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儒家莽夫,半部论语治天下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来自老师的背刺

第十九章:来自老师的背刺

        “今天我就是饿死,死外边!也绝对不吃你做的饭菜!不信你试试!”

        曹渊难得在轩辕静姝面前霸气了一次。

        “有骨气,为师很欣赏你。”

        赵长青看着他那满脸伤痕,若有所思,然后继续说道:

        “静姝,为师饿了,去做饭吧。至于那只狐狸,可以留下来,不过今后的一日三餐,都要由你来做。”

        闻声,轩辕静姝喜上眉梢,“多谢老师。”

        曹渊一脸懵逼。

        他感觉自己被深深背刺了。

        老师。

        你不能这样对我啊。

        我是在帮你说话。

        让只狐狸留在书院,成何体统啊!

        赵长青之所以愿意将狐狸留下来,是因为确实没有察觉到它的身上,有任何不妥之处。

        怎么看都像是一只平凡的白狐。

        既然轩辕静姝喜欢,留下来也没什么关系。

        一只宠物而已。

        ...

        当日傍晚。

        轩辕静姝做了一桌子美味佳肴。

        比什么酒楼里的饭菜还要好吃。

        最起码赵长青很喜欢吃。

        “老师,您要是喜欢吃,徒儿天天给您做。”

        轩辕静姝坐在凳子上面,双手托腮,露出甜甜的微笑,还有两个小酒窝,耐心的看着赵长青不停地往嘴里送菜,一点儿也不嫌弃。

        甚至还时不时的用手帕擦去他嘴角的米粒或是菜渍。

        曹渊看着身前的一大碗面条,又瞧了瞧旁边那桌子的美味菜品,陷入了沉思。

        过了会儿,他问道:“老师吃饭都吧唧嘴,你怎么不说?”

        轩辕静姝毫不客气的瞪了他一眼,“先生是什么人?你是什么人?”

        “你是夫子吗?你是先生吗?你是山长吗?”

        “你有先生这么学富五车吗?”

        “你有先生这么惊为天人吗?”

        “你有先生身上的气质吗?”

        “你有先生这么变态吗?”

        哦哦。

        这女人真双标...曹渊淡淡应声道:“那确实没有。”

        “既然你什么都没有,拿什么跟先生比?”轩辕静姝没好气道。

        赵长青深深皱起眉头,怎么感觉是在骂我呢?

        错觉吗?

        应该是。

        光顾着吃饭了。

        这菜真好吃。

        “静姝过誉了,为师也只是比常人多那么百分之一的努力而已。”

        赵长青吃饱喝足,感到十分幸福。

        “还有百分之九十九是什么?”曹渊好奇道。

        “是天赋,是智慧,是资质...”

        还有最后三个字,赵长青没说,是开挂...

        “像为师这种生而知之的人,你等常人是无法理解和追赶的。”赵长青装了个逼。

        结果。

        这逼装的还很成功。

        曹渊心想,老师博闻广记,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算是生而知之啊!

        老师真牛(破音)。

        轩辕静姝心想。

        生而知之?倒是有这么一类人,生而天赋异禀,据说乃是仙神下凡转世。

        莫非,老师也是这么一类人?

        估计是了。

        要不然,如何独自创出适合儒家修行的功法神通?

        这简直就是破天荒的壮举啊!

        若是世间儒修,都有功法可以修炼,那么谁还敢说儒家不能打?

        难道...

        老师是什么儒家先贤圣人转世?

        来此人间,是为了拯救和中兴儒家?

        想到这里,轩辕静姝看向赵长青的眼神,充满了钦佩和震撼。

        能跟随在这样的人身边学习,那得是前世多大的福分啊!

        方才轩辕静姝所说‘变态’二字。

        是指赵长青厉害的离谱。

        并没有别的意思。

        她可不知道赵长青拿鞭子抽狐狸精这回事。

        只知道狐狸精是死在他手上的而已。

        一想起杀狐妖这事,轩辕静姝便忍不住地在心里感叹道:

        “近日以来,老师所作所为,似乎都是为了方与县的百姓,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老师可谓完人啊!”

        赵长青回去休息了。

        轩辕静姝望着一桌子还没吃完的饭菜,皱眉道:“你收拾碗筷。”

        曹渊深感郁闷道:“为什么是我?”

        “难不成还是我?”

        “为何不是你?我可是你师兄!”

        他话音刚落,轩辕静姝便豁然起身。

        见状,对方还什么话都没说,他便急着开口道:“师兄照顾师妹,天经地义,我来收拾碗筷,师妹快回去歇息吧!”

        “小狐狸,我们走吧。”

        轩辕静姝笑了笑,抱着那只狐狸,便返回自己的住处。

        书院规模很大,比县衙还要大上许多。

        当初为了建造这家书院,赵长青的爷爷不惜重金,使其成了方与县第一庞大建筑群。

        这也是为什么,渔帮一直盯着这家书院的原因。

        光是书院空闲的房间,就足够数百人生活的了。

        所以,像是赵长青、曹渊他们,在这里都有着足够的活动空间。

        轩辕静姝喜欢安静,便选择后院一处房间,简单收拾之后,已焕然一新。

        曹渊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咬牙切齿道:“早晚有一天,让你知道师兄的厉害!”

        他看着那桌子饭菜,哈喇子顿时流了出来,凑上前去闻了闻,垂涎三尺道:“真香啊。”

        这时,轩辕静姝去而复返,悄悄看到他胡吃海喝的一幕,嘴角顿时微微上扬,莞尔一笑,旋即便摇头返回住处。

        ...

        翌日。

        云柳山庄的庄主苏瞻跟随李星河去往城中。

        路上,后者问道:“只是去文斗而已,你需要将书什么的,都搬走吗?”

        在他们身后,有着好几辆马车。

        上面装着书籍、行李和银子。

        苏瞻抚须道:“年轻人,你不懂,文斗一事不可操之过急,按照我们儒家的规矩,需要先去主人家拜访几日,探清虚实之后,才能再去选择文斗的内容,如此方能保证万无一失啊。”

        李星河信了...他点了点头,“我知道,这就是所谓的,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是也。”苏瞻笑着回应。

        李星河认为,对方是没有胆量骗自己的。

        毕竟...

        只要他还在方与县,那么按照渔帮的手段,定然能够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所以,骗自己,也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况且,他说的也有道理啊。

        只有搞清楚赵长青目前的学问在什么程度,才能让这老头对症下药。

        不然的话,跟雷豹只开了一天的那家武馆一样丢人,就没什么意思了。

        这应该和我们道上所说的‘踩点’是一个道理吧?

        “年轻人,你要是不信老夫的话,可以跟老夫同去崇德书院小住几日,也好监视老夫。”

        苏瞻去过书院,那地方那么大,即使他跟着自己同去,也不可能时时刻刻监视着自己吧?

        闻声。

        李星河连忙摇头道:“你自己去就好了。”

        开什么玩笑?

        让我一起随你去?

        我是嫌活得长吗?

        雷豹可是说了,赵长青他们都是外儒内武。

        而且刚来的那个学子,好像是赵长青请来的外援,乃是七品武夫!

        七品啊!

        十个自己也打不过人家啊!

        去了不就是找死?

        不过有一说一,赵长青还真是令人震撼啊!

        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的。

        估计是因为请到了七品外援,所以近日以来行事才敢愈发嚣张的吧?

        即使没有那个外援,他也够厉害的啊!

        手撕僵尸,杀死狐妖!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简直太让人感到惊叹了!

        原来这些年,他一直在隐忍藏拙,就这份心性和定力以及能力,罕有人及啊!

        自己是比不过!

        惹不起!

        得躲着!

        目前,包括李星河在内,渔帮的那些护法,都对赵长青心存忌惮,不敢招惹。

        苏瞻微微皱着眉头,感到他的神情似乎有些害怕。

        不过,他也没有细问。

        一切,还是等到了书院在从长计议吧。

        对方不跟着自己,那是再好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