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儒家莽夫,半部论语治天下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双修

第二十七章:双修

        后续。

        李星河躺在床榻上数日。

        一直在思考人生。

        来自于法灵寺的僧人慧深,也站在远处观察那场文斗。

        当稀里糊涂结束之时,他眉头微微皱起。

        暗自想道。

        我下山之时,师父千叮咛万嘱咐,让我莫要小觑赵长青。

        能让师父这般重视的人,岂能参加这般荒唐儿戏的文斗?

        莫非,这背后另有隐情?

        曾听师父说过,世上有种人。

        仅仅凭借自身气质,就能在悄无声息中,使敌人臣服。

        这种人,往往身具莫大气运,受天命眷顾。

        或是生而知之者。

        亦或当代枭雄。

        难道...

        赵长青就是具有这种气质的男人?

        嘶。

        无论他是属于哪一种。

        都很细思恐极啊!

        不行...在倒吸一口凉气缓缓。

        ......

        文斗结束之后。

        书院名气大涨。

        不少亲眼目睹文斗的人,都在以讹传讹。

        说是,渔帮主动向书院低头。

        百姓们很震撼。

        渐渐地。

        有个说法流传了出去。

        在方与县,得罪了渔帮不要怕,去寻求书院的庇佑。

        好像,偌大一个县城,就只有书院可以与渔帮掰掰手腕了。

        目前。

        书院内,讲堂中。

        赵长青单独将轩辕静姝唤来,语重心长道:

        “你来到书院也有数日了,这些时日以来,你对书院的贡献,为师都看在眼里。”

        后者深深作揖道:“这都是学生应该做的,将来,学生还要为老师,为书院,继续奉献自己,为书院发展,添砖加瓦,让书院香火和老师意志,得以福泽后世。”

        “你有这份孝心,为师很欣慰。”

        顿了顿,赵长青问道:“静姝啊,你喜不喜欢双修?”

        双修?

        一时间,轩辕静姝俏脸羞红,“老师...您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你不懂?”

        “有些太突然,学生一时恐难以接受。”

        “双修而已,有什么不能接受的,这是为你好。”

        闻声。

        轩辕静姝从脖子红到脸,转过身去,跺了跺脚,就像是小女孩一样,感到羞涩,撒娇道:“老师,您好坏呦!”

        不得不说,她还真是反差中的极品。

        在外人面前,一直都是维持着一张冰山脸。

        显得不近人情。

        就连说话都是极少的。

        只是站在那里,便让人不敢直视,生怕亵渎了她那倾国倾城的面貌。

        气场相当高冷。

        但是,当她面对赵长青的时候,却总喜欢干一些违背自己日常性格的事情。

        比如...

        撒娇、羞涩、热情、闷骚...

        “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老师这是在为你的终身大事考虑,只要你能在双修这条道路上走远,将来前程不可限量啊!”

        赵长青苦口婆心的说着。

        随着自己的肌肉越来越发达,掌握的力量越来越强横。

        他渐渐丢失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

        情商...

        当然,这东西也没啥用。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甚至就连智商都可以忽略不计。

        轩辕静姝身姿扭捏,脱口而出道:“老师,您好坏,还要做人家爹爹!”

        一声‘爹爹’,若让旁人听到,只怕心就要化了。

        但是...她面对的是赵长青。

        一个只醉心于发展书院的莽夫。

        “你正经点儿。”

        赵长青很无语,这说着正事呢。

        嗯?

        咱俩谁不正经?

        讨厌!

        那种事情,哪有女孩子主动的啊。

        您要强势一点儿啊老师!

        “看着我。”赵长青道。

        轩辕静姝缓慢转身,低着头。

        “抬起头来。”赵长青有些不耐烦了。

        这娘们怎么得了便宜还卖乖?

        要不是书院弟子少,看你这般作妖,早就不考虑你了。

        轩辕静姝不敢违抗师命,渐渐将头抬起。

        赵长青趁势凑上前去。

        轩辕静姝下意识后退。

        赵长青继续前进...

        直到将对方逼到墙面,退无可退的时候,对方才像是认命了一般,缓缓闭上了双眼,翘着嘴唇,像是在迎合接下来即将发生的场面。

        心里忍不住的在幻想。

        老师这么帅气,身材又那么好,关键还能自创儒家功法。

        这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开天辟地般得壮举啊!

        做老师的女人...

        想想还有点儿小激动呢。

        二人额头相碰。

        轩辕静姝心脏扑通扑通跳动,十分紧张。

        这时。

        苏瞻路过讲堂,瞧见了这一幕,连忙捂住双眼,快步走到别处,喃喃道:“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大胆啊,颇有老夫当年的风范。想当年,老夫也很喜欢野外的风光,细嗅蔷薇,啧啧。”

        刺激。

        讲堂那边。

        轩辕静姝已经尝试着说服了自己。

        开始刻意的迎合。

        但是等了半天,也没见对方的动作。

        反而自己的脑子里,进入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怎么回事?

        赵长青向后退了几步,沉声道:“为师已经将正气诀与仁王剑法传授给你了,试着感悟一下。”

        他刚才,是利用浩然气,将关于那两部功法神通的记忆,传输到对方的脑海里。

        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想让轩辕静姝成为儒修。

        毕竟,系统也已经给出提示,对方已经对自己有着绝对忠诚了。

        想要快速获得实力,当前只能去走系统给出的任务,然后获得奖励。

        所以,必须要想办法让轩辕静姝成为儒修,他别无选择。

        她愣了愣。

        旋即感应到了脑海里涌现的功法秘籍。

        顿时懵了。

        “您的双修是指...”

        “你不是武夫嘛,闲来无事的时候,也去修炼一下儒家功法,争取能成为儒修。两条路一起走,虽然会慢一些,但沿途欣赏到的风景,不是一般人可以比得上的。”

        赵长青耐心解释道。

        双修...

        原来是让自己成为儒修?

        终身大事...

        是指同时修炼武道与儒道,要比单体系修士强上不少?

        对自己的将来,会大有好处?

        啊这。

        搞了半天,是我不正经了?

        可是...

        可是...

        我明明都已经那样了啊!

        老师为什么不更进一步?

        这让我好羞愧的啊!

        以后该怎么面对老师?

        想来...

        老师乃是正人君子,所以才不会趁机轻薄我吧。

        但是,老师,学生很想叫您爹爹啊。

        怎么能这样子啊。

        没脸了。

        “你以为的双修是什么?”赵长青不解道。

        他是真的没想歪。

        不过,现在他好像意识到了一些什么。

        也好像...

        错过了一些什么?

        “没...学生也是这样想的,多谢老师赏赐功法,学生会加倍努力修行的。”轩辕静姝开口道。

        真是羞死人了。

        赵长青点了点头,“努力吧。对了,儒家功法这件事情,一定要保密。”

        他离开此间。

        轩辕静姝望着他的背影,怔怔出神。

        很快,恢复正常。

        又变成了大家所熟知的那位冰山美女。

        她理智的思考起来。

        儒家功法,正气诀与仁王剑法?

        都是老师自创的吗?

        定然是了。

        毕竟,以前可从未听说过,儒家能有什么功法可以用来修炼啊!

        这件事情,一旦传了出去。

        只怕将会轰动整个大魏朝。

        必须要替老师保密!

        老师今日能将功法和神通赐予我,想来,也定是对我充满信任了。

        我不能辜负爹...老师对我的信任!

        想到这。

        轩辕静姝暗自握紧双拳。

        儒家功法...

        开天辟地的大事。

        老师...真乃万中无一的天才!

        ......

        赵长青刚离开讲堂,便见到了不远处的苏瞻,本想上前打个招呼,问问对方最近几日在书院住的是否习惯。

        谁知,刚到对方跟前,就见他用着一种颇为瞧不起的眼神看着自己,非常不屑道:“这么快?”

        嗯?

        什么这么快?

        难道他看到我传授轩辕静姝功法一事了?

        想想应该是如此。

        毕竟,在将功法传入对方脑海里时,闪烁着璀璨光辉,很容易就会让人发现。

        想到这里,他毫不犹豫的开口道:“是啊,这还不快?”

        咦。

        快这件事情。

        很让他骄傲吗?

        苏瞻一边抚须,一边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