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 > 1129 武侠篇:江山疑云
    “呵呵,逍遥山庄的庄主果真厉害!”

    “这与我们刑罚之中的蜜糖配蚂蚁的效用,如出一致啊。”

    “只不过,那个又疼又痒的滋味,倒是有那悍不畏死的人能抗到最后。”

    “但是我看庄主这毒药,怕是功效大的不是一般。”

    “啧啧啧,我们兄弟二人若是能早早的遇到庄主这般的人才,说不定也早就升官发财调到更重要的岗位去了!”

    桀桀桀桀桀……

    两个逻辑死的胖子在幻想的一下这个美好的世界之后,就开始踏踏实实的办起了正事儿。

    “天残,你是招还是不招?”

    当张胖子刚刚问出这一句话的时候,一双血忽淋拉的手突然就从他们两人之间的牢笼缝隙之中探了进去,一把就抓住了悬空挂在架子上的天残的脚踝。

    这一抓,绝对是使了大力,女人纤细的手指以及锐利的指甲,将天残本就没有一处好皮的小腿……给抓出了点点的血滴。

    但是这个被人掐住的男人,却是没有半分的恼怒,那凶残如同狼一般的眼神中,竟是露出了难得的一抹的温柔。

    他低着头缓缓的看了一眼这双已经称不得为人手的手掌,再瞧了一眼那个已经无力抬头朝着求助的……匍匐在地的哑女的身影,终于发出了一声微不可查的叹息。

    “我招……”

    一声僵硬的,嘶哑的,仿佛牙牙学语的幼童一般的音调,竟然从天残的口中被吐露了出来。

    一下子就让那两位自诩从未曾瞧错人的老吏大吃了一惊。

    “你?不是哑巴?”

    听到对方如此问的天残,则是带着些许苦笑的摇了摇了头,将自己那一只刑讯之时也被保护的很好的右手微微的抬了起来,朝着纸笔所在的方向伸了过去。

    这是要提笔写字的意思。

    而站在牢狱之外的两个人在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后,就赶紧打开牢房的门,将这准备了许久的毛笔给塞入到了天残的手中。

    犯人与牢头,一人执笔,一人托纸。

    一句句话语,就在这张白纸之上游走了出来。

    待到这一句句让人看不太明白的话语给递到了顾峥的手中的时候,这位正在感受他特制出来的药浴大桶的庄主,却甩着这张纸笑了。

    “什么叫做,是老庄主下命令要杀了我的?”

    “我爹不是在半年之前就因病去世了吗?”

    “而这个天残仅仅凭借一个当年与我爹定下来的似是而非的符号,就能对我动手。”

    “我这个庄主得多么的没有威严,才能逼着天残好好的养老的日子不过,非要弄死我才甘心啊?”

    但是些许知道一些内情的顾忠却是为天残的来意多补充了一句:“庄主,天残所说的怕是真的。”

    “因为此人与地缺一样,都是打小跟随在老庄主左右的孤儿。”

    说道这里的顾忠再一次的欲言又止,却是在看到了顾峥那一双仿佛能将什么事情都看的颇为透彻的眼神的注视之下,又缓缓的说了下去。

    “他们原本的村子,到现如今依然被称为死域……”

    “生活在那里的人生出来的孩子总是带着天然的残缺。”

    “而外边的人则是害怕这些如同瘟疫一般的人从此区域中走出来,也将这种如同诅咒一般的现象沾染给他们。”

    “所以,死域之中的人,哪怕是孩童,一经发现也是要被外面的人给联手灭杀的。”

    “可是老庄主,却不知道是哪一天起就将天残与地缺给带了回来。”

    “他们虽说在表面上是少庄主你的护卫,但实际上,他们真正的主人只有一个,那就是老庄主本人。”

    “若不死老庄主身死,天残与地缺绝不会为少庄主护卫所用的。”

    “至于他们与老庄主平日间的联络方式……”

    “怕是也只有他们才知晓的秘密了。”

    听到这里的顾峥更感兴趣了,他挑了一眉毛又多问了一句:“那现在的天残又为何能开口说话了?”

    “那个女人是否也是死域的出身?”

    看着顾峥那了然的眼神,顾忠微微的咽了一口唾沫,将他所知晓的一切都与顾峥说了出来。

    “是的,在那个哑女即将要咽气儿的时候,天残就什么都说了。”

    “而那个女人与咱们先前所想的可能有些不同,她是天残自己寻找到的亲妹妹。”

    “当初老庄主将天残与地缺从死域之中带出来的时候,他的妹妹年岁尚幼,且先天不足,还跟天残一样有着天生的哑疾。”

    “在那个地方,像是这种幼童,一般都活不过幼年时期。”

    “所以,当初的天残一直当自己是孤家寡人一个的。”

    “至于天残开口说话的原因……”顾忠说道这里都不由的要佩服一下这个能够一装就是多年的男人了:“他在被老庄主带离了死域不久,随着年岁的增长,也不知道是哪一天就发现自己能够说一些简单的单词与发音。”

    “但是当初老庄主带天残出来的原因,正是因为他天生的缺陷,而这位心中有盘算的人怕自己能说话的事情一旦被人得知了之后,就要被原送回到死域之中,就失去了在外生活的价值了。”

    “天残就一直隐瞒着,就连日日与他混在一处的地缺都被隐瞒了过去。”

    “这差不多就是天残所招供的东西了。至于旁的,这位天残却只说……自己是一概不知了。”

    听到这里的顾峥,将后背微微往椅背上一靠,手指就有规律的笃笃笃的敲打了几下扶手,稍微顿挫了一会之后,就再一次开口说话:“看来从天残的口中是得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了。”

    “这位十分能忍的汉子,不但是对自己狠,那是对自己唯一的妹妹也狠的很呢。”

    “下面,咱们就要瞧瞧,平日里这个兄弟情深的地缺,是不是和他的天残弟一般的心狠了。”

    顾峥的命令下达的坚决,顾忠的事情处理的也是迅速。

    不过半刻的工夫,那个自从昨晚事发了之后,虽然没有与天残一样被关入地牢却依然被人严密的监控起来的地缺,在被领进了顾峥所在的厅堂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噗通一下……匍匐在了顾峥的脚下。

    “地缺愿意用所知的所有事情换天残一条性命!”

    这竟然是个有情有义之人。

    但是当地缺说完这句话了之后,高坐在厅堂之上的顾峥,却是半分回应也无,他就如同地缺未曾来到这间屋子时一般,闭目养神,仿佛睡着了一般的安静。

    而场内的氛围,也因为这种无端的安静而莫名的压抑了起来。

    不知道这位年仅十三岁的少庄主,从何而来的这般大的气势。

    当地缺的额头上因为这种压迫之感都冒出了一层薄薄的汗珠,因为长时间的跪趴双腿都有些失去知觉的时候……

    隐藏在黑色的衣袍之中的顾峥,却终是开口说了一句:“那你就说说吧。”

    这是一句让人解脱的话语,听到了这句话的地缺,那是迫不及待的将他所知道的所有事情都交代了出来。

    除了天残曾经透露出来的一些信息之外,地缺这边所说的更加的触目惊心。

    “你是说?老庄主不仅仅从死域之中带出你与天残二人,而是带出了近十名同样年龄的孩子?”

    “那他们人呢?”

    匍匐在地上的地缺,连头也不曾抬的回答到:“自从我们成年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彼此的消息。”

    “只有一次,老庄主在回庄之时,不经意间的一次感叹中,略透露了一点口风。”

    “那些一起从死域之中出来的孩子们,他们还活着。”

    ……

    这意味着什么?

    这个世界之中还有几个如同逍遥山庄一般的存在。

    因为这个古古怪怪的老爹的缘故,隐藏在不知名的地方。

    那么那些地方里,是否也存在着同他一般的少庄主的存在?

    细想一下,怕是也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若是依照地缺所言,那么这个江湖上,最少也有五六个与他情况相仿的人存在。

    再依照这委托人上辈子人生轨迹来看,若是没有那一次次的意外的话,只需要十年,他所修习的太上感应经小成之时,也就是他顾峥扬名天下之日。

    少年才俊,内敛多金。

    最是江湖正道人士所追捧的那一挂。

    而原本的委托人生死之时,又恰巧在那五年一届的武林盟主换届之时。

    那么自己这种持续不断的倒霉,怕就是旁人的有意为之了。

    在这个老庄主莫名身死了之后,其他的那四五个与其身份相仿的少主人们,会不会像是现在的他一般,知晓了还有旁人的存在的事情呢?

    怕是会的。

    否则又怎么解释上一辈子的委托人怎么如此的倒霉呢。

    他就像是一只一无所知的老鼠,被早已经发现了他的猫……给耍弄的团团乱转。

    他的人生以及轨迹,全都被人为的干扰与破坏掉了。

    如此的憋屈。

    ……

    也多亏了顾峥的到来,让他做出了一个细微的改变,随后就发现了这一惊悚的事实。

    让自己在这一场追逐乱战之中,能够占到先机。