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儒家莽夫,半部论语治天下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弃武修儒

第二十八章:弃武修儒

        深夜。

        梧桐院。

        轩辕静姝盘腿坐在闺房内的床榻之上。

        正在尝试着运转‘正气诀’。

        因为有着武夫之力加持的她,比曹渊更快的接触到了浩然气。

        这种纯正无邪之力,是她从未有过的一种体验。

        远比武夫的气血来得更为刚猛。

        三种修炼体系。

        武夫、炼气士、儒修。

        第一种,是将灵气吸入体内,转化为气血;

        第二种,是将灵气转化为真气;

        第三种,也就是儒修,只吸收浩然气,又称文正之气。

        乃是文气与正气的结合。

        世间儒修,只重文气,不重正气,难有大成就。

        只有完整的文正之气,才能称得上浩然气。

        从理论上来说,浩然气有着其它两种体系共同的特性。

        比如,浩然气的纯正刚猛,远胜武夫气血。

        也比所谓的真气更为磅礴浩瀚。

        只是,浩然气再厉害,也极难通过诗词歌赋的媒介,来发挥出它应有的实力。

        所以,儒修不能打。

        但是现在,有了功法神通,则就完全不同了。

        轩辕静姝喃喃道:“运转正气诀,可以吸收浩然气,用来增长境界。

        “也就是说,依靠此法,无需再去费心读书或者是书写文章诗词等,也可获得浩然气,而且要比那个更为迅速快捷。”

        “至于仁王剑法,则可以将体内的浩然气,完美融合起来,达到利用浩然气杀敌的程度。”

        “如此一来,儒修的短板则不复存在,而且,更兼顾了武夫和炼气士这两者所有的利处...”

        “简直就相同于同时修行武夫和炼气士,而且,要远比这两者结合起来,更为纯正。”

        简单说,1+1=2。

        然而浩然气可能是2.1,或者是2.5,甚至是3。

        这样一来...

        “有了正气诀,我再去修炼武夫的道路,又有什么意思?不如今后只修儒道,我有武夫境界打底,没准能因此进展神速。”

        轩辕静姝打定了主意。

        毕竟,若是儒修有了功法神通,远比武夫和炼气士的两者结合,来得更为强大许多。

        她打算暂时舍弃武夫之路,倾尽全力,去走儒修一道。

        “老师真乃绝世天才,如同圣人转世,竟可以自创儒家功法神通,做成这等前无古人之事...旷古绝今!”

        她在心里,对赵长青已经敬佩到五体投地的程度了,而且心中也对他充满了感激之情。

        ......

        翌日。

        书院考试时间到。

        苏瞻监考。

        赵长青在睡懒觉。

        曹渊在打拳。

        现在,他对于理拳的钻研程度,已经到了一种废寝忘食的地步。

        因为他觉得,书院马上就要招新人了。

        自己身为大师兄,理应更努力一些。

        争取能当一位名副其实的‘大师兄’。

        其实,他根本就不知道。

        在赵长青的心里,他能够成长到什么程度,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那忠厚温良的品性还有说一不二的执行力。

        这也是作为大师兄必须要具备的因素。

        轩辕静姝练了一夜的正气诀,此刻,又马不停蹄地开始修炼仁王剑法。

        可谓进境神速。

        目前,已经处于蕴气境中阶的程度了。

        当然,这也得利于她本身就是武夫的关系。

        世间所有修行体系,走到最后,都将殊途同归,万法归元。

        所以,武夫与儒修之间,还是有着不少共同之处。

        就比如气血与浩然气的刚猛纯正,几乎是一致的。

        这就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

        所以一夜之间,成为蕴气境中阶儒修,根本不在话下。

        ...

        讲堂里。

        上百名百姓,都在讲堂里埋头写作。

        苏瞻来回走在人群当中,时不时会看向他们写作的题目以及内容:

        《我的税曹父亲》

        “那些年,父亲大人极少归家,后来我才明白,原来不止我一个人需要父亲大人的陪伴,整座方与县的百姓都需要他,因为没有如果没有我的父亲大人,那么全城百姓都不知道该去哪里缴税了...”

        《我的商人父亲》

        “我的父亲很有钱,不说是方与县的首富,但也绝对是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县令大人经常找我父亲喝茶。”

        《我的父亲》

        “到现在我才明白,典史不仅是一个称呼,更是一种责任。”

        《我的捕头父亲》

        “...后来我才知道,父亲不只是专为我亮了一盏灯,他还要照亮全县百姓。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

        看着他们书写的内容,不知道为什么,苏瞻在面对这些年轻人时,心里竟生出了些许敬畏。

        这一刻。

        在他眼里看来。

        仿佛自己看过的所有文章,和他们书写的文章比起来,都黯淡不少。

        这不是简单的才华就可比拟的。

        人情世故四个字,也不足以诠释此刻的场景。

        书院...

        看样子是要迎来春天了。

        又到了万物复苏,交配...

        呸!

        又想歪了。

        唉。

        ...

        慧深很苦恼。

        他直到现在还没动笔。

        不知该怎么写。

        自己的父母?

        从小自己便在寺庙学武,哪有什么父母啊!

        顶多也就只有一个不怎么疼爱自己的主持师父。

        但是这个能写吗?

        一旦写出来,不就露馅了?

        唉。

        头疼。

        阿弥陀佛。

        出家人不能打诳语啊!

        去他娘的阿弥陀佛吧。

        爱谁谁。

        都来这当卧底了,还阿弥陀佛?

        随后,他开始落笔,写下一个题目,叫做《我那神秘的父母》

        内容简略:

        “我的父母很神秘,因为从小到大,我都没有见过我的父母,不过,我那神秘的父母,却造就了今日的我...”

        “要是没有父母将我生下来,我也不可能成为八品巅峰武夫,这一切,都跟我那神秘的父母,有着密切的关联...”

        写完以后,他品味了一番。

        心想。

        我这也不算是打诳语吧?

        嗯。

        如实书写文章。

        确实如实了。

        两个时辰后。

        考试结束。

        众人轮番离开书院。

        苏瞻小心翼翼地将那些卷宗收录起来,准备交给赵长青。

        与此同时,对方也已经从床榻上起身。

        轩辕静姝为他做了不少美味吃食。

        吃饱喝足之后,赵长青将考试卷宗拿了过来,打算逐一审查。

        恰好,瞧见了慧深书写的那篇文章,好奇问道:“这是谁写的?”

        苏瞻皱了皱眉头,略微思索一番,直言道:“好像是一个光头,留着虬髯胡须,论身材比曹渊还要魁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