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儒家莽夫,半部论语治天下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君子不器

第二十二章:君子不器

        “现在摆在你面前,有两条路。”

        “道理和物理,不管怎么说,你今天都得服一个。”

        赵长青淡淡开口。

        曹渊随时准备出拳。

        而轩辕静姝则守在门前,严防苏老头儿逃跑。

        他心里咯噔一下,好奇问道:“敢问,何为物理?”

        赵长青喝了口茶,抿了抿嘴,道:“此乃我自创词汇,和武力是一个意思。”

        “要么好好听我讲道理,回头是岸。”

        “要么就武力解决,讲堂外那颗梅花树你应该看到了吧?那底下埋着好几个人的骨灰呢。”

        苏瞻倒吸一口冷气。

        这才多少年不见?

        此子竟变得这般恐怖如斯?

        一旁的曹渊若有所思,牢牢记下了‘物理’这个词汇。

        身为儒家文人,就该以理服人啊。

        道理,物理,都是理。

        “长青啊,当年你父亲去世时,虽然老夫与你断了往来,但是这些年,心中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你。

        老夫一生从未娶妻,膝下无子,就连亲朋都没有,将来云柳山庄的那些钱财,都是留给你的,你我犯不着兵戎相见啊!”

        苏瞻一脸苦涩。

        赵长青摆了摆手,“得了吧,家父去世之前,千叮咛万嘱咐,要让我离你远远的,还说你那祖辈上积累下的财富,基本都被你败光了,这些年,你也是苟延残喘着吧?”

        还留给我...

        留什么?

        一屁股债吗?

        苏瞻神情一愣,只好说出实话,“还是瞒不过贤侄的眼睛啊,不错,眼下老夫除了山庄之外,什么都没了,因欠下那些亲朋们不少钱财,所以思虑再三,只能答应渔帮的要求。”

        “他们先给了老夫五百两白银,事成之后,打算再给老夫五百两。但是这两日老夫也想了,即使文斗胜了你,只怕他们也不会给老夫剩下的钱财了,反而会惹上杀身之祸。”

        “而你得罪渔帮,他们要对付一个人,向来都是无所不用其极的,老夫想着,拿着那五百两银子,咱爷俩离开济州府,甚至离开山东道都可以。”

        “将来你若愿给老夫尽孝,那五百两,都是你的,不知贤侄你意下如何?”

        赵长青算是知道,他口中所谓的,违背祖宗的决定是什么意思了。

        前身的爷爷与父亲,无论生活有多么艰难,还是将书院坚持开了下去。

        现如今,他却让自己放弃书院…

        闻声。

        曹渊嗤之以鼻。

        轩辕静姝摇了摇头。

        赵长青冷笑道:“即使我不答应你,那五百两也是我的。”

        苏瞻愣了愣神,旋即反应过来,“贤侄的意思,莫非是想明抢?”

        赵长青摇了摇头,“为了你那五百两,我至于抢吗?”

        他在心里默默加了句,那不叫抢,叫拿。

        “那贤侄是什么意思?”苏瞻松了口气。

        赵长青道:“渔帮既然想要文斗,那我们就斗给他看,但前提是,你要故意输给我。”

        从前身记忆中,他了解到,眼前这个老头儿,虽然不是儒修,但是,也并不寻常。

        主要有三点让人感到不寻常。

        第一,抗揍。

        据前身的父亲说,整个方与县,找不出第二个比他更抗揍的人了。

        第二,江湖经验丰富。

        所谓人老成精,莫不如是。

        第三,精通儒家学说。

        可惜,他这一辈子,只钻研学问,没有写过什么诗词歌赋,更没出过什么书籍文章。

        只是反复不停地读书和参悟书中道理。

        所以至今未成儒修。

        是不是儒修没有关系,但是现在书院就缺一位老先生。

        毕竟,前身即使读书多年,对于道理的参悟,肯定还是不如苏瞻的。

        至于那五百两银子,就充作保护费了。

        或者是住宿费?

        赵长青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文斗时,故意输给书院。

        然后就留在书院,当一名先生。

        书院会保护他的安全。

        这样的话,也不用怕渔帮的报复了。

        那五百两,还能私吞。

        事后如果渔帮敢来书院挑衅,那么赵长青肯定不会让他们活下去。

        之所以想要留下他,另外一个原因是,书院要发展,需要形形色色的人融入,缺乏一个给他人讲解经义文章的先生。

        很显然,他就很适合。

        苏瞻想了想,还是略微觉得不妥,“你能抗住渔帮的压力,护我周全?”

        赵长青莞尔笑道:“不然,你以为,为什么他们让你来和我文斗?这年头谁还文斗啊,都是比谁的拳头硬。”

        “你打得过渔帮?”

        苏瞻面露惊恐,感到不可置信。

        他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厉害了?

        他还是他吗?

        苏瞻已经好几年不跟赵长青有往来了,所以,这几年来,对于他身上的变化,也是一无所知。

        “把心放在肚子里吧,我以书院的名誉起誓,绝对会护你周全,文斗的时间,干脆就定在七日后,那个叫李星河的家伙,应该说让你怎么联系他了吧?”

        赵长青问道。

        苏瞻点了点头,“他说他就在对面的惊德武馆...我还是觉得你在诓我,整个方与县,谁敢跟渔帮作对啊。”

        惊德武馆?

        又开张了?

        他看向曹渊。

        后者缓缓说道:“今早学生开门的时候,刚看到对面重新开张。”

        好啊。

        跑了个雷豹,又来了个李星河!

        渔帮屡次针对我书院,当真我是软柿子,可以随便揉捏是吧?!

        赵长青豁然起身,一拍桌子,吓了苏瞻一跳。

        “以前都是渔帮主动出手,这次,咱们不等了,直接将对面惊德武馆干翻!”

        而且不是偷袭。

        是明着干!

        该让世人看看,崇德书院的儒家文人,究竟能不能打了!

        他有考虑,渔帮前来寻麻烦,都是派护法级别的人,至于护法以上的高层,却不见踪迹。

        想来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据说从京城来的女捕头已经盯上了他们。

        没准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借此机会,刚好可以出手教训一下对面武馆,让他们收收心思。

        同时,也让苏瞻惶恐不安的心可以放松下来,好生留在书院,帮着自己将书院壮大。

        毕竟,整个方与县可找不到第二个比他更加精通经义文章的儒生了。

        轩辕静姝打开客堂大门,轻声道:“我去拿家伙。”

        曹渊道:“子曰君子不器。老师,今日学生就效仿您那夜手撕僵尸,用拳头将他们统统都砸成两半,也让他们知道,咱们儒家的仁是什么意思。”

        他一副蠢蠢欲动的样子。

        苏瞻完全懵了啊。

        什么跟什么啊?

        论语怎么能和砸场子扯上关系?

        还有,他们身为儒家文人,怎么一听说有架可打,一个个都显得很激动?

        他们不应该像老夫一样,有些担忧或是害怕吗?

        这画风严重不对啊!

        怎么贤侄收下的那两个徒弟,都有些像渔帮的混混呢?

        还有贤侄手撕僵尸一事……嘶!

        细思极恐!

        另一边。

        赵长青深深皱起眉头。

        他越来越感觉,曹渊也有‘抡语’系统了。

        “曹渊,你说说,那番话是什么意思?”赵长青问道。

        闻声。

        曹渊明显一愣。

        暗自猜测。

        老师是在考验我吗?

        他看着苏瞻那一脸懵逼的表情,瞬间就明白过来。

        原来老师是想让我说给他听啊。

        想到这。

        他毫不犹豫的说道:“那番话,一般来说,有两种解释。”

        “第一,是说给平凡百姓听得,有点偏向于道理,是说,君子不能只有一种用途,不能像是器物一样。”

        “这第二种解释,就是说给像是渔帮的那种混混听得,有些偏向于老师方才所讲的物理。”

        “是说,君子揍人,无需借助任何器物,拳拳到肉,方可彰显君子的强大,也能体验揍人的乐趣。”

        “苏老爷子,您悟了吗?”

        “老师,学生说的可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