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佛系贵妃又剧透了在线阅读 - 第285章 裴玄凌,你个大骗子!

第285章 裴玄凌,你个大骗子!

        第285章裴玄凌,你个大骗子!

        “天不亮时,殿下就带着一众侍卫离开了。”言霜一板一眼地回。

        言霜是太子身边的女侍卫,此人和虞冰性格差不多,言行刻板。

        “什么?这不可能!”蒋诗诗回到马车,掀开侧边的车帘,看了看马车四周的情况。

        没有浩浩荡荡的侍卫队伍,只有太子留给她的数十名侍卫队。

        难道真如言霜所说,太子弃她离去了?

        蒋诗诗再次掀开前头的车帘,问言霜:“太子离开前,可有同你说什么,或是有什么话让你转交给我?”

        言霜:“殿下没留话给你,只说这次回京的路上凶险非常,兴许还会遇上刺客,而你非但不会什么武功,还身体病弱,将你带在身边实在是不方便,这样于你于他都不好,所以就此分开,让我们护送你回京。”

        蒋诗诗:“......”这话说的,只差没说她是个累赘了。

        这一刻,她算是认清太子抛下她的事实!

        可那个男人昨晚不还答应得好好的,说是等巡察完钱塘水利,回京时任由她找几个想玩的地方,好好带她游玩几日的。

        结果呢,转头就弃她离去了。

        回想起昨晚的种种,从男人一开始急着回京,不愿意逗留游玩,到后来爽快答应下来,再到之后,甭管她说什么,他都应承下来。

        难怪他当时那么好说话,原来只是敷衍她罢了,想必那时就做好了与她分道扬镳的准备。

        呵,难怪人常说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她这次算是深刻体会到了。

        可是,即便他不想逗留游玩,那也不至于和她分开回京吧?

        他这个样子,就像是故意躲着她似得。

        可他为何要躲着她?

        甭管太子因为什么原因与她分开,蒋诗诗都不能够接受男人的不辞而别。

        她站在马车前头,冲着外头气呼呼的大喊:“裴玄凌,骗子!你这个大骗子!”

        大喊几声发泄完情绪,蒋诗诗回到马车内,简单地洗漱了一下。

        然后,她闲马车内太闷,索性和言霜并排坐在前头。

        言霜从一旁递给蒋诗诗一个纸袋。

        看着那个黄皮纸袋,蒋诗诗没接,“这是什么?”

        言霜:“今早路过集市时买的肉夹馍,还热乎着。”

        “......”听说是肉夹馍,蒋诗诗接过纸袋,狠狠地咬了口肉夹馍。

        没一会的功夫,她就吃下了三个肉夹馍。

        赶车的言霜看到蒋诗诗这样好的胃口,嘴角不由得微微一抽。

        这要是别的女人被太子殿下抛弃了,早就哭天喊地抹泪了,哪里还有胃口吃东西啊。

        难怪太子殿下离开前,特意嘱咐她除了保护蒋良娣安全,在吃食方面也要多多照顾蒋良娣。

        吃了三个肉夹馍,蒋诗诗从车内取了个水袋,咕噜咕噜灌下大半瓶水。

        吃饱喝足,蒋诗诗用手帕擦了擦嘴。

        吹了一会冷风,蒋诗诗冷静思考了一会,开口问:“太子他们往哪个方向去了?”

        言霜眼神闪躲,“这个我不知道,我只负责将您平安护送回京。”

        蒋诗诗:“你不说我也知道的,太子还要巡察钱塘,他肯定带着虞冰等人去钱塘了。”

        “虞良娣武功高,殿下自然要带着她去钱塘......”话已经说出口,言霜才发现自个说漏了嘴,立马就打住了。

        “......”确定太子是去了钱塘,蒋诗诗问:“咱们虽然和太子分开了,但总归有信鸽通信的吧?”

        言霜一脸警惕,“你要干嘛?”

        蒋诗诗:“我要给太子通信!”

        言霜:“都说了我只负责护送你回京,别的我可不管。”

        “太子只是与我分开,又没说不让我和他通信。”蒋诗诗试着说服言霜,“再说了,殿下之所以与我分开,是害怕被追杀时我会受伤,如今我要和他通信报平安,顺便在信上写些体己话给他。”

        之前和太子在一起时,太子身边除了有只黑鹰用来传递消息,时不时还会收到信鸽传来的信儿。

        如今他和太子分开,言霜肯定也有信鸽用来和太子联系的。

        “......”言霜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蒋诗诗的话,而是在考量蒋良娣在太子心中的地位。

        虽说太子这次弃了蒋良娣,只带虞良娣去钱塘。

        但是,这一路以来,太子和蒋良娣之间似乎更亲密些。

        哪怕在客栈歇脚时,太子也只和蒋良娣睡一屋,从来没和虞良娣睡过一间屋子。

        难道当真如蒋良娣所说,太子不是嫌弃蒋良娣武功太废是个累赘,而是担心被追杀时牵连蒋良娣?

        思及此,言霜对着天空吹了个长而响亮的口哨。

        不多时,一只白鸽就飞到了言霜肩头。

        言霜指着那只白鸽,对蒋诗诗说:“这是我身边的信鸽,你把信写好,一会绑它腿上就行。”

        不过是通信而已,想必蒋良娣也整不出什么幺蛾子来。

        “好。”蒋诗诗立马回到马车内,找到纸笔开始写信。

        约莫一炷香后,她将写好的信条折好,交给了言霜。

        言霜看都没看,当着蒋诗诗的面将信条绑在信鸽腿上,再将信鸽往高空一抛。

        那白鸽就扑腾着翅膀,展翅高飞,往钱塘方向而去。

        看着逐渐飞远的信鸽,蒋诗诗心情有些复杂。

        根据书中的剧情,太子这次回京路上会遭到穆王党各种追杀,即便太子能够回京,却已经伤痕累累,落得个病重离世的下场。

        一旦太子离世,距离她殉葬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那么多次的剧透惩罚都熬过来的,说什么也不能在这紧要关头掉了链子。

        **

        当天午时,太子等人达到了钱塘。

        黄得昌和虞冰找到了一家客栈歇脚,众人刚到客栈,那只黑鹰就带着几只信鸽停在了客栈长廊的栅栏上。

        见状,黄得昌将信鸽上绑着的信条一一卸下。

        即便出远门,殿下每日都会收到许多信件。

        有些是京城送过来的,有些是各地门客送过来的。

        一些无关紧要的信,都是他帮忙代收,再转告给殿下的。

        由于他这个太监大总管深得殿下信任,有时候殿下忙着批阅公文,碰到重要文件,也会让他帮忙读信。

        今儿一共收到了六封信,由于信条是绑在信鸽腿上的,就没有信封。

        他先是看了看信上开头的署名,居然看到了蒋良娣送来的信!

        本以为是蒋良娣刚离开殿下,这就思念殿下,写了信过来。

        不曾想,那信上第一句话就是“黄得昌,不要告诉太子!”

        什么?这封信居然是写给他的?

        于是,他多瞟了几眼信上的内容。

        信上告诉他,殿下离开钱塘后,回京时经过江宁会遇到危险,让他尽量想办法让殿下避开江宁。

        信上还说,要他这边私下和蒋良娣那边联系,把殿下要去的地方告诉蒋良娣。

        届时,蒋良娣再写信告诉他,让他如何规避危险的地方。

        关于蒋良娣信上说太子会在江宁遇险,黄得昌是非常相信的。

        因为他见识过蒋良娣的厉害,好几次蒋良娣不过无心之举,就帮殿下避了灾祸。

        那时他还以为蒋良娣是殿下的福星,总是无意间帮殿下避祸。

        现在看来,原来蒋良娣不是无心之举,而是早就知道殿下有危险,故作无意,实则有意帮殿下避祸?

        也不知殿下为何非要和蒋良娣分开,这要是把蒋良娣带在身边,能省去多少灾祸啊?

        可自打今儿起,殿下脸色就不大好,他也就不敢多问。

        既然蒋良娣能帮殿下避祸,又让他不要告诉殿下,他便先瞒着殿下试试。

        “站在这发什么愣?”就在黄得昌低头看信时,太子就从长廊的另一头朝他走来。

        一听到太子的声音,吓得黄得昌立马把蒋良娣写的信条偷偷塞进了袖袋里。

        然后,他把另外几封信呈给太子,“是各地送来的信,奴才正准备整理好,给您送去。”

        裴玄凌接过那些信,一封一封地看了看。

        看完了信,他抬头看了眼黄得昌,“今儿的信都在这,没别的了?”

        “......”黄得昌低头垂眸,不敢去看太子的眼睛,“没别的了。”

        接下来的两日,太子巡察完钱塘的水利后,就带着大批侍卫动身回京。

        作为太子身边的管事大太监,黄得昌想让太子绕道江宁,简直轻而易举。

        回京的路上,黄得昌想到蒋良娣信上说太子在江宁会遇险,便以“江宁多地泥石流垮山,许多道路不通畅”为由,与太子等人避开了江宁,绕远道而行。

        果不其然,避开江宁后不久,太子在江宁安插的门客就写来了信,说是穆王、蜀王联合当地官府,全程搜查北漠贼人,实则就是想搜查太子!

        虽然黄得昌相信蒋诗诗,但他心里头总觉得这种事情比较玄学,一开始有点半信半疑。

        直到得知江宁确实有危险,黄得昌就更相信蒋诗诗了。

        有了这次非常成功的合作,黄得昌便经常和蒋诗诗通信,汇报太子接下来会经过的地方。

        蒋诗诗再回信,告诉黄得昌要避开哪些地方。

        就这样,一连好几日,太子都畅通无阻,平安无恙。

        太子这边是平安顺利,可蒋诗诗却动不动晕倒吐血。

        言霜为了照顾她,只有放慢脚程,时不时熬滋补调理的药汤给她喝。

        **

        一晃到了九月下旬,这一日,太子等人在杭州客栈歇脚时,黄得昌又一次整理信鸽送来的信条。

        当他看到有蒋良娣送来的信条时,心中一喜,偷偷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准备偷看信条内容。

        然而,就在他蹲在客栈一角偷看信条时,背后突然传来一道清冷的嗓音:“作何躲在这看信?”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黄得昌吓得整个后背一凉。

        心道完了完了,这下要完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