青咳嗽两声,开始动筷。

        先给轩辕静姝夹了块肉,语重心长道:“你做菜辛苦了,理应先吃。”

        她一脸感动,“这都是学生分内之事。”

        看到她将那块肉放到嘴里咀嚼的时候,赵长青才放心吃了起来。

        不得不说。

        好吃啊!

        曹渊吃饭有吧唧嘴的习惯。

        轩辕静姝直言道:“老师还在这儿,请你吃食时,可以守点规矩。”

        曹渊大口吃饭,容易将米粒粘在脸上。

        轩辕静姝毫不客气道:“你是怎么成为老师弟子的?坐没坐相,站没站相,吃没吃相!当真讨打!”

        “我...”

        “你什么?!”

        轩辕静姝冷着脸,豁然起身。

        曹渊低头沉默了...

        赵长青连忙打圆场道:“他好歹是你大师兄,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师兄?好了,安生吃饭。”

        “是,老师,学生知道错了。”轩辕静姝规规矩矩的向赵长青作揖。

        曹渊感到委屈。

        看着眼前香喷喷的饭菜,但是他却没了食欲。

        心里想的是,得让眼前这个师妹,知道怎么尊重一下自己这个师兄才行。

        其实...

        赵长青吃相也不雅观。

        但是当他要吧唧嘴的时候,恰巧听到轩辕静姝在教训曹渊。

        ...

        饭后。

        赵长青在午睡。

        轩辕静姝坐在书房内看起儒家典籍。

        曹渊蹲在书院大门前,看看有没有人来书院读书。

        过了会儿。

        他跑到赵长青房屋前,大声道:“老...老师,对面武馆来咱们这砸场子呢,还把咱们招收学徒的告示给撕了!”

        一句话将他惊醒,“砸场子?还砸我的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