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儒家莽夫,半部论语治天下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苏老头儿是真抗揍

第二十一章:苏老头儿是真抗揍

        苏瞻愣了愣神。

        他是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赵长青居然跟自己扯这个。

        我把你当半个儿子,你把我当羊毛?

        淡了。

        感情淡了。

        唉。

        世风日下、世道炎凉、人心不古,道德沦丧啊。

        交给赵长青五两银子,自行前往后院,打算择一房间先暂时歇脚。

        他看到某个院子里种了几颗梧桐树,还有不少盆栽以及娇艳的鲜花,颇有诗情画意,便开口笑道:“就是这了,你把老夫行李拿来吧。”

        闻声,一直紧紧跟随着他的曹渊,却连忙摇头道:“你最好不要住在这里。”

        “为什么?”

        “因为山长还有一名弟子住在此处。”

        “这间别院有好几间房子,我只住其中一间,碍着她什么事了?”

        “她喜欢安静。”

        “老夫还喜欢安静呢!无妨,就这了!”

        苏瞻心里一肚子气。

        老夫可是交钱了!

        爱住哪住哪!

        曹渊摊了摊双手,“祝你好运。”

        此时,轩辕静姝正在讲堂内读书。

        完全没在意书院里有人来了。

        待曹渊将行李都拿到房门前时,苏瞻缓缓开口道:“放这就行了,老夫自己收拾,晚食就不必叫老夫了,老夫需要休息。”

        “您请便。”

        曹渊摇了摇头,唉声一叹,转身离开。

        苏瞻微微皱起眉头,几个意思这是?

        不过,他也并未过多在意。

        来到房间,将被褥铺在床榻之上,又从一个包袱里拿来一瓶金疮药,均匀涂抹在被曹渊殴打的伤口中,喃喃道:

        “这年轻人,下手真狠。幸亏老夫年轻时经常挨揍,花重金买了一种极品金疮药的炼制方法。”

        这个金疮药极为特殊,抹在淤青的地方上以后,只需睡一觉,第二天就能基本恢复。

        当日傍晚。

        轩辕静姝简单做了些饭菜,又回到讲堂读书去了。

        一边看着论语上的内容,一边参照曹渊记得那个小本本,揣摩每一个句子中所隐藏的含义。

        根本没有回到房间休息。

        她读书成痴,想要用最短的时间,破解整本论语的奥妙。

        读到一些精妙的句子时,便会忍不住暗自感叹一番:

        “论语,亦同抡语,前者指论道,后者指把人抡一顿再讲话,当真是妙极了。”

        “这抡语中的规矩虽然很多,倘若江湖上的人,都按照这本书上讲的规矩行事,人世间应该会美好许多。”

        “这是救世之学啊!可惜,世间儒生,最多做到和别人讲讲所谓的道理,而根本不懂抡语的真谛。”

        “但是老师就不同了,他可是将这两者都完美结合在了一起啊!老师太令人钦佩了。”

        “...”

        总而言之,赵长青此刻在她心中的地位,可以用‘无可代替’这四个字来形容了。

        天不生山长,儒道万古如长夜啊!

        ...

        这一夜。

        赵长青也是辗转反侧。

        他正在想接下来招收徒弟,要如何设立门槛。

        首先,收徒的第一标准,一定要识字,哪怕识字率不高也没关系。

        因为只要识字,一些晦涩难懂,不认识的字,可以慢慢教,总比从头开始教他们从‘一二三’等字开始学习的好。

        他现在可没耐心去搞什么启蒙教育。

        其次。

        学费的事情得好好揣摩。

        不然,这个收的贵了,那个收的便宜,之间相互一通气,可就糟了。

        当然,也得分情况。

        只要不出乱子就行。

        相当于后世老板强烈要求员工们不将自己的工资说出来是一个道理。

        家中有背景、有条件的,可以适当多要一些学费。

        至于那些家中贫苦,又想读书学习一技之长的人来说,可以适当将学费门槛降低。

        最好弄出一个具体的考试项目,可以将他们的背景都摸清,然后逐个针对。

        想到这,赵长青忽地眼前一亮。

        可以考作文啊!

        不仅能考验他们的文笔,也可以测出他们的识字率。

        就连作文题目都想好了,就叫《我的父亲》,母亲也行。

        内容要求必须绝对真实。

        现在是书院最为关键的发展阶段。

        必须要招一些有天赋的人过来。

        走量固然可以使书院壮大,但那只是一时的。

        想要让书院长期健康的发展,必须要将收徒门槛提高。

        当然,这只是对嫡传弟子的要求。

        一些真心想来书院读书的学子,但是识字率不高,没什么天赋,也可以录取,不过要从外门弟子开始做起。

        然后经过日后的考核,逐渐将其提拔为自己的嫡传弟子。

        等将来曹渊他们都精通了儒家文化,可以独当一面的时候,再去让他们收徒。

        来回套娃。

        书院岂有不兴之理?

        ......

        翌日。

        轩辕静姝读了整整一夜的论语,并未感到丝毫疲倦。

        毕竟,以她的修为来说,即使一个月不睡觉都没关系。

        可不管怎么说,她都是一个女孩子,爱干净这点儿是挡不住的。

        一天一夜没有好好梳洗,然后再换身衣服,确实有些难以忍受。

        便打算返回自己的院子稍微整理一番。

        恰巧见到一个老头儿在院子里一颗梧桐树前撒尿。

        嘴里还发出嘘嘘声,一脸享受又让人感到欠揍的模样...

        这她哪能忍受?

        直接大吼一声,“哪来的淫贼?为老不尊,竟敢到我房前撒尿!”

        不用多想也知道,这老家伙肯定是昨天来到书院的那一位,只是,他为什么会在这里?难道老师将他安排到这个院子里来了?

        可是,他难道不知道这院子里有女子住吗?

        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在这儿撒尿?不怕让我看到?还是说,是故意的?!

        越想越气!

        砰——

        一拳轰出。

        原本再一次消肿的眼睛,又肿了。

        在她怒吼之前,老头已经提上裤子,如今,正捂着自己的一只眼睛,怒声道:“就不能换个地方打吗?”

        嗯?

        满足你。

        砰——

        轩辕静姝控制好力道,又一拳轰出。

        苏老头儿的另外一只眼睛也肿了。

        ‘砰’——

        这次,苏瞻很干脆利落,省去了中间的步骤,直接双膝跪倒在地,“我是赵长青的大爷。”

        他用脑子想也知道,这肯定是住在自己隔壁的,赵长青的弟子。

        毕竟,对方刚才可是说了‘在我房前撒尿’这句话。

        他看向对方,发现女子的脸颊上,有淡淡红妆,还没有喉结,根据多年混江湖的经验,这肯定是个女子啊!

        早说是女子啊!

        说了,自己还会在这住吗?

        还能挨揍吗?

        早晨起来撒泡尿岂不是人之常情?

        “呸!为老不尊的家伙,还敢占我们山长便宜!”

        砰——

        苏瞻鼻子流血了。

        砰——

        他又吐出一口血,感觉门牙已经快坚持不住了。

        “我只说了一句话,你为什么打我两拳?”

        “看你的模样属实有些欠揍,所以没忍住。”

        “你...”

        “你什么你?多余的一拳,就当让你长个记性。”

        “你不懂尊老!”

        “尊老?尊你这个老淫贼?没听说过我们儒家论语中有句话叫做有教无类吗?”

        闻声。

        苏瞻皱着眉头。

        有教无类?

        和刚才你揍我的事情,能扯到什么关系?

        紧接着,轩辕静姝直言道:“不管你是谁,只要你得罪了我,我便教你做事,这就是有教无类。”

        嗯?

        这特娘是有教无类?

        你确定你读的是论语?

        咱俩谁看的假书?

        ...

        事后。

        会客堂。

        赵长青看着眼前又一次鼻青脸肿的苏瞻,不知该说什么是好了。

        良久。

        他看了看轩辕静姝,见对方低着头,又瞧向曹渊,道:“你没给他说,那个院子,是静姝住的地方?”

        书院有很多空闲房间,他们师徒三人,都是一人一个小院,图个清净。

        更何况,轩辕静姝前前后后给了自己八百两,那可是八百两啊!

        单独住个院子也是情有可原。

        关键还做的一手好饭菜。

        这可是花钱都买不来的。

        如今这个世界的饭菜可谓寡淡无味,即使是酒楼里的饭菜,也好不到哪里去。

        能找到一位厨艺精湛的弟子,实在太不容易了。

        即使苏瞻想要住在那个院子也无不可,知会轩辕静姝一声即可,但是,曹渊把这个事情给忘了!

        “老师,我真的提醒他最好不要住在那个院子里了。”

        “说了他还能住在梧桐院?难道为师的伯父,还真是什么好色之徒不成?他都这个年纪了,又岂能坚挺?再加上静姝武艺高强,难道他头铁,有受虐倾向?”

        “老师,拦不住的。”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为师,他住在梧桐院了?”

        “您也没问啊!”

        “...”

        苏瞻看着他们师徒你一言我一语唱起双簧,便试探性开口道:“那个药费...”

        “闭嘴!”

        “让你说话了吗?”

        赵长青与曹渊纷纷开口。

        轩辕静姝嘴角微微上扬。

        此时,师徒三人,无比默契。

        顿了顿,苏瞻摇头道:“罢了罢了,都怪老夫倒霉。好了,老夫也该向你说出老夫此行的目的了,你知道渔帮吧?”

        他将对方要挟他与书院文斗的事情说出。

        赵长青有点儿不开心了。

        我把你当伯父,你要助渔帮对付我?

        呵呵。

        感情淡了。

        不然活埋了吧...

        曹渊双拳牢牢握紧。

        轩辕静姝深深皱着眉头,去将客堂房门关闭。

        这时。

        苏老头儿懵了,紧张、害怕等情绪,瞬间涌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