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儒家莽夫,半部论语治天下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出乎意料

第二十六章:出乎意料

        慧深是一位虬髯大汉。

        身高八尺,腰阔十围,以力见长。

        从后背到胸前,纹着一条斑斓虎。

        简直就是一位莽和尚。

        当得知自己要去书院卧底的时候,他是百般不情愿。

        因为按照他的性格来说,还是适合干一些打打杀杀的事情。

        去书院读书?

        那会让自己疯掉的。

        但他最终还是去了。

        离开寺庙时,住持交给他一件法宝,可以用来暂时隐去身上的修为。

        此去书院,任务很简单。

        第一,捣乱。

        第二,偷地契。

        倘若事成,今后寺庙里的每个人,都会对自己毕恭毕敬的。

        不会像以前一样,拼了命的挤兑自己。

        这是他最想要的结果。

        书院。

        整整一天,大概有上百人前来报名。

        晚些时候,曹渊正打算关闭书院大门时,慧深姗姗来迟。

        他本以为,书院报名的条件会很苛刻。

        而且,自己又是光头,极容易引人怀疑。

        所以,准备了一大堆说辞。

        然而...

        书院报名很简单。

        只是在名册上写下自己的籍贯和名字即可。

        自己所担心的事情,并未发生。

        然后只需等个几日,再来考试。

        一想到还要考试,慧深便感觉头大。

        但是,他根本没得选择。

        心里对寺庙内那些师兄弟们,更加怀恨在心了。

        要不是他们...师父怎么会让我来到书院当什么学生?

        他们简直欺人太甚啊!

        打小就欺负我!

        还没欺负够!

        等书院的事情结束了,老子非要一个个的把他们门牙都打下来!

        想到这的慧深,填写了自己的名字与籍贯之后,便随意找了一家客栈歇脚。

        翌日。

        赵长青与苏瞻商量好了文斗的题目。

        其实究竟是什么题目,根本不重要。

        重要的是,到了那天,苏瞻会认输。

        在文斗结束之后,便就到了学生们考试的日子。

        经过几日的酝酿和渔帮不遗余力的宣传。

        整座方与县,几乎绝大多数人都知道崇德书院要与一位大儒文斗的事情。

        又不是打架。

        感兴趣的人极少。

        不过,基数摆在那里,所以到了当天,来观看的人肯定少不了。

        渔帮的人,悄悄在武馆与书院的中间地带,弄了一个擂台。

        他们就指望着,文斗能让书院稍微颜面扫地一下。

        也算是出口恶气了。

        ...

        文斗当日。

        整条街道竟是人满为患。

        其中有不少都是想去书院读书学习的人。

        由于渔帮的接连失误,致使现在的书院,有着较大的名气。

        除了当地百姓之外,渔帮、法灵寺,还有官府以及城中不少商户,都来参观了。

        甚至,齐彪本人都出动了。

        他戴着一副面具,躲在一个较为阴暗的角落,偷偷注视着此处。

        苏瞻已经来到了擂台之上。

        不少老人家见到他,顿时陷入了回忆当中。

        缓了半晌,才不敢置信的向身边得老伙计说道:“以前...我们是不是揍过他啊?”

        “揍过吗?不太清楚了。反正年轻的时候,没少揍过一些嘴碎的文人。”

        “...”

        苏瞻年轻的时候确实很嘴碎。

        只要发现有任何不合乎于礼的情况,他便会上前与人争辩。

        然后,久而久之的练出了抗揍的本领。

        也有很多人认出了他的身份。

        方与县‘大儒’。

        云柳山庄的庄主!

        然后。

        有一个中年男子,向他扔了一个鸡蛋,“还钱!”

        话音落下。

        不少人都拿着鸡蛋向他砸去,嘴里嚷嚷的只有那两个字——还钱!

        苏瞻一边躲着,一边没好气道:“老夫要是有钱,早就还了!老夫有山庄,你们还怕老夫还不起?”

        那些要钱的人,可不信他的话,因为那句话,他已经挂在嘴边说了好多年了,于是,便陆续愤慨道:

        “你就只欠我二大爷三两银子啊!三两!你整整十年没还了!你知道我们家这十年是怎么过的吗?如今,我二大爷坟头草都长三尺高了!”

        “你这不算啥!他欠我爷十两,我爷,我爹,我兄长,我们家整整三代人,都被他熬走了啊!”

        “你家挺短命啊。”

        “...”

        看到这一幕景象,齐彪嘴角抽搐。

        他算是知道,为什么今日来观看文斗的人,有些出乎意料的多了。

        感情好多人都是奔着要钱来的啊!

        今日,李星河与雷豹都不在。

        他俩早就被书院的手段吓破了胆儿。

        不敢前来了。

        齐彪只好让其他手底下的人来处理此事。

        果然,有渔帮出面,几声怒吼后,那些来要钱的人,终于消停了下去。

        他们还特意叮嘱苏瞻,“老爷子,专心文斗,只要能赢,你欠的那些钱,我们渔帮给还了。”

        你们还?

        呵呵。

        整个方与县的人谁不知道,渔帮是出了名的言而无信?

        你们能替我还钱,我还不如信天上掉下来一袋银子呢。

        很快。

        赵长青走出了书院。

        藏在暗处的齐彪,神情也愈发凝重起来。

        顷刻间。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屏住了呼吸。

        周遭气氛,顿时严肃而又紧张。

        万众瞩目。

        无论是哪方势力,都在翘首以盼。

        不知他们今日的这场辩论,其主题究竟是什么。

        想想还挺让人感到期待的。

        当赵长青走向擂台的时候。

        不少的人呼吸声,都不约而同的加重了。

        似乎参加辩论的是他们。

        苏瞻看向赵长青,笑着点了点头,伸出一手,道:“请。”

        后者来到他的跟前,严阵以待道:“开始吧。”

        “好。”

        苏瞻回了一句,然后向周围的人群朗声道:

        “老夫受渔帮和惊德武馆的委托,与书院展开一场文斗,内容不限,倘若老夫今日输了的话,便是渔帮和惊德武馆,自认愧不如人,从此见到书院弟子,低头绕着走路!”

        闻声,众人开始议论纷纷:

        “渔帮?怪不得他敢欠钱不还,原来是傍上靠山了!”

        “惊德武馆和书院存在竞争关系,这个我是知道的,但是管渔帮什么事?”

        “你不知道?武馆好像是一个渔帮的护法开的。”

        “这渔帮平日里为非作歹,迫害良民,实在可恶,希望赵山长可以好好教训他们一下!”

        “已经教训过了,你忘了?前些日子,武馆有不少人都受了重伤...”

        “...”

        大家谈到此处,都觉得渔帮平日里可恶至极,都想看到赵长青赢得这场文斗。

        甚至还有人大声为赵长青助威起来。

        一时间,人声鼎沸。

        齐彪并未在意,他只是在细细思索苏瞻的那番话。

        相当于我们愧不如人?

        从此见了书院弟子,低头绕着走路?

        这是什么意思?

        他为什么要那么说?

        就不怕输了我找他麻烦?

        等等...

        莫非,是他觉着,今日势在必得?

        肯定是这样了。

        苏瞻读了大半辈子书,怎么可能输给赵长青呢?

        这次,稳了。

        肯定不会输。

        赢定了。

        他的心情,逐渐愉悦起来。

        擂台上,苏瞻在众目睽睽之下,猛地向赵长青深深作揖起来,并且开口说道:“老夫...输了!”

        “承让!”

        赵长青恬不知耻的抱了抱拳。

        这就很突然。

        大家伙懵了。

        嗯?

        嗯???

        什么情况?

        还没开始就输了?

        齐彪更是被震撼的哑口无言。

        过了会儿。

        他瞬间就明白了过来。

        自己...

        好像是被耍了?

        不!

        不是好像!

        就是!!

        这他娘的!

        ...

        所有人也都反应过来了。

        他们愣了好几个呼吸。

        最终。

        发出一声长长的唏嘘。

        然后。

        四处散去。

        瞧见这一幕,苏瞻微微皱着眉头,“长青啊,我就这么草率的认输,是不是有些太刻意了?”

        “过程很重要吗?结果才最重要。”

        赵长青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伯父,你要记得,有时认输,确实是一件让别人很难接受的事情,因为他们都喜欢看到你在撞到南墙之后认输的一幕。”

        苏瞻略微低头,正在喃喃自语,细细品味着他那番话。

        说的有道理啊!

        看来,论学问,贤侄胜我远矣。

        亏我还读了这么些年的书。

        唉。

        ...

        齐彪望着他们亲昵的动作,心里都快气炸了。

        尼玛...

        输了!

        渔帮的面子全被丢光了!

        这个苏瞻,被赵长青收买了吗?

        何时收买的?

        难道是对方住在书院的这几日?

        勘察敌情,结果成了敌人的人?

        这特么...

        让我好难接受啊!

        搞了半天,倡优(小丑)竟是我自己?

        他们这般严肃的样子,都是在演我?

        可是,你们能不能演的认真一点儿!

        最起码得说上几句吧?

        这样我也就认命了啊!

        直接认输是什么鬼?

        就真那么明目张胆吗?

        就真当我眼瞎吗?

        艹!

        这时。

        有人向他汇报,说是赵长青和苏瞻之间,其实早就认识。

        赵长青的父亲,与对方乃是至亲好友。

        听到这个消息。

        他深呼吸一口气。

        强自镇定。

        “李星河呢?让他来总舵,就说...我要教他几招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