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儒家莽夫,半部论语治天下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大章)凡事豫则立,不豫则废

第二十三章:(大章)凡事豫则立,不豫则废

        我能说不对吗?

        赵长青嘴角抽搐。

        他不知这是好是坏。

        一种话,两种解读。

        传出去,会不会让别人说自己是误人子弟?

        正当沉思之时,苏瞻张了张嘴,缓了半晌,说出去一句话,“老夫...老夫...应该是悟了吧?”

        “但是老夫不理解,将人撕成两半,和‘仁’有什么关系?”

        闻声。

        曹渊道:“仁其实也有两种解释,一种也是说给普通人听的,是仁爱友善的意思;

        另外一种,是说过道上人听的,是指我们儒家有将人一分为二的能力。”

        苏瞻咬了咬牙,继续问道:“那义呢?”

        曹渊撇了撇嘴,颇为不屑道:“亏你还自诩为大儒呢,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

        “所谓义,泛指公正,正义,也指与朋友交要讲义气。”

        “此外,还有另一种解释就是,指将人脑袋锤在胸腔里的武力。”

        苏瞻瞪大了双眼。

        他已经不知该说什么是好了。

        这特娘从哪儿学来的歪理?

        他看向赵长青,仿佛是在说,你这些年的书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就这么教学生的?

        不怕后人戳你脊梁骨吗?

        赵长青像是读懂了他的眼神,连忙道:“曹渊啊,跟为师说说,你是从何处知晓,论语中的话,有两种解读的?”

        他这样问,原因有二。

        第一,明确告诉苏瞻,一句话两种解释,不是他教的。

        第二,搞清楚曹渊是个什么状况。

        他微微皱起眉头。

        心想。

        从何处知晓?

        这不都是您通过种种渠道告知学生的吗?

        明知故问?老师何意?

        难道...

        是想让我这个学生出面,告知苏瞻一些道理?

        刚好可以体现出,他这个老师的伟大?

        应该是这样了,没错。

        想到这儿,曹渊从怀里掏出自己的小本本,作揖道:“老师,您平日里以来的言行举止,都被学生记录在这个小本本里了。

        也是通过您的教导,才让学生明白,原来咱们儒家的论语,每句话都有两种解读。”

        嗯?

        赵长青直接拿来小本本看了起来。

        随便翻开一页。

        刚好看到自己劫富济贫的事情。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两种解释。

        老师将渔帮护法的钱财抢来,然后还之于民。

        可谓‘道’也。

        符合这句话的第二种解释。

        他继续翻阅:

        1:来书院第二天,老师向我讲解论语,提到既来之则安之这句话。

        一开始老师向我说了这句话最基本的道理,我觉得老师另有深意,经过反复琢磨,终于在手撕僵尸一事上,看出了些许端倪。

        原来第二种解释,是说,既然来到这里,那便安葬在这里。老师不愧是儒家真正的文人。

        从此以后,我便知道,原来论语中的句子,都有两种解释,老师为了能让我自己明悟,切实学会每句话的真正含义,当真是煞费苦心。

        2:君子成人之美...

        狐妖想死,老师满足了它。

        从这件事情上来看,也使我更加确定,论语中的每句话,确实都有两种意思。

        3:来书院第三天,本来想打算买几个烧饼,无意间看到老师在教训几个混混。

        说了不学礼无以立这句话。

        也将两种解释都讲了出来。

        老师真乃古今一完人。

        4...

        5...

        老师牛皮。

        ....

        赵长青人已经麻了。

        他拿着手里的小本本,木讷的看着苏瞻,心里绝望极了。

        真是没想到,曹渊那么会脑补啊!

        这下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当然...

        有着抡语系统的他,能够很快接受这件事实。

        罢了。

        大不了将曹渊培养成和自己一样的‘儒家莽夫’吧。

        至于将来的学子,还是要学习人们最能接受的道理。

        只要通过系统,能获得儒家功法,让他们修炼,然后自强,书院便可壮大。

        儒家也可兴盛。

        但是,有了武力,没有道理也不成。

        论语中的句子,都是世上的至理名言。

        他们不应该被‘抡语’中的第二种解释误导。

        应该要学习真正儒家璀璨的文化。

        站在战略层面上来说。

        能让儒家长盛不衰的因素,绝对不是文人有多么能打。

        而是,自身的文化底蕴,够不够支撑这个学说流派走远。

        要是人人倾向于物理解释,而最终忘了真正的道理,那么,赵长青可就是千古罪人了。

        这也是为什么,他即使身负‘抡语’系统,也只想教给学生们真正的道理,并非是所谓的物理解释。

        此界的儒家,不被人看得起,就是因为这是一个崇尚武力的世界,儒家文人只会说,不能打。

        但是现在,有了系统赠予的各种适合儒修去修炼的功法神通,儒家文人不能打的事情,迟早会有所改善。

        也正是因为如此,赵长青才必须更为重视精神方面的培育,将儒家真正璀璨的文化,通过能打的儒生传播出去,才算不愧对先贤。

        有道理和武力双加持,才能算作真正的文人。

        毕竟,君子六艺中,也有涉及武力方面的。

        他不想成为千古罪人,所以只想教给学生们真正的思想,而不是所谓的物理解析,这件事情,只有自己知道就好了。

        顺便,也借着物理思想,给这个世界混社会的人一些忠告和规矩,让他们不在欺压百姓,胡作为非。

        儒家论语中的思想,从来就没教过人怯弱。

        比如论语中‘以直报怨’那四个字,就是最好的诠释。

        但是,赵长青属实没有想到,曹渊竟会这般脑补。

        千算万算也没算到。

        终是大意了。

        他很怕未来某一日,将所有儒生的画风给完全带歪了...

        苏瞻将他手里的小本本拿来,目不转睛的看了起来。

        越看越开始震撼。

        “三十而立...三十个人才能值得让山长站起来打?”

        “知之为知之...该知道的知道,不该知道的少知道,知道吗?”

        “....”

        这这这..

        每一句话,都有两种解释?

        难道,这才是真正的论语?

        传闻,我们儒家的至圣先师,当年横行江湖,无所不能,谁见了都要给些面子。

        起初我还有疑惑,他们那些人,都是被至圣先师的道理所折服的吗?

        看着这论语中的两种解释。

        我...

        我悟了!

        原来,在很早以前,那些人尊重至圣先师,主要是因为物理解析...?

        这些年以来,其实是我,将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一时间,苏瞻有些怀疑人生。

        他的信念开始有些动摇。

        不过,当前,不是议论这事的时候,“贤侄...去对面惊德武馆挑衅这事,还是谨慎为之啊!”

        曹渊摇了摇头,一脸失望道:

        “苏老爷子,看来你还是没有大彻大悟啊!我们儒家论语中,有句话不是说了吗?凡事豫则立,不豫则废。”

        苏瞻愣了愣,旋即回应道:“这句话不是说做任何事情,事先谋虑准备就会成功,否则就要失败吗?难道也有物理解析?”

        曹渊点点头,“为何没有?”

        “第二种解释,但凡打架,只要犹豫,对面便站起来了。不犹豫便能直接将对面打废。”

        “现在就是不能犹豫的关键阶段,苏老爷子,你可莫要动摇我们书院军心。”

        ....

        赵长青叹了口气,“够了啊。”

        别再说了。

        真的。

        你将物理解释藏在自己心里不好吗?

        为什么非要说出来?

        将来后人该怎么说我?

        误人弟子?

        贻害千年?

        唉...

        “老师,学生也觉得够了。”

        此刻,客堂外响起轩辕静姝的声音。

        三人齐齐走出。

        却见。

        轩辕静姝拿来不少暗器...

        没错,都是暗器。

        有毒烟弹、暴雨梨花针、阎王帖,弓弩、飞刀...

        数不胜数。

        轩辕静姝觉得,既然待在书院需要暂时隐藏自己的身份,借此暗中搜集渔帮罪证,就不能表现的太惊人。

        原先对面武馆来找事那次,她已经施展出了一些本领。

        倘若这次在显露出自己的能力,必然会吸引渔帮所有的注意力到自己身上。

        事实上,最近几日,她已得知,渔帮在调查自己。

        所以,此去惊德武馆找事,能不动手就不动手。

        直接上暗器,简单而又干脆。

        曹渊懵了。

        他看着自己的双手。

        又瞧着那些数之不尽的暗器...

        还要君子不器吗?

        这次...

        就先算了吧。

        赵长青也懵了。

        难道说...除了我与渔帮有仇之外,静姝也有吗?

        这么多杀人夺命的暗器,那得多大仇多大怨啊!

        苏瞻更懵。

        这真的是书院吗?

        自己没来错地方吧?

        一个学儒的文人能有这东西?

        ......

        惊德武馆。

        馆内的面积,最多只是书院的四分之一大小。

        此刻。

        李星河正在教导渔帮弟子们练拳,故意将动静弄得很大。

        就是要吸引街道上的行人透过武馆大门,可以瞧见这一幕。

        此时。

        雷豹突然跑来。

        李星河笑问道:“雷兄不去好好搓背,怎么有空跑来武馆了?”

        雷豹冷笑道:“我是来专门提醒你的,重开武馆这事,虽然是帮主的意思,不过...你得小心对面书院,要不然,稍有不慎,你小命可就没了。”

        我又没像你一样主动招惹书院,我这是正当竞争,有何不可?...李星河笑道:“多谢雷兄善意提醒,我心中自有打算。”

        “最好是这样,赵长青他们可不简单。”雷豹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像是再说,估计用不了几日,这家武馆就得再一次关门了。

        “雷兄专门来此,不光是为了提醒我吧?”李星河问道。

        雷豹点了点头,“我来是要告诉你,我们上善若水还缺一个搓澡工,那个位置我给你留下来了,也不知道你有没有命去。”

        他今天来,专门就是来嘲笑李星河的。

        干什么不好,非得把武馆接下来。

        对面书院那几个人,实在是太变态了啊!

        李星河冷哼一声,缓缓开口道:“雷兄,我可不是你,不会被对面吓得长跪不起,他们不来则罢,要是敢来找我们武馆的麻烦,我必然将他们斩尽杀绝,一个不留!”

        江湖纷争,生死不论。

        但书院不是江湖势力。

        因为官府认为,文人普遍没有战斗力,还喜欢劝和,跟别人讲道理,所以不纳入江湖势力的范畴内。

        所以,他们不能跑到书院光明正大的比武杀人。

        若是书院的人跑到武馆里来找麻烦,并且不是以武论友,而是下死手,那这纯粹就是属于江湖纷争了。

        即使李星河杀了他们,官府也不会说什么。

        总之,他们不能主动去书院杀人,但是,赵长青却能主动跑到武馆杀人,至于能不能杀成,就看武馆的实力了。

        雷豹觉得李星河越来越会吹牛皮了……

        他刚想说些什么,便见到有一枚圆圆的球状物落在地面。

        他和李星河瞬间抬头看去。

        却见,从对面书院那里,投来十几颗...

        哦不!

        是数十颗!

        尼玛。

        这是啥啊。

        “嗯?这个球竟能释放出蓝色气体,和我们常用的毒气弹倒是差不多。”

        “是啊。他们什么意思啊?想靠这玩意砸死你李星河?”

        话音刚刚落地。

        二人瞬间对视。

        那一刻。

        他们的瞳孔里,皆透露出震撼的神情。

        这特么...

        是毒气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