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末世鼠辈在线阅读 - 078 正义之战3

078 正义之战3

                        两米多高,下半截水泥上半截铁栅栏的围栏根本挡不住人,翻过去非常容易,而且过去之后就不怕被发现了,这里的树枝和树叶更密集,看来绿化太好也有缺点。

        由于停电,门禁系统失灵了,楼门里面黑黢黢静悄悄。说实话,挺瘆人的,要是此时蹦出来一只丧尸,几乎就能演恐怖片了。

        可惜的是不光没有游荡的丧尸,就算各家各户里面也没有任何动静,看起来这伙人已经把小区清理干净了。没想到吧,此时丧尸不仅不会要命,还会救命,救他们的命!

        六楼西北的户型很好找,房门虚掩着,不想虚掩也不成,门锁都被破拆掉了。洪涛在上到三楼时特意进入走廊看了看,对方破拆的方法居然和自己如出一辙,也是先把防盗门的锁芯打掉,然后找到固定门把手的螺丝,整个锁芯也就没用了。

        “14号收到……两个小时之后换班……哦,完毕!操他妈的,又加班,光知道让我们加班,你们他妈的搂着娘们睡大觉……”

        这扇防盗门挺新,无声无息就打开了一条足矣让人溜进去的缝隙。客厅里没人,哨兵应该在主卧的阳台上,好像正在和谁通话,情绪很不好。

        “啪嗒……”屋里的家具完备,但地面上散落着不少东西,很显然是被搜过。洪涛用掌心捂住手电只漏出微弱的光亮,蹑手蹑脚进入了通往卧室的走廊。然后从地上捡起一支笔甩手扔向了防盗门,自己则闪身进入走廊中间的卫生间,屏住呼吸靠墙站住。

        “谁啊?……”卧室里的咒骂声突然断了,随着询问一道亮光闪起,哨兵走了出来,速度很慢,手里握着一把西式菜刀,胳膊伸的老长,就放在身前。

        “操,说过都少次了,换把锁换把锁,万一有活尸钻进来让老子一个人怎么对付!”举着手电到防盗门外转了一圈,没发现任何异常,哨兵嘀嘀咕咕又走了回来。这次速度正常多了,也随意多了,刀子虽然还在手里,却已经和手电拿在了一起,腾出一只手去兜里摸出烟盒。

        “呃……呲呲呲……扑通……咣当……”可惜烟还没叼进嘴里,余光就发现左边的卫生间里有东西。想转身抬手,却觉得身上的力量仿佛都随着呼吸跑掉了,还有一股热乎乎的东西从脖子里喷射出来,打在墙上发出水流声。

        然后人就慢慢的坐了下去,一股股鲜血仍旧从脖子的伤口中向外喷射,只是力度不如刚刚的几股充足,只有一尺多远了。

        要人命说麻烦会很麻烦,面对面互相抡刀,刨去常年接受特殊训练的,指不定谁先扎到谁呢,扎不准也很难在短时间内让人失去抵抗。

        藏好,在人最放松的时刻,只需手里的刀子够锋利,找准了部位,在脖子侧面轻轻戳一下,划个寸来长的小口子,一条鲜活的人命就没了,和杀鸡抹脖子没啥差别。

        “好吧,让我听听你们都在说啥呢……”简单的翻了翻还带着体温的尸体,没有枪、穿着防刺服、有把菜刀,还有一只手台。

        看了看上面的频率,洪涛拿出自己的手台也调到相同频率,记忆到频道2上,又照了照哨兵的脸。很年轻,二十出头的样子,头发乱蓬蓬的,有黑眼袋,看起来这些天没怎么睡好。

        “胡子哥……那辆车走远了,不知道去哪边,我追过去的时候它已经没影了,估计就是辆跑错路的,看到路障赶紧掉头溜了,算它命大!完毕……”耳机里传来了男人的汇报,不是本地口音,叫的应该是胡子哥。

        “明天你和弟兄们再辛苦辛苦,把南边的路口也堵上,想办法再弄亮一层灯光。有了这些灯,说不定还有更多飞蛾过来扑火……完毕!”回答的应该就是胡子哥,声音挺闷的,还有点喘,听不出年纪。

        “你他妈倒是会享受……别忙,一会儿就让你小子吃不了兜着走!”以洪涛的经验,这家伙要不就是在健身,要不就是在床上用功,再联系到现在的时间段,锻炼的可能性应该不大。

        “三儿,到了吗?完毕!”洪涛不敢在这个频道里停留太久,切换回自己的频道呼叫焦三。

        “快了、快了,别催,我都快跑没气了……完……毕!”焦三也回答的呼哧带喘,但他就没那个胡子哥潇洒了,真是在大半夜的健身呢。

        “孙哥,看得到我招手吗?完毕!”径直走到阳台上,洪涛大模大样的冲北面挥了挥手。这这个距离上,旁边楼上的另一个哨兵只能看到人影,啥也分辨不出来。这不,他也懒洋洋的挥了挥手,然后就靠在墙上不动了。

        “看见了……你真把他弄死啦?”哨兵能看到自己,楼下马路对面的孙建设应该也能看到。可这老家伙藏的真好,洪涛居然看不见,直到他探出头来。

        “怎么着,您还打算兵不血刃就把孙子救出来啊……那这个活儿我真干不了,要不您另请高明吧!完毕……”洪涛翻着白眼,直接把频道又调回了哨兵的。

        “喂,我在呢,什么事儿?”听了几分钟,看到孙建设从车后面露出半个身子一个劲儿的冲这边挥手,才把频道又调了回去。

        “焦樵到了,下一步该怎么办?完毕!”孙建设估计是喊了洪涛好几次,没得到回复。

        “往南二十米,慢慢走过来。别怕,那个哨兵看不到的!注意啊,是慢慢走,别跑,完毕!”洪涛站在哨兵位置,又找到了新角度观察其他哨兵的视野。

        反正自己是看不到对面那个哨兵楼下的街道上有没有人走动,对方应该也是这样的。只有靠近围栏之后才会被灯光照射出来,但对面哨兵的视野就被树叶挡住了,只能看到自己在不在岗位上。

        “六层,上来吧,没人,完毕!”眼睁睁看着老孙和焦三闲庭若步般的越过马路,翻过围栏,洪涛发现对面的哨兵又点上一根烟。这家伙烟瘾够大的,这么会儿抽三根了,干脆自己也点上一根吧,去去扑面而来的血腥气。

        “我操……小心脚下,差点滑我一个跟头……死人好像也没那么可怕,洪哥,我咋就没有吐的感觉呢?”很快门外有了轻微的脚步声,然后就是焦三的抱怨。他吐没吐不清楚,反正已经紧张到极点了,具体反应就是话太多。

        “来,你站在我这里,啥也不用做,先帮他们当会儿哨兵。孙哥,把枪给我……”洪涛没劝也没宽慰,爱紧张不紧张,爱吐不吐,这种情绪是没法用几句话就消除的,索性不搭理,干自己该干的。

        “我陪你一起去吧……放心,我没事儿,好歹也当过兵的……”孙建设并没进卧室,而是站在走廊的尸体旁边就那么近距离盯着看。他倒是挺会调整心态,多看看也就没事了。

        “要不您把他拖里面去,这里有点碍事!”洪涛也不客气,你不是愿意以毒攻毒嘛,那成,我再加把火,光看印象不深,亲自动手碰碰才管用。

        孙建设真不含糊,弯腰拉住尸体的腿拖进了卫生间,还顺手拿出拖把擦地上的血迹,太多了,黏糊糊的很滑。

        等老头擦完,洪涛带头走了出去。这次去的是对面房间,那里正对着小区中心。洪涛也没说什么,直奔客厅阳台,随手抄起个凳子就把阳台玻璃给打碎了。在寂静的夜里,碎玻璃从六楼掉落,稀里哗啦的很刺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