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末世鼠辈在线阅读 - 079 正义之战4(来点推荐、收藏、月票吧)

079 正义之战4(来点推荐、收藏、月票吧)

        “喂,4号、14号、10号,你们听见什么了吗?是哪儿的声音?完毕!”不大会儿,那个低沉的声音又从耳机里传来,这次好像不喘了,看来他的持久能力也不咋地,还不到二十分钟呢。

        “胡子哥,4号没发现什么……完毕!”

        “胡子哥,10号听到了,好像在西边……完毕!”

        “胡子哥,14号报告,13号楼上有动静,完毕!”几个哨兵的报告依次给出,洪涛也大着舌头说了一句。

        “13号楼是谁带人清理的?3楼的,都他妈别睡了,说话啊!”被称作胡子哥的人立马咆哮了起来。

        “胡子哥,是我带着五队清理的……完毕!”很快就有人承认了。

        “胖子啊,让我说你什么好呢。前天8号楼里漏了两户也是你们清理的吧?这种事还能偷懒,你不怕死啊!马上带人上去看看,我就在窗户这里盯着,十分钟不出来,明天你就去地下室报道吧!”

        胡子哥很生气,不过还是给了这个叫胖子的一次改过自新机会。看来这人是他的嫡系,连续犯了两次错误居然还没惩罚。

        “看,这帮家伙的老巢在那座楼的5层!”洪涛耳朵里听着,眼睛一直在扫视外面黑黢黢的楼房影子,很快就有了发现,斜对面有座楼出现了亮光。

        “是5号楼,前面就是小花园,现在过去吗?”孙建设也看到了,马上报出了楼号,还把背上的钢板弩拿了下来。

        “嗯,不急,再等等!”洪涛没有动,依旧死死盯着那里。

        几分钟之后,从5号楼里走出来三个人影,都拿着手电,晃晃悠悠的向这边走来。到底哪个是胖子分不清,反正没有太胖的人。同时,楼顶房间的灯光也熄灭了。

        “咱们这样,等他们三个上到13号楼的顶层再过去堵着,这可是20多层啊,还没电梯,爬上去再走下来,啧啧啧,累死这几个孙子!”

        到此时洪涛心里已经大概有谱儿了,5号楼是这伙人的老巢,它差不多位于小区中间。自己所在的这座楼是14号,向东依次是13、12、11和10,向北则是4、3、2。

        其中4号、3号、10号楼都有哨兵,加上自己所在的14号楼,构成了小区西侧和南侧的第一道防线。而且这道防线防御面都是外侧,只要不发出太大声音他们应该发现不了小区内部的变化,比如12号楼的。

        而孙建设儿子家在6号楼里,接近小区的北侧,现在还过不去,只能等清理完这伙人之后再说。反正都隔了那么多天,也不急于这几个小时。

        “5号楼地下室有什么您知道吗?”还有一个情况需要核实,刚刚胡子哥提过,如果胖子再偷懒就让他去地下室报到。

        “呃……物业公司在地下一层……”孙建设原本就住在这里,对小区的大多数设施还是挺了解的,想了想给出答案。

        “嗯,这就对了,被我弄死那家伙身上穿着防刺服呢,但和警察的装备不太一样,应该是小区保安的。装备肯定来自物业公司,这伙人里估计也有物业的。对了,你知道物业公司里有没有人留胡子?”

        “有!有个副经理下巴上就留着胡子,他和我是本家,可是这家伙很霸道,整天带着几个保安在大门口吆五喝六的,因为车位的事儿可没少和住户吵架,听我儿子说还动手打过架,把住户给打伤了。不过事后派出所也没咋地他,关了一宿就放出来了……你认识他?”孙建设想也没想就找到了合适的人选,还有其人大概的事迹。

        “这伙人的首领叫胡子哥,保不齐就是他!”得,最后一块拼图也有了,洪涛觉得自己离洪尔摩斯已经无限接近,就算真福尔摩斯来了也就是这个水平了吧!

        “好嘛,这哪儿是给业主服务啊,这是来专门祸害的!”

        孙建设指了指洪涛的手台,又指了指焦三待的屋子,终于明白了,除了佩服这位领导的能力之外,还有感慨。想想也对,要不是小区里的人,怎么会盘踞在这里呢,还如此熟悉环境。

        不怪胡子哥生气,胖子办事是真拖沓,都半个小时了,他们三居然还没走到楼顶。要问洪涛咋知道的,用眼睛看呗。他们一层一层挨家挨户搜呢,看看手电光就知道大概进度。

        “三儿,你就在这里待着,给我手台……这是他们的频道,你来回切换着听,但千万别说错了台。我和孙哥去旁边的楼里杀敌,你见机行事懂不?如果我们俩暴露了就还从这里撤退,到时候盯着点对面那孙子,有机会就把他射死!”

        大概又等了十分钟,终于看到顶楼几层有点亮光,洪涛带着孙建设回到卧室和焦三交待了几句,也不管他啥意见,转头就下楼而去。

        韩立勇,外号韩胖子,来京三年了,一直在小区物业里当保安。

        这个活儿挣钱不多,屁事儿不少。每天看着业主们穿着名牌、开着好车、俊男美女的晃来晃去,明明就生活在一个环境里,可身边的任何一个东西、任何一种快乐、任何一丝虚荣都不属于自己,还是那么遥不可及,心理落差极大。

        第二年的时候,他遇到了一个长相甜美、性格活波的姑娘。她每次路过大门口都会冲着自己笑,后来才知道,她几乎冲每个人都笑,可是在当时,那个笑容就是自己独有的。

        两个人从打招呼、聊几句、帮忙收快递逐渐熟悉了,姑娘姓王,比自己小一岁,也是北漂,还是老乡,在房地产中介上班,这里的房子是与同事合租的。

        足足鼓了四五个月勇气,韩立勇终于勇了一回,主动请姑娘吃饭。她去了,那顿饭是韩立勇二十六年里吃的最香甜的一顿,虽然只是街边小馆子。

        同时那顿饭也是韩立勇一生当中吃的最后悔的一顿,姑娘看出了他的心思,明明白白的说了,根本不可能。人家背井离乡是来追求美好生活的,而韩立勇要文凭没文凭,要本事没本事,就连模样也是差强人意,没一点和美好生活沾边。

        姑娘走了,笑容依然那么甜。韩立勇醉了,心中全是恨。

        他恨姑娘的决绝,为什么把自己说的如此不堪。恨父母的无能,干嘛在家种地不去当官做生意。恨公司领导的刻薄,你们有房有车,却给自己开这么点工资。恨社会的势利,干什么都要用钱来衡量,而这个正是自己所欠缺的;恨所有人,所有比自己过的好的人……

        当晚回宿舍的时候,酒壮怂人胆,他把停在暗处的两辆车给划了。结果还没睡醒就被派出所带走了,赔钱肯定没有,工作肯定也没了,拘留那是肯定的。

        后来听表述孙大成说,幸亏没再去划第三辆,那辆车价值200多万,如果划了,恐怕就不是治安拘留的罪过了。

        表叔也在物业公司里上班,但比自己混的好多了,手下管着十多个保安,还有一群外表很凶猛的朋友,路子很野,连物业公司经理都要让他三分,骂业主更是和骂孙子一样。

        自己这个工作就是托表叔给找的,现在丢了差事,表叔非但没埋怨,还把自己弄到了他的物业公司里继续当保安。虽然说工资依旧没多几个钱,但可以跟着表叔去赚些外快了。

        至此韩立勇才知道,合算表叔早就不靠工资活了,比如去给别人当打手,追债、恐吓、讹诈,反正啥来钱就做啥,而且不是一个人,是一伙人,其中不乏在其它物业公司里做保安的同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