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诸天之从黑心虎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九章:魔魁降世,无名之祖!

第一百零九章:魔魁降世,无名之祖!

        时间飞逝。

        眨眼间半天时间过去,无名、剑晨两人已然来到剑宗。

        此时四方冰天雪地,森寒的冰洞中冻结着数个人影,他们中有的震惊,有的懵逼,有的做出逃跑之势。

        这些人都是数十年前江湖有名的高手。

        而其中最显眼的就是在所有人中间的人影。

        “师父!”

        无名望着这被困在寒冰中的尸体。

        心绪莫名复杂。

        当年他和破军在剑宗中比斗,胜者便可继承剑宗并获得剑宗秘籍万剑归宗,    只是当他快要获胜的时候,剑宗掌门剑慧使用回天冰诀将所有人冻结起来,暂且搁置了这场比拼。

        经过多年的冻结,这些人已然死去,只剩下那没有腐朽的身躯。

        “始皇剑真的在剑宗吗?”

        无名喃喃自语。

        他作为剑宗弟子,剑宗之内十分熟悉,却从来没有见过这始皇剑,如果不是笑三笑前辈亲自提醒,    他恐怕不会相信。

        抱着疑惑,    无名暗中感应,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咦?”

        剑晨轻咦一声。

        这一刻,他猛地抬起头望向前方冰洞,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呼唤他。

        他顺着感觉向前一迈。

        咻!

        刹那间,一道翡翠色的长剑爆射而出,落入剑晨手中。

        这柄剑的剑刃宛如青玉,剑脊金黄闪烁,剑柄更是镶嵌着红色宝石,一眼望去就能感受到其中透露的高贵气息。

        剑晨惊讶地持着这柄宝剑,剑气流入其中,随手一挥。

        唰!

        那道剑气好似经过了增幅,原本只有一丝的剑气瞬间暴增数倍,化作一道圆弧剑光落在冰壁之上。

        一条长达数丈的沟壑出现在两人眼前。

        冰洞震动,无数冰屑雪渣溅射在剑晨脸上,但却难掩他的惊讶。

        这柄剑竟然能放大他的剑气!

        “好强!”

        剑晨喃喃自语,低下头看着这柄剑。

        下一刻,    他忽然眉头一皱,抱住了自己的脑袋。

        “啊啊呃……”

        剑晨整张脸皱在一起,面色痛苦地半跪在地。

        此时在剑晨的脑海中,魔魁和剑岳的意念好似高高在上的天神,发出两道狂喜的大笑声。

        “快来打开剑界,有我等相助,报仇轻而易举!”

        “我能感受到你心中的怨恨,快打开剑界,到时候你可以获得世间的一切剑招!”

        两人在剑晨脑海中狂笑。

        一道道强悍剑意传递而出,在剑晨的脑海中回荡。

        “只要打开剑界,我的魔统真道就是你的!”魔魁诱惑道。

        剑岳也在旁边兴奋道:“没错,你甚至能得到比万剑归宗更强的剑法!”

        两人的声音回荡在剑晨脑海中。

        ……

        “剑晨你怎么了?”

        无名心神大惊,瞳孔瞬间紧缩,锁定了那柄翡翠般的长剑。

        下一刻,他剑指一合,剑气弹射而出,想要将剑弹开。

        唰!

        然而出乎无名意料的是,这道剑气却并没有击中。

        剑晨手中长剑一转,砰的一声剑身微颤,    便将这道剑气弹开。

        “始皇剑!”

        “这绝对就是始皇剑!”

        剑晨满脸兴奋,    激动地眼中充满血丝。

        不仅仅是因为这柄剑可以增幅剑气,    更重要的是他刚刚从这柄剑中获得了一门绝世剑法。

        他真的从那两道声音中获得了剑法!

        元天剑诀!

        他在这冰冷洞窟中激动地呼出一口白气,缓缓站起,手中始皇剑高举朝天。

        “始皇剑,我拿到了!”

        剑晨大喊。

        无名也惊喜地看着这一幕。

        不仅仅是因为他们获得了始皇剑,还因为剑晨似乎走出了阴影,重新振作起来。

        “师父,我们现在就打开剑界吧!”

        剑晨两眼紧眯,嘴角骤然上挑,似在狂笑。

        “但是你的修为……”

        无名话音未落,他便见到剑晨长剑一挑。

        一道道剑气从剑尖如喷泉般涌出,在剑晨身旁化出了和剑晨一摸一样的身影。

        “剑气留形?”

        无名满脸惊诧,疑惑不解。

        剑晨的境界怎么可以使用剑气留形?难道是那柄剑的特性?

        剑晨此时笑而不语。

        他刚刚获得了一门全新的剑法。

        元天剑诀!

        元天剑诀分为内外两诀,内诀为剑力,可破尽天下剑手真气修为;外诀为剑招,集合自然大化之能,威力开天裂地。

        而其中的精髓就是化气为形!

        元天剑诀不是一般的化气为形,而是可以彻底实体化,将剑气凝聚为实体。

        近乎能量转化物质!

        比如剑晨手中的这柄始皇剑,就是当年剑岳用元天剑诀汇聚剑气凝聚而成,至今仍存。

        “既然如此,来吧!”

        无名凝视着战意升腾的剑晨,随后点头,没有反对。

        他也很好奇。

        想看看剑晨到底获得了什么高超剑法?

        话音一落,英雄剑当即落入无名手中,两人横剑对峙。

        剑气升腾,两人齐齐出招。

        似是心有灵犀,使出了同样的剑法——莫名剑法!

        第一式!

        一剑成名!

        始皇剑和英雄剑瞬间对碰,铿锵剑势不断交击,散发出锐利的剑气闪烁而过,在四周的冰壁上留下道道深痕。

        紧接着,两人便使出莫名剑法的后面几式。

        莫名其妙!

        令人无法预测的奇诡剑招不断使出,无数剑气相互纠葛,好似缠斗在一起。

        面对此招,剑晨只感觉自己完全看不透自己的师父。

        一举一动在无名面前被遍观秋毫。

        这一刻,剑晨再次变招。

        “名动一时!”

        一股意气风发的剑意瞬间涌出,剑晨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过去,回到了自己刚刚带着英雄剑走出隐居之地,他拥有的不仅是自己心中的澎湃激动,还有背后师父的期待目光。

        种种感觉汇聚在一起,化作这凌厉一剑!

        “好剑!”

        无名见此,也不由夸奖。

        这一招竟然被剑晨完全使出的精髓。

        下一刻,无名同样一招使出,近似的剑意挥洒而出。

        但无名却更加意气风发。

        震杀十大门派,挫败剑圣,被称为武林神话……

        一股更为凌厉的剑气横斩而出。

        锵!!!

        两柄剑碰撞在一起,剑晨也被这剑气所逼,忍不住后退几步。

        但是他手中的始皇剑还在挥舞。

        “师父,我还记得小时候我曾和步惊云一同修行莫名剑法,当时我的修为远超于他,但他学的一招‘悲痛莫名’却比我好,正如师父你所说,他的悲痛远在我之上。”

        “那时我还不明白,现在……我明白了!”

        剑晨声音喃喃,双眼却缓缓闭合。

        他的脑海之中,一幕幕痛苦之景在回放。

        那一夜!

        那对自身无能的悲痛,尊严被羞辱的悲痛,绝望挣扎的悲痛……

        痛!

        太痛了!

        剑晨所有的悲痛汇聚在这一招之间。

        “我的痛苦远在所有人之上!”

        剑晨双眸泣泪,仰天大吼。

        刹那间,始皇剑嗡嗡震动,回天剑诀瞬间发动。

        数道剑晨的身影凝气化形包围无名,同时那股悲痛无比的剑意经过始皇剑的增幅,就算是无名也能感受到那极致的悲痛。

        对过去无法挽救的悲伤,自身无能为力的痛苦。

        两者交织在一起,将悲痛莫名四字演绎的淋漓尽致。

        无名睁大眼睛。

        震惊地感受着这股悲痛剑意。

        这股剑意简直痛感天地,一道道隐约的剑气开始汇聚,似是剑界即将降临。

        让你模仿,没让你超越啊!

        这股剑意简直达到了悲痛莫名的巅峰,超越了无名,再加上四周的剑气留形,足以重伤他。

        “无上剑道!”

        “无形道!”

        顷刻间,一道冰冷至极的杀气从无名体内涌出。

        随着英雄剑的挥动,舞动如轮,无数道剑气扑射而出,一道道剑气交织凝聚宛如孔雀开屏,交织在无名周身横扫而出。

        两者最强一击达到顶点。

        锵!!!

        随着这道碰撞声响起,二人眼前无数剑气骤然涌出,剑光四射间化作一条通道。

        轰隆隆!

        整个洞窟之内冰雪坠落,似乎是承受不了这些剑气。

        “剑界现身了!”

        无名惊喜道。

        随着那一道道剑气如地毯般飞出,狂舞飞旋,卷动着化作一道旋涡。

        两道身影出现在旋涡之中。

        “哈哈哈,成功了!”

        “终于脱困了!”

        剑岳和魔魁仰天大笑。

        在他们之前,没有一个人能逃出剑界,现在他们成功了。

        无名仰头而望,震惊地看着这一幕。

        “你们是谁?”

        这句话刚刚喊出,无名就感觉腰间一热,卷轴竟然无火自焚起来。

        他惊悚地后退两步打开卷轴。

        只见上面竟隐约浮现了两柄剑影,其中一柄剑势至邪至恶,如剑中魔王;另一柄则似乎变化万千,像是万众归一,汇聚了无数剑意。

        “魔魁!”

        “剑岳!”

        话音一落,两者落入冰洞。

        剑岳大手一招,只听唰地一声,始皇剑落入他的手中。

        而魔魁则眼热地盯着剑晨的身体,身影瞬间进入了剑晨体内。

        剑岳瞪着无名。

        眼眸中闪过重重杀意,似是见到仇敌。

        在剑界这么多年,他最恨剑手,尤其是这种剑意超绝的剑手。就是这些剑手的剑意汇聚在剑界,让剑界越来越坚固,他才离不开这里。

        “我是剑岳,你准备受死吧!”

        剑岳长剑高举,对准无名。

        而此时的剑晨愣在那里,魔魁并没有完全控制他的心智,只是在那里诱惑他。

        “剑晨,我能感受到你的痛苦,你的愤怒和仇恨在燃烧,现在的你魔性深种,只要你与我合作,我们便可天下无敌。”魔魁缓缓道。

        闻言,剑晨心动了。

        他需要力量去报仇雪恨!

        “好,那就用无名作为第一个祭品,为魔头的诞生献上祭品。”

        魔魁力量一震,瞬间和剑晨更加合一。

        “啊啊啊~”

        剑晨舒服地长舒一口气,只感觉体内力量开始膨胀。

        他被加强了!

        下一刻,他抬起头,目光坚定地看向自己的师父。

        “对不起,师父!”

        “我需要更强的力量,不杀了你,我以后会很麻烦!”

        话音一落,剑晨眼神血红,咬牙就冲了过去。

        唰!唰!

        在无名惊骇的目光中,剑晨两指化作剑指骤然捅出,插在了他的胸口。

        “你……”

        无名竟说不出话来。

        只是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望着剑晨。

        心中情绪之复杂大概只能用一个字概括——焯!

        无名紧咬牙关。

        一道道剑气从他的眉心逼射而出,剑光如瀑,闪烁刺眼,照亮整个雪洞。

        唰!

        剑晨连忙闪身。

        这时候,剑岳也随之从无名背后出手,以腿化剑飞扫在无名背后。

        无名像是断线的风筝一样倒飞出去,近乎晕死。

        “师父?”

        剑晨看着无名不动弹的身体,小心地迈着脚步,就要走过去。

        然而就在这时,只听到呼啦一声。

        呼!!!

        厚重的冰雾被狂风卷动,瞬间涌入这个剑宗的驻地,同时一股如云如雾的冰冷气息环绕在两人周身。

        “小心,在后面!”

        魔魁大喊。

        剑晨惊愕之间,在魔魁控制下转身一掌。

        砰!

        剑晨当即被这雄厚阴寒到恐怖的一掌打飞出去,狠狠地撞在冰壁上。

        “快跑!”

        魔魁大喊一声,控制剑晨就跑。

        而剑晨则满脸惊惧,自己不是被加强了吗?

        连师父现在都不是他的对手,这又是师父从哪请来的救兵,竟有如此功力。

        而另一边,剑岳面前则射来无数冰雷。

        剑岳惊诧之间施展元天剑诀,挡住这一招,但他紧接着便惊疑的‘嗯’了一声。

        自己的剑力恢复不了?

        难道自己也要附体他人?

        下一刻,剑岳面色大变,他扫了眼夺路而逃的剑晨。

        没有犹豫,当机立断。

        “带我一个!”

        唰!

        剑岳大吼一声,始皇剑飞射入剑晨手中,而他也跟随着钻入剑晨体内。

        很快,三人一体冲出剑宗。

        剑晨面色阴沉。

        他忽然感觉自己像是丧家之犬!

        他下了那么大决心才欺师灭祖,结果突然就被某个路人秒了。

        体验感极差!

        “不要慌,我从剑界里带出了的至强的玄阴十二剑,这剑法就连我单独一人也不能控制,等到你我合力控制住这玄阴十二剑,我再附体绝世好剑。”

        “我们就是无敌的!”

        魔魁控制着剑晨身体,连忙道。

        剑岳则啧啧嘴,想了想自己的长处,道:“有我相助,你未来定可成就剑道巅峰。”

        剑晨:“……”

        此时。

        剑宗之中,白雾散去。

        帝释天收功完毕,凝重地望着外界。

        江湖中的超级高手他都了如指掌,这两个又是哪里跑出来的?

        帝释天皱眉想着,缓缓来到无名身边,望着那气息微弱的身体。

        无名还不能死!

        根据调查,无名他和笑三笑那老家伙关系匪浅,或许可以借机合作除掉那路虎。

        如此想着,帝释天摘下自身寒冰面具,露出了一张仙风道骨的中年脸庞,圣心功力已然传输而去。

        渐渐地,无名的意识渐渐恢复,一道声音隐约出现在无名耳边。

        “快醒醒,无名!”

        “我是你祖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