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诸天之从黑心虎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阿木,快喝汤啊

第五十八章:阿木,快喝汤啊

        义父?

        黑小虎嘴角抽搐,无语地瞥了眼俯首的三郎。

        他现在真想收回刚才的话,这家伙算算岁数比他还大,竟然有脸拜自己为义父,简直厚颜无耻。

        三郎见黑小虎没有反应,小心地抬起头,独眼中闪烁着光芒,随后俯首磕头。

        “义父在上,请受孩儿一拜”

        “滚!!!”

        黑小虎咬牙低吼。

        ……

        此时,路虎侧躺在宫殿的大床上,两眼紧闭,似乎是在沉睡。

        但额头的第三只眼却睁开了,转动不停,似是在看着什么东西。

        实际上,路虎其实是在暗暗感应着阿木的情况。

        他早已在阿木身上放入了自己的真气,因此二人虽然相隔千里,路虎也依旧能勉强感应到对方的情况。

        “阿木,看来你的情况不太好啊!”

        路虎嘴角微微勾起,声音呢喃,第三只眼眸仿佛了空间,望向了快活林酒坊。

        ……

        另一边,酒坊之中。

        阿木几人坐在一起,桌上饭菜喷香浓郁,内心却各有不同。

        “原来阿木你来自雪岛,雪岛上人走火入魔去世之后,你才遵从师命来寻找三娘。”

        逗逗听着阿木的话,表面上神色不动,缓缓点头。

        但他的心里却十分疑惑。

        在这个时候,马三娘这个卧底,怎么会莫名其妙多出一个儿子。

        难道是魔教派出的用来取信他们的工具?

        逗逗和大奔正在疑惑,就听见阿木轻声一笑、

        他眼中含光,似是追忆般的微微仰头。

        “是啊!我从小到大都没见过我娘,不过以后我和娘终于能在一起了。”

        说话间,阿木看向了马三娘,眼中充满了期待。

        马三娘在旁边轻轻擦拭着眼眶,眸光顺着指缝,扫视着阿木。

        她现在的内心颇为感慨。

        看来教主把她调查地很清楚嘛,竟然知道她师承于雪岛的雪岛上人。

        而且派来的人也不简单,演技高的可怕。

        “这个阿木的演技真是高强,差点连我都骗过了,只是教主你万万想不到,我儿子身上可是有块胎记,这个阿木身上可没有。”

        马三娘心中腹诽。

        这样想着,马三娘故作悲戚,道:“唉,我也是怕被魔教追杀,所以才将阿木放在师父那里,没想到连师父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都怪我!”

        “娘,没事,只要我们能够团聚,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而且师父曾说过雪舍利具有起死回生的功效,只要娘和我回到雪岛,就可以用雪舍利复活师父。”

        阿木期望地看着马三娘。

        “……”

        马三娘身形一愣,咬着牙,低下的眼神中闪烁冷光。

        雪舍利!

        教主或许知道这个东西,但既然没有明说,那就是不在意。

        看来这阿木也不老实,竟然想骗走自己的雪舍利!

        反正这两天都已经对这个阿木试探地差不多了。

        今天晚上就用七侠做了他!

        就这样,大家各怀心思吃完了晚饭,心情复杂地回到了各自房间。

        房间中,马三娘端着碗鸡汤,一枚黑色的丹药从她手中落下,入水即化,融入了汤之中。

        此丹药名为招魂引,是一种控制人的蛊毒。

        为了练成招魂引,马三娘将蜘蛛、蜈蚣等百毒放入器皿中养蛊,让它们互相吞噬,最终诞生出一只百毒之王,再将这百毒之王制成粉末,配以秘法研制而出。

        常人若是吞下招魂引,便会失去主观意识,宛若木偶。

        马三娘只需要吹响长箫,便可控制中毒之人。

        “来,娘看你这么瘦,特地为你熬了碗鸡汤!”

        “阿木,快喝汤啊!”

        马三娘端着鸡汤来到阿木身前,浅笑嫣嫣。

        “嗯,好香!”

        阿木眼神一亮,看着这碗散发着热气的鸡汤。

        他忍不住凑着鼻子闻着香气,感动道:“娘对我真好!”

        下一刻,他咕噜咕噜一口气喝了下去。

        见此一幕,马三娘嘴角的笑容越发灿烂。

        她三两步退到旁边,从背后取出一根长箫。

        “哈哈哈,你中计了!”

        马三娘大笑一声。

        在阿木震惊的目光中,嘴唇贴紧长箫,吹出了一首诡异的曲子。

        刹那间,阿木便感觉脑中一震。

        一股剧痛从腹中传出,蔓延向脑海。

        啪啦!

        阿木手中的碗掉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这鸡汤……有毒!”

        阿木身体颤抖,难以置信地倒在桌子上。

        这一刻,那股剧痛已经蔓延到胸口,脑中也好像出现幻觉般嗡嗡作响。

        冷!

        好冷!

        伴随着一股透心刺骨之冷,阿木只感觉自己像是坠入了深潭,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不!

        “娘……”

        阿木满心恐惧,艰难地伸出手。

        但紧接着他便彻底失去了意识。

        马三娘吹奏长箫,得意地走到阿木旁:“哼哼,快说教主派你来到底是什么目的?”

        “来找娘,回雪岛。”

        阿木呆滞地道。

        马三娘:“???”

        她眼神一凛,低着头走了两圈。

        “招魂引竟然没有用,应该是教主施了手段,果然老奸巨猾!”

        “可惜他不知道我儿子身上有块胎记。”

        马三娘心中冷笑。

        她眼珠转动,再次拿起长箫吹奏起来。

        随着阴森的箫声响起,阿木身体僵硬地站起身,像是僵尸般站到了马三娘身前。

        “这两日逗逗和大奔似乎对我有些疏远,应该是那日我昏迷时,对我产生了怀疑。”

        “今天正好借阿木重新换取信任。”

        马三娘回忆着几日来的异状。

        随后她掏出一枚虎头令牌,塞入了阿木怀中。

        这虎头令牌珍贵无比,正是魔教教主御赐的令牌,魔教中人见之如见教主!

        不过如今为了重新换取逗逗和大奔的信任,她也算豁出去了。

        “换身夜行服,去暗杀逗逗和大奔!”

        马三娘扔给阿木一柄剑,冷声道。

        这一刻,那身体僵硬地阿木好像接收到了命令的机器人,抓起长剑跃出房间。

        月黑风高,阴风阵阵。

        阿木身穿夜行服,穿梭其中黑暗之中,眼前很快出现了一道房门。

        呼噜~呼噜~

        雷鸣般的呼噜声从中响起。

        这一刻,阿木好似找到了目标。

        他手持利剑,剑光一闪,横扫而出。

        唰!

        凌厉的剑气如寒月坠落,瞬间斩断房门,木门的碎渣溅射而出。

        而在此时,房间中的呼噜声戛然而止。

        白色剑光奔腾如雷,轰定干戈,震散这锐利剑气。

        “谁敢来偷袭你大奔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