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归来后她被九爷宠在怀里在线阅读 - 第068章:就当接了个客

第068章:就当接了个客

        深邃无波的眼眸此时因顾绯的出现露出察觉不到的温柔。

        他修长的双腿已经朝前迈动。

        顾绯不知出于什么样的心境,竟没有马上转身离开。

        而是站在原地看着走向自己的萧褚行。

        周围的呼吸都放缓了,静观着这边的情况。

        那是萧九爷啊!

        那个总是散着无形气压温雅矜贵的人,脚步在无意间加快了。

        “萧董。”

        顾绯的一句“萧董”让他顿住。

        林繁丽不敢直视眼前人,稍微往后退了半步,从骨子里散发的敬意不是装出来的。

        林繁丽没想到顾绯和萧九爷认识。

        心中纳罕又震惊。

        其他人看到萧褚行走向顾绯,脸上的表情也好不到哪去。

        这人明明看着没攻击力,甚至是温文尔雅,待人谦和的样子。

        顾绯却在这些人的眼中看到了敬畏。

        不过就是个萧褚行,有何可怕的。

        “怎么到这来了。”

        萧褚行看着她。

        “恰好经过,被林姐这位星探给挖进来了。”

        顾绯指向准备缩小自己存在的林繁丽。

        林繁丽只能硬着头皮站出来:“萧九爷。”

        萧褚行只是微微颔首,看的却是顾绯,漆黑的眼底滑过一抹复杂:“你想要做艺人?”

        如果是,他倒是不介意用整个公司来捧她。

        只是……

        娱乐圈这地方,太乱。

        终究是不适合她的身份。

        但如果她真喜欢演戏,他也可以替她清扫前路,让她走一条干干净净的道。

        “没这方面的想法,就是想进来参观参观,现在看得也差不多了,也就不打扰诸位了。林姐,感谢您的款待。”

        林繁丽扯了扯笑。

        顾绯的视线从前面的叶昭慕身上掠过,然后转身进了电梯。

        萧褚行并没有刻意,而是自然的跟着顾绯一起进了电梯,其他人见状也不敢走进去了,程临走过来,让大家都去做事。

        又单独将林繁丽叫去了另一边。

        “程助,我这是不是办了坏事?”林繁丽内心再强大也被刚才那一幕弄得心头发虚。

        看顾绯和萧九爷打招呼的举止来看,两人关系有些不一般。

        至于真正的关系,林繁丽不敢往下猜。

        传闻中的萧九爷,向来不近女色,身边连个女性也没有。

        也有小道传闻说萧九爷不行。

        然而这些都未得到证实。

        顾绯前脚进电梯,萧九爷就跟着进去了,这怎么看都有种趋步同行的意思?

        刚才站在外面的人,虽不到十人,却也算是公司内部的高层级别的人物了,对于萧褚行这个人,听到的就更多一些。

        对他的了解,也比下面那些小虾米多点。

        所以对萧九爷这个人也会更加敬畏。

        然而这样令人敬畏的人,却追着一个女人走,怎么都感觉不切实际。

        程临看林繁丽忐忑的样子,道:“这倒没有,九爷过来也只是一时兴起,没别的。倒是你手底下的那位女星,有些逾越了。”

        林繁丽心一紧。

        刚才她也看到了叶昭慕直奔向萧褚行面前说话,确实是逾越了。

        应该说是太放肆了。

        “程助您放心,我会处理好。”

        “一个刚进二线的女星也敢跑到九爷面前说些有的没的,她胆子倒是比其他人大了许多。”

        程临的声音缓慢,却是在说叶昭慕在找死。

        林繁丽心底一颤,道:“是我没教好,错也在我,公司如若要罚我也无怨。”

        “看好你的人,不要让九爷亲自开口处理,”程临淡淡的扔下这句就走了。

        林繁丽出来时,脸都惨白的。

        叶昭慕却不甚在意的走过来,脸上挂着笑,“林姐。”

        林繁丽皱眉盯着叶昭慕半响,沉声道:“你跟我来。”

        叶昭慕见林繁丽冷了脸,无所谓的耸肩,跟着人下楼了。

        到了安静的排舞室,林繁丽就沉声道:“知道自己能上二线是谁捧的你,是公司。九爷在匪行公司的地位,那就是天!你把天给招惹了,面临怎样的后果,你自己清楚吗。”

        叶昭慕挑了挑指甲,并不在乎的道:“能有什么后果,无非就是雪藏或是封杀呗。”

        “你还知道自己惹了多大的麻烦,”林繁丽看到她这个态度,都要气笑了,“你以为只是封杀那么简单吗?”

        九爷动了怒,她连生存都将会成为一个大问题。

        还会因此连累她这个经纪人。

        “怎么,他还能将我杀了不成?”叶昭慕溢出媚态的眼,微微眯了眯,暗藏着几分锐利,“什么天啊天的,林姐你就是太夸张了。我可不怕这些,林姐也不用劝我了,只要我能给公司带来利益,公司就没理由那么对我。”

        林繁丽一阵头疼,“你别把自己看得太重了,刘总如果处罚下来,我可没能耐保你。”

        “真到了那种情况,林姐也不必费劲来保我。”叶昭慕并不在乎这些。

        能动她的普通人,还没存在。

        一个萧褚行而已,她还没放在眼里。

        *

        顾绯看了眼跟着自己进入电梯的人,没开口说话。

        萧褚行却按了电梯直下的键,转过身,将顾绯揽到了怀里。

        “……”

        顾绯冷不丁的被人抱住,身体僵硬。

        “在我表明心意后你一次次出现在我面前,是在考验我的定力?”

        他的声音无奈又温柔。

        顾绯:“……”

        好像是他故意出现在自己面前吧。

        “如果你真想做艺人,匪行的资源会为你全部开放。”

        “我没想做艺人,”顾绯将人推开,“离远点,热死。”

        萧褚行站在一边,看着她突然清雅的一笑。

        顾绯了他一个白眼:“笑什么。”

        有什么好笑的。

        “绯绯,你并没拒绝我。”

        说明心里并不排斥他。

        视线落在她的手腕上,看到那金枝镯子,萧褚行感觉真的很适合她。

        顾绯将袖子撸下来,遮住手腕的镯子。

        “没拒绝你并不代表就是接受,萧九叔,咱们差辈呢,你做这些禽兽行为,你家里大人知道吗?”顾绯又忍不住翻了他一记白眼。

        萧褚行低笑,“不知道,还有,我们并不差辈,只是比你大六岁。”

        “六岁差得大了,我十六的时候,你二十二,这样一想,你不觉得自己像个禽兽?”

        萧褚行:“……”

        “叮。”

        电梯一开,顾绯就大步走出去。

        萧褚行也迈着修长的双腿紧跟。

        顾绯坐进自己的车,就看到他打开了副驾驶座的门要坐进来。

        “你干什么?”

        “我的司机吃坏了肚子,将车开去了医院,”萧褚行径直坐了进来。

        顾绯真想冲他的脸“tui”一下。

        这么蹩脚的谎也编得出来。

        幼稚。

        顾绯看他坐进来就系安全带,没办法,总不能将人踹出去。

        “去哪。”

        上了车,顾绯发动汽车就没好气的问。

        “先去办你的事。”

        萧褚行并不急着办事。

        顾绯:“……”

        她将车停下来,盯着他:“去哪?”

        大有一副你不说清楚去哪,她就准备将人踹出去的架势。

        萧褚行知道这已经是有了进步,也没敢做得太过,“回别墅。”

        顾绯听了就想骂人,从这出发,一路闯红灯也得两个多小时。

        忍了忍,顾绯还是忍住了没往他脑门上拍去。

        就当接了个客。

        “行,您老坐稳了。”

        顾绯的动作很粗暴,看上去就像是要飚车似的。

        萧褚行却看着她,嘴角微勾。

        将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摘了下来。

        顾绯没分神去看这个帅出边际的男人。

        她怕自己出车祸。

        争取近三小时的相处时间,萧褚行尽量说着轻松的话题,并没提及他对她的喜爱。

        很寻常的回忆话题。

        提到当年,顾绯不免想到自己十二岁时离家,远渡海外,辗转多国,深入最肮脏的地方,将自己训成了另外一个人。

        像他们大家族的子弟,不是早早接手家族大权,就是跟在掌权者身边做继承人的培训。

        总归一句,将来他们都是接掌大权的人物。

        她的人生并没有什么接掌家族大权的想法。

        在外,有重担,有少年人的恣意。

        她想过,自己一生可能就要奉献出去了。

        事实上也是如此。

        如果没有这次重来的机会,会有另外一批人顶替而上,为他们这些牺牲的人报仇。

        至于能不能报,却不得而知了。

        敌人太强大了。

        强大到让他们这些普通人无法触及。

        她出卖了自己的灵魂,换来这样一次机会。

        顾绯侧目看了眼身旁坐着的人,不想对方却一直在注视着自己,冷不妨的又和他温柔深邃的目光对上。

        顾绯暗自叹气。

        “你有心事?”

        “没有。”

        “绯绯……”

        “别,”顾绯头疼的抬手制止他温柔的轻唤,“我受不住。”

        心还是太软了啊。

        萧褚行脸上闪过一抹受伤的神情。

        顾绯加快了速度,赶紧将这人送走,自己好逃,不,好走。

        接下来,顾绯一言不发,不管萧褚行如何摆出可怜模样,坚决不看他一眼。

        到了他那个大别墅,将车停下来,“萧九叔,可以下车了。”

        里面的佣人听到声响,就赶紧跑了出来。

        顾绯看到站在外面的那些人大气不敢喘,挑眉看着不肯下车的人,咬了咬牙,突然倾身过来。

        萧褚行心头倏地一跳!

        有些期待。

        顾绯倾身过来时,一股淡雅的香扑鼻而来。

        她突如其来的亲近和气息,多少让萧褚行晕乎。

        “啪嗒!”

        车门和安全带同时被打开。

        “走你的!”

        顾绯一脚踹了过来,踹的角度也刁钻!

        直接将清雅矜贵的男人踹出了车内,顾绯干脆利落的关上车门,单手划拉方向盘,一个单手飘移,嗖的一下,消失了。

        别墅庄园的佣人,两眼呆滞,全傻了!

        萧褚行被踹得一阵发懵!

        站在原地,回过神,轻拂了下西装上的泥尘,低笑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