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儒家莽夫,半部论语治天下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做一个违背祖宗的决定

第二十章:做一个违背祖宗的决定

        苏瞻已经很久没来到城里了。

        即使家中需要买些什么东西时,也是派遣佣人来此。

        他一向跟别人说是喜欢安静。

        其实是当初在城里发展的时候,被人暴打了好几顿,自觉丢人,于是便不来了。

        一开始,他这个‘大儒’是自封的。

        再加上也没有人与他抢这个称呼,所以,久而久之,便成了真·大儒。

        大儒怎么了?

        这年头,谁会给大儒面子啊。

        打又打不过人家。

        怎么办呢?

        只能试着给别人讲些道理和规矩,或是倚老卖老了。

        所以,‘年轻人’、‘规矩’等词汇,便被他一直挂在嘴边。

        进了城中,李星河前往渔帮复命。

        苏瞻则直接前往崇德书院。

        此刻。

        书院门前。

        人声鼎沸。

        都是想来拜师的。

        若非曹渊一直将他们拦在门外,只怕书院的门槛,早就被践烂了。

        “我们要拜师,拦我们做什么啊?”

        “是啊,我们要做书院的学生!”

        “...”

        各种纷乱之声不绝于耳。

        这些人,都不是来学儒家道理的。

        而是想学打架的本领。

        倘若没有雷豹的‘惊德武馆’前来踢馆,估计,赵长青还没办法,让大家短时间内觉得书院很厉害。

        现在好了。

        踢馆一事过后,书院的名头算是彻底打出去了。

        “书院能有今天,咱们要特别感谢一个江湖势力。”赵长青正色道。

        站在一旁的轩辕静姝不解,“哪个势力?还值得咱们感谢?”

        “渔帮啊。”

        赵长青解释道:“要不是他们不停地来送经验,书院能有今天?”

        经验?

        何为经验?

        不过,这一切已经不重要了。

        “想要让书院越来越好,就不能盲目收徒,先让曹渊关门吧,为师得好好想想,该怎么制定一个收徒规则。”

        既然收徒不用走量,那么赵长青就完全没有必要什么人都收过来。

        得好好拟定一个计划。

        不然,有渔帮或者其它势力的人混入咋办?

        最好搞个政审。

        轩辕静姝让曹渊将那些人轰走,所今日暂且不收徒,想要拜师学艺的,等书院通知再来。

        所谓通知,就是在门前张贴个告示。

        之前那个告示,已经被雷豹给撕了。

        所有人陆续散去。

        就在曹渊即将关门的时候,苏瞻姗姗来迟,“没见到老夫来了吗?关什么门?”

        “山长说了,今日不收徒了,再说,您老都一把年纪了,瞎凑什么热闹?”

        曹渊将大门关闭。

        独自留下苏瞻和几车行李,在风中凌乱着。

        “老夫苏瞻啊!方与县大儒!”

        “老夫不是来拜师的!”

        “苏瞻!老夫苏瞻!大儒!”

        “年轻人,劝你赶紧开门!”

        “艹...”

        苏瞻急的爆出一句粗口。

        这时。

        书院大门缓缓打开。

        曹渊走了出来。

        小样...知道老夫的名讳,吓傻了吧?

        苏瞻洋洋得意道:“算你识趣,在晚开一会儿,老夫定要教你这个年轻人一些规矩。”

        砰——

        曹渊挥拳,将他一只眼睛打肿。

        原本苏瞻的双眼淤青已经被一种上好金疮药消去。

        结果这才过去一天。

        便又肿了。

        无缝连接啊!

        “你...你这个年轻人,好生粗鄙!别逼老夫动手!”

        苏瞻一开始有点儿懵逼,然后连忙捂着眼睛,气急败坏。

        连着两天被人打,即使年轻的时候也没有这待遇啊!

        好歹歇一天让我缓缓吧?

        砰——

        曹渊又是一拳挥出。

        苏瞻的另外一只眼睛也肿了。

        “年轻人!不要太过分!”

        苏瞻顶着两个黑眼圈吹胡子瞪眼。

        砰——

        曹渊再一次挥拳。

        苏瞻鼻子流血了,“年轻人,不要逼老夫动手,老夫刚才只是大意了,没有闪,不信你在出拳试试?”

        砰——

        苏瞻吐了口血。

        ‘砰’——

        他给曹渊跪了,“年轻人,有话好好说。”

        这年头的年轻人,都这么虎了吧唧吗?

        我可是个糟...呸!

        我可是个老人家啊!

        他不怕我躺下讹钱吗?

        “都说了不收徒了,你站在我们书院门前大呼小叫的干什么的?还敢对我们说粗话?你是觉着我书院好欺负?”

        曹渊觉得自己出手是正确的。

        毕竟。

        不学礼,无以立嘛。

        你对我动粗嘴,不讲礼貌,我就得揍你,直到揍得你站不起来为止。

        下跪也算。

        只要不是站着。

        “年轻人,老夫与你们书院山长有交情,我是他大爷。”

        苏瞻话音刚落。

        砰——

        脑门上也挨了一拳。

        “你敢占我们山长便宜?活腻了?”

        曹渊将袖子撸到肩膀处,露出发达肌肉。

        “我真是他大爷啊!”

        “还不改?!”

        砰——

        砰+10010

        经过一番人道主义的洗礼。

        苏瞻成了猪头。

        “我真是他大爷...”

        他哭了。

        心灵和身体都遭受到了莫大摧残。

        ...

        苏瞻还是成功进入了书院。

        因为赵长青感觉到书院外有情况,便想着去瞧瞧,结果就见到被曹渊揍成猪头的苏瞻。

        他完美继承了前身记忆,所以知道对方的身份和来历。

        一间客堂内。

        曹渊站在赵长青跟前。

        而后者则亲自给苏瞻倒了一杯茶水。

        “伯父怎么有空来我们崇德书院了?”倒完茶水以后,他好奇询问道。

        曹渊现在很害怕。

        还真是山长大爷啊...

        苏瞻要比赵长青的父亲年长几岁。

        所以,按照礼制,自然要称呼他一声伯父。

        在济州府这边,一般按照方言来说,都称其为‘大爷’。

        苏瞻冷哼道:“贤侄啊,你收的这个徒弟,太过粗鲁,不分青红皂白的就要向老夫动手,你要多加管教。”

        曹渊汗颜。

        赵长青皱眉道:“这事确实是他没考虑周到,应该问清楚在动手的。”

        嗯?

        怎么这句话感觉怪怪的?

        苏瞻喃喃一声,随后说道:“老夫来这里,其实是遇到了一件大事要跟贤侄说,只是现在老夫有些困乏了,需要先好好休息,养好伤以后再说。”

        “什么大事?”赵长青好奇道。

        苏瞻想了想,脱口而出道:“这件事情对你来说,可能是一个违背祖宗的决定,好了,老夫先去休息,日后再说吧。

        贤侄不用客气,老夫来到这,就跟来到自己家一样,随便找个雅间住就行,让他帮老夫卸下行李吧。”

        赵长青微微皱起眉头,“听伯父这意思,是要在我们书院长住了?”

        “在老夫想要向你说的那件事没有解决之前,估计老夫要一直住在这里了。”

        苏瞻似乎对书院的格局很是熟悉,直接起身欲要离开此间。

        见状,赵长青毫不犹豫的说道:“伯父,是这样的,我们书院风景极好,这个您也是知道的,而且每一个房间也很宽敞,住的也舒服...”

        “贤侄想要说什么?莫不是要让老夫干脆就一直住在这里,不回去了?”

        “不是。”

        “那是要让老夫暂且在这里安心住下,有什么需要通知你?”

        “也不是。”

        “那你想说什么?”

        “房钱,还有饭钱,一天收你一两,这价格绝对合适,童叟无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