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儒家莽夫,半部论语治天下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面试

第二十九章:面试

        赵长青认真看起慧深所写的文章。

        对方在文章署名中,并没有写自己的法号。

        而是俗家名讳——鲁达。

        不管怎么说,赵长青对他产生了浓厚兴致。

        神秘的父母?

        八品巅峰武夫?

        倘若他的父母没点儿本事,怎么可能将自己的儿子培养成武夫?

        关键还是八品。

        神秘的父母...

        难道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吗?

        应该是了。

        或许就是他父母的名讳太大,社会地位太高,所以才会保密的吧?

        这个好。

        他将鲁达的卷宗放到一旁。

        继续翻阅其它人的文章。

        最终,堆成四份。

        其中一份,只有鲁达一人。

        另有一份,是淘汰者的名单。

        赵长青向苏瞻说起自己的想法。

        打算将弟子分为三种类型。

        第一,是嫡传弟子,像曹渊与轩辕静姝一样。

        第二类,是记名弟子。

        就是暂时记在自己的名下,待观察一段时间之后,在做出合理安排。

        既然是记名,那么随时就能被除名。

        也能随时转正为嫡传弟子。

        第三类,就是外门弟子。

        后两类,暂时都由苏瞻教导。

        等记名弟子的忠诚度上来以后,再由轩辕静姝或是曹渊,教导他们功法神通。

        实力增长迅速的人,最终会成为自己的嫡传弟子。

        至于鲁达...

        由于他那神秘的父母,与自身境界高深的缘故,直接被赵长青提拔为嫡传弟子。

        苏瞻看起记名弟子那份卷宗。

        税曹的儿子、商人的儿子、捕头的儿子、典吏的儿子、驿丞的儿子、仓吏的儿子...

        好家伙。

        县城里四分之一的,权贵家的儿子,基本都被招来了。

        税曹:辅佐县令主管县城税收的吏员。

        典吏:负责缉拿、审讯的监狱长官。

        驿丞:主管官驿的吏员。

        仓吏:主管县城粮仓的吏员。

        ...

        以上,虽然都是不入流的官吏。

        但是,他们毕竟在县令麾下做事。

        所以,在当地,还是享有着很高的社会地位。

        其实就连赵长青都没想到,他们这些‘官二代’,居然想着来书院读书学习。

        主要他们也没得选择。

        加入渔帮?

        那会害了自己父亲的仕途。

        加入法灵寺与福星观?

        前者要剃度当和尚。

        据说不愿剃度的,就得除祸根。

        这谁愿意啊!

        福星观...

        属于全真一派的,讲究清心寡欲,不能结婚。

        自然也不能去。

        去别的地方?

        州府...

        自家老爹那点影响力,在县城内还行,去了州府,屁都不是。

        到了那肯定得受到不少委屈。

        至于县城内的一些不入流武馆,去了也没意思。

        然而,现在的书院就不一样了。

        全城的人都在传,能跟渔帮掰掰手腕的势力,除了寺庙与道观之外,也就只有崇德书院了啊。

        所以...

        他们这些官二代与富二代们,便想着来到这里了。

        而他们自幼便学习识文断字,自然是有着一些文笔和天赋的。

        除了他们这些权贵子弟之外。

        还有一些人,也被赵长青选为了记名弟子。

        大多都是文章写的不错,但生活太过苦寒之人。

        剩下的入门弟子...

        便着实有些拉胯。

        有的人甚至连字都写不好,即使家里有钱,也就只能当个入门弟子。

        目前。

        入门弟子三十人。

        记名弟子十人。

        嫡传弟子唯有鲁达一人。

        ......

        两日后。

        书院公布了录取名单。

        上百人,只录取了四十一人。

        剩下的那些人,实在是教不了。

        当中有绝大部分,连字都不会写。

        这怎么教?

        崇德书院目前并没有启蒙的打算。

        接下来那四十一人,即将进入面试环节。

        这个环节,更多的是走个过场。

        若是权贵子弟,便趁机向他们索要钱财。

        赵长青选择在讲堂面试。

        这样显得庄重一些。

        曹渊守在门外。

        苏瞻在后院休息。

        轩辕静姝还在练剑。

        有着武者基础的她,很快便将仁王剑法掌握了,目前,应该已经到了小成级别。

        第一个人进来的便是鲁达。

        他正襟危坐在赵长青对面。

        心中有些惶恐。

        主要是怕露馅。

        赵长青似乎是发现了他的拘束,开口笑道:“你不用紧张。”

        鲁达木讷的点了点头。

        还别说,那笑容看起来挺有亲和力。

        好像...在寺庙里的这些年,还从来没人对自己这样笑过呢。

        赵长青那是亲和力吗?

        他只是觉得,为书院找了一个不用精心培养的打手。

        “接下来,我要问你几个问题。”

        顿了顿,赵长青正色道:“你为什么是光头?”

        “因为我曾经练过铁头功,此功需要将头发剃光,您觉得有问题吗?”

        鲁达心绪不宁,不知自己的这个说法,能不能被对方接受。

        “应该没问题吧...听你口音,你是济州府本地人?家住哪?”

        “住在州府...”

        糟了。

        这个问题没有想过啊!

        师父也没给我安排个合理的身份。

        完了完了...

        这下肯定要被人发现了。

        赵长青见他神色有些慌张,并未在意,只觉他是有些紧张,“还有个问题,入我门下,需要缴...三十两银子学费,不知你可愿意?”

        “愿意...”

        鲁达在离开寺庙之前,带走了不少银两,完全可以当做学费。

        只是...

        他觉着自己肯定不会被对方认可了。

        毕竟,前两个问题,自己的回答,漏洞都太多了。

        其实,这一切都只是他自己心虚而已。

        赵长青:这么痛快就答应了?草率了,早知多要点了。

        “恭喜你,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嫡传弟子了。但是,要求你必须住在书院,如何?”

        他完全不需要信任对方。

        因为对方一旦对自己表示忠诚之后,系统会有提示。

        鲁达顿时喜上眉梢,立即豁然起身,抱拳道:“多谢老师!”

        这就进入书院了?

        还成为了嫡传弟子?

        就那么容易?

        还真是有点儿突然呢。

        很快。

        他冷静了下来。

        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难道...

        他不需要调查我一下的吗?

        就这么草率的收我为徒了?

        是有什么阴谋吗?

        鲁达对当卧底这事,表示真的没有什么经验。

        所以会显得比较紧张,进而会胡思乱想。

        他退下之后,由曹渊亲自带他前往住处。

        随后,下一个人便走进学堂。

        “你爹是城里的丝绸商贩?”

        “回山长,是的,除此之外,家父平时还会做些茶叶生意。”

        “哦?这样啊。一个月收你三十两学费,不过分吧?”

        “不过分,学生家里有钱。”

        “嗯...孺子可教,那就一个月缴五十两学费吧,从书院记名弟子开始做起,每日辰时来,酉时走。”

        “呃...谢老师。”

        “对了,收你学费的事情要保密,今后到了书院,为师会对你特殊照顾的,每个月包吃。”

        “好的老师。”

        ...

        “你家里很穷?父亲英年早逝?母亲年迈?家里还有个妹妹?冒昧问一下你妹妹多大?”

        “十六岁...”

        “哦哦,才十六岁啊,太小了...”

        “山长,您...”

        “不是,我的意思是说,你们家太可怜了,这样吧,每个月收你三十文钱,但是不包吃住,行不行?”

        “那真是太感谢老师了!”

        “谢你妹...不是,不用谢,学费的事情要保密,退下吧,叫下一个过来。”

        ...

        “你这面色如此蜡黄,是不是生病了?将来书院让你干重活,你能不能干?嗯?你说你这是肾亏导致的,可以补回来?老弟,你一夜几次啊,嘶...恐怖如斯。

        这样吧,一个月收你五两银子,学费的事情要保密,毕竟,为师是看在你身体不好的份上,给你减免了一些学费,若是让旁人知道就不太好了。”

        “多谢老师。”

        “不用谢,你要是肾虚的情况补不回来了,记得出去别说是书院的弟子,为师丢不起这个人。退下吧,叫下一个人进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