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惊!我娇养的反派夫君意识觉醒了在线阅读 - 第170章 救命之恩以身相许

第170章 救命之恩以身相许

        第170章救命之恩以身相许

        安书瑶盯着床帐,仔细的回想了一下:“相公,我刚刚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小的时候,梦见了一个奇怪的小男孩,他好像要自杀,又死死拉着手腕似乎在控制自己一样,真是太怪异了。”

        陆矜神色愣了愣,他声音含着细颤:“然后呢?”

        “然后。”安书瑶打了个哈欠:“我就把他的刀子抢了过来,然后教育他小孩子不能玩刀子。”

        陆矜揽她紧了一些:“那你还记得他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吗?”

        安书瑶摇摇头:“不记得了,也许是个过路人吧,只是我恰好帮了他,以前小时候的记忆有些模糊了,我也有些忘了。”

        “忘了便忘了吧。”陆矜暗哑的嗓音响起。

        安书瑶也懒得费神去想,她记忆里确实没有这号人物,要不是做了一个这么莫名其妙的梦,她都不一定能想起来呢。

        于是她闭着眼睛又睡了个回笼觉。

        可陆矜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人与人真的很不同。

        她能把那次际遇当成帮了一个过路人,而陆矜却要记一生,如果没有安书瑶,他恐怕已经死了。

        因为安书瑶的这个梦境,一下就把他的记忆拉回到以前。

        从出生就不被自己支配的人生让他感到恐惧。

        恐惧之后就要绞尽脑汁的想着要怎么才能平安的活下去,他并不想次次被人刺杀,暗杀,甚至担心自己有一天会在睡梦中死去。

        这种担心直到他八岁那年,他被人逮着机会给绑了,他拿着刀防卫,好不容易跑了出来以后却发现自己的身子又不受控制,那尖锐的刀尖对准了自己。

        仿佛他的命运已经被上天谱写好了,在某一个时间段他就可以光荣的退场,腾出位置给别人。

        他怎么可能甘心,于是拼劲全力的控制自己,最后却被安书瑶这个奶娃子救了。

        她拿着刀教训自己的样子仿佛历历在目,明明自己才三岁,说起话来偏生老气横秋的。

        再见的时候她八岁了,而他十三岁了,他稚嫩的脸庞已经张开,颇具少年的美感,而安书瑶依旧是那个白糯糯的雪团子,每天咧着一口小白牙笑得灿烂。

        他还记得她,而安书瑶早已忘了他这个过路人。

        “瑶瑶。”他轻唤了一声。

        “嗯?”安书瑶迷迷糊糊的应道。

        陆矜沉默半晌才道:“寺庙的老和尚说,姻缘是上天注定了,是有渊源的,而咱俩之间,你觉得有没有一种可能,是你上辈子救了我,所以这辈子我来以身相许了。”

        安书瑶清醒了一些:“哪间寺庙的和尚啊,这不是纯纯的忽悠人嘛,相公咱们可不兴信这些哈。”

        说完,她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救命之恩以身相许吗?听起来倒是挺浪漫的,会不会太刻意了一些?”

        “你编个故事也适当像一些,以前你是太子大多都生活再东宫的,而我在宫外,咱俩见面的时间,除了学院的校考能见上一面就没有了。”

        而且这个校考还是考骑射的时候,这个校考是男女不分开的,难得的统一在一起考试,只是依旧男子记录男子的,女子记录女子的,只是女子可以在一旁观看男子比赛。

        安书瑶头靠在陆矜的肩上:“说起来,我还挺想念京中的小姐妹的,以前跟我玩的好的有几个,只是后来慢慢的渐行渐远了。”

        陆矜声音很淡:“然后呢?”

        提到盛京的事,安书瑶兴致高涨了一些:“你还记得那个小郡主谢嘉悦吗?我以前跟她关系可好了。”

        谢嘉悦,异性王谢慵的女儿,算是盛京的顶级贵女。

        安书瑶遗憾的摇了摇头:“只是后来不知道怎么就没联系了,还挺可惜的,她好像喜欢我三哥。”

        “以前还让我给她出谋划策呢。”

        陆矜:“……”

        听着安书瑶给他谱八卦,他问道:“那时候你们多大?”

        安书瑶仔细的想了想:“八岁,还是九岁来着。”

        “……”

        所以她们八岁九岁就开始知慕少艾了,陆矜一时有些无语,那时候自个儿本身都是个小屁孩,哪里会懂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就跟闹着玩一样。

        他问道:“那后来呢?谢小郡主还喜欢你三哥吗?”

        安书瑶伸着懒腰坐起身:“这我就不清楚了,十岁那年我离京了,回来以后她跟她爹去了边疆,再回来的时候我正好嫁给你也跟她没怎么联系,然后就是流放了,都没见她几次。”

        “说起来也是怪可惜的。”

        安书瑶是可惜了,以前她跟谢嘉悦的关系就是铁中之铁的闺中密友,她穿上衣裳坐起身,揉着脑袋嘀咕道:“不过我觉得有些奇怪,我总感觉我的记忆断断续续不连贯,像是被剪了一样,唉,可能真是年纪大了,记忆里衰退了。”

        她才十六岁,明年满十七,这年纪哪里大了,还是花儿一样的年华。

        安书瑶穿上棉衣就走了出去,她的话引起了陆矜的重视,记忆力衰退?这又是因为什么?

        早上,穆城主又跟着袁熠一块儿来了,而他起这么早的原因竟然只是为了混一顿早饭。

        为此,他还把魏池鱼也叫上了。

        魏池鱼现在恨不得离穆城主百米远,他这一副乡巴佬进城的模样真的是太丢人了!

        但是他还不自知,边吃边夸安书瑶做的早膳也不错。

        袁熠此次带了三十多个人来,长长的一排很是壮观。

        在安书瑶的带领下,他们去到了荒地,这是袁熠第一次见到安书瑶的地。

        他看着一片绿油油的辣椒,然后这泥土一点都不肥沃,他有些不敢相信:“你就是在这种地里种出东西的?”

        安书瑶奇怪的看他一眼:“我这地可是经过我改良的,好着呢,要不是又要下雪了,我还可以继续再种。”

        袁熠有些惊奇:“你这地这么神奇?在安州冬天很难再看见一片绿油油,你这儿倒是独特。”

        安书瑶得意的扬眉:“那可不,也不看看是谁的种子,给我再荒再贫瘠的土地,我都能把那块地变成良田你信不信?”

        袁熠闻言,眼睛一转,狡黠笑道:“清风寨那块地被清了,那片林子也变成无主之物,你有没有兴趣拿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