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儒家莽夫,半部论语治天下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这也能获得传道点?

第十四章:这也能获得传道点?

        雷豹得知了赵长青为何要等些时间才能让麾下弟子迎战的原因。

        原来是现场教学...

        待他们前往内院之后,雷豹忍不住嘲讽道:

        “儒家能教什么东西?最多也就是一些庄稼把式罢了,还不能将浩然气运于拳脚当中,不成气候。即使他徒弟不是什么儒修,而是武夫或炼气士,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学会什么东西?”

        他定下一个时间限制。

        一炷香的功夫。

        若是过时,权当书院认输。

        “头儿,我看也不用比了,赵长青两个徒弟,肯定不是我们的对手啊!”阿猫讥笑道。

        雷豹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混账,怎么给你说的?忘了?现在要叫我馆主!”

        ...

        轩辕静姝在门前盯着他们,以防他们捣乱。

        主要是,赵长青还没有想好,何时教导她儒家功法。

        毕竟这东西可是破天荒的存在,只能教给值得自己信任的人。

        要不然,迟早会被别人抓走研究。

        内院。

        赵长青将宝剑放在一旁,看向曹渊,开口道:“一炷香的时间,为师也不求你能学会多少东西,但所谓临阵磨刀不快也光,你...尽力而为吧。”

        后者点了点头,“老师,学生肯定会全力以赴的。”

        唉。

        赵长青忽然感觉,曹渊能活这么大,也着实不容易。

        “为师今日就教你一套拳法,名为‘理拳’,道理的理,此拳刚中带柔,阴阳共济,追求的是一击必杀,余劲无穷...你且看仔细了。”

        赵长青开始将理拳缓慢施展了出来。

        曹渊目不转睛的看着。

        有时也会跟随着他的动作比划。

        渐渐地。

        曹渊进入一种奇妙状态。

        他居然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将理拳这套拳法牢牢记住了。

        只是拳脚上还略显生疏。

        不过,可以一整套拳法打完了。

        这时,赵长青正在专注的讲解理拳的一招一式,完全没有注意到,曹渊已经紧随他的步伐,没有丝毫差错。

        赵长青收拳。

        曹渊也收拳。

        前者问道:“能记个一招半式吗?”

        一招半式?

        后者陷入沉思。

        这套拳法很好学啊。

        可是为什么老师偏偏说我能否记住一招半式?

        莫非,老师的意思是说,这套拳法虽然好学,但是太过精妙,不宜在人前过多展现,所以让我只用一招半式克敌制胜?

        嗯。

        应该是这样的。

        老师良苦用心啊。

        “老师,这套拳法,是您自创的吗?”曹渊问道。

        赵长青想了想,厚颜无耻道:“姑且算是吧。”

        就目前来说,他找不到什么好的理由,可以掩饰过去。

        曹渊点了点头,作揖道:“不愧是老师,学生佩服。”

        “好了,一炷香的时间已经到了,去吧...”

        赵长青本来还想叮嘱他不要输的太难看。

        但是,这种事情,是他可以决定的吗?

        ...

        师徒二人再次来到雷豹等人对面。

        “教好了?一炷香的时间够吗?不够在给你一炷香?”

        雷豹讥讽道。

        赵长青眼前一亮,“此话当真?”

        雷豹顿时语塞。

        我特么是让你再去教一炷香吗?

        我是在笑话你,没听出来吗?

        正当他不知该说什么,左右为难之际,曹渊开口说话了,“老师放心,无需再有一炷香,学生现在就可以对敌。”

        闻声。

        赵长青一愣。

        用着一种深邃的目光看了看曹渊,张了张嘴,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是好。

        直至雷豹放声大笑之后,他才摇头叹道:“将来你若是游历江湖,别说是我书院的弟子。”

        “为何呀老师。”

        为何...

        赵长青彻底无语。

        他是怕会传出,书院弟子智商普遍低下的话来。

        “你只要记住就可以了,为师会很感激你的。”

        “知道了老师。”

        “...”

        雷豹那边已经不耐烦了,“别婆婆妈妈的了,赶紧开始吧。”

        曹渊一步迈出,“谁来应战?”

        阿猫笑呵呵说道:“小爷我陪你玩...”

        砰——

        他话还没说完,便被曹渊一拳击倒在地,门牙掉了几颗。

        “艹,大意了,没有闪!你...你他娘不懂江湖规矩!”

        阿猫快速站起身来,吐出两颗碎牙,心都在滴血。

        “你的规矩我不懂,但我刚才出手,是我们儒家的规矩!”

        曹渊一手伸前,一手负后。

        那发达的肌肉,迷之自信的身影,倒是颇有几分赵长青的神韵了。

        规矩?

        我们儒家的规矩?

        正当赵长青犯疑惑的时候,雷豹便冷声道:“乡亲们,你们看到了吧,崇德书院不守江湖规矩,来骗!来偷袭!就这样的书院,能教出什么好学生?”

        顿了顿,他看向曹渊,不屑道:“年轻人不讲武德,迟早是要吃大亏的,我劝你好自为之!”

        曹渊开口道:“我们儒家《论语》中有句话,叫做君子不重则不威,你可知道是什么意思?”

        嗯?

        “什么意思?”雷豹下意识开口道。

        曹渊道:“我老师曾经说过,这句话有两种解释,第一种,是说给书院外那些老百姓听得,意思是,君子若不自重,就不会有威信,不足以令人敬佩。

        但是对于你们这些道上混的人来说,还有另外一种解释,便是,君子打人,就得出重手,不然没法让敌人感到恐惧。这,便是我儒家的规矩!”

        他还扭头看向赵长青,并眨了眨眼睛。

        雷豹懵了。

        一句话还有两种解释?

        娘的。

        书院这些人,是欺负我没有读过书吧?

        赵长青也懵了。

        我什么时候教给你这句话有两种解释了?

        这种事情,不应该只有我知道吗?

        难道你也有‘抡语’系统?

        不可能啊!

        你特么自己瞎想的,别怪在我头上啊!这岂不是血口喷人?

        我还想把书院办好啊,不想别人说我是瞎教乱教,误人子弟啊!

        轩辕静姝则是持欣赏态度品味了一番第二种解释。

        不错,话糙理不糙。

        与敌对战,自然要直接以强势镇压,从心理上让敌人破防。

        看来,今后自己一定得多看看‘论语’才行。

        老师不愧是天才。

        这或许...才是真正的儒家吧。

        不然,以老师的能力,何故要做什么文人?

        这个世界对儒家的误解实在是太深了。

        改日一定要让老师教我何为真正的儒家。

        “阿猫,少和他废话,出手!把他打服!让他知道,他们儒家的规矩,并不能适用于江湖上。”

        听到雷豹的命令,阿猫不在多言。

        一拳轰出。

        曹渊当即迎了上去。

        砰——

        砰+10086

        二人对冲上百拳。

        最终,阿猫被曹渊按到在地。

        “服不服?服不服?服不服!”

        每说一个服不服,曹渊都会挥出一拳,砸在阿猫的脸庞上。

        一时间,对方的面孔,已经是血肉模糊。

        赵长青再次懵了。

        所有人也都懵了。

        没有人看好曹渊。

        包括赵长青在内。

        但是...

        人家偏偏赢了啊。

        书院外。

        议论之声此起彼伏。

        “原来儒家这么能打啊!”

        “我看是崇德书院的文人能打,不是所有的儒家都能打!”

        “儒家不是之擅长跟别人讲道理吗?什么时候也会打架了?还这么猛?!”

        “我突然有了种想当儒家弟子的冲动。”

        “我也是。”

        “...”

        “你服不服!服不服!”

        曹渊持续挥拳。

        阿猫撑不住了。

        “服,哥,我服了,我真的是服了,你别打了,再打以后找不着婆娘了。”

        听到对方说服了,曹渊才就此罢手。

        与此同时。

        赵长青脑海中‘嗡’的一声响:

        ‘叮!’

        ‘你的徒弟将觊觎你书院的人打服,获得传道点+1’

        赵长青喜出望外。

        原来通过收徒的方式,也能获得传道点?

        这要是今后收个几千徒弟,岂不是自己什么都不干,就能躺着让他们给自己赚传道点了?

        妙啊。

        “敢问,你这是什么拳法?”

        阿猫站起身来,问道。

        “此拳法,名为理拳,乃我老师自创。”

        曹渊神情淡然道:“想学啊你,我教你啊。”

        “因为你暂时没资格成为我老师的徒弟。”

        闻声。

        阿猫竟然更咽起来,而后双腿不自觉跪倒在地,渐渐痛哭流涕道:“我输了...”

        书院外的众人见到这一幕,再次议论起来。

        “理拳?原来所谓的儒家文人擅长讲道理,讲的是拳头啊!”

        “看来我们以前对儒家的误解确实很深。”

        “这套拳法...是书院山长自创?”

        “...”

        他们都不是修行者,所以无法了解到,儒修根本就没有什么功法。

        这几乎是一条铁律。

        是规则。

        所以,雷豹也没有往那方面去猜。

        再加上,他接触的儒修较少,自身修为不是很高,无法看透那套拳法中藏有的端倪。

        于是,心里便就觉得,这家书院,是不是外儒内武?

        表面是学儒家的,其实背地里练习的都是武道?

        还自创拳法?

        估计说出来只是想为书院添点名气。

        鬼才信赵长青年纪轻轻的,就能创出拳法。

        不过...

        这曹渊,是真的猛啊。

        居然让他给赢了。

        失算。

        想到这,他冷哼道:“第一场,你们崇德书院不讲武德,侥幸获胜,算不得什么英雄好汉!”

        这时。

        轩辕静姝挺身而出。

        她暗自在想。

        理拳?

        老师自创?

        这套拳法,似乎可以将浩然气完美运用起来。

        这是自己的错觉吗?

        儒家浩然气,怎么可能通过拳法来使用出来?

        如果不是错觉...那可就是惊天动地的大事啊!

        算了。

        还是先打赢第二场比斗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